《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200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的。”小宋江给旁边的兄弟使了个眼色,他小跑出去,很快就叫一位少丨妇丨走了过来。
  “姑奶奶,我带你去休息。”少丨妇丨行礼后说,“那边都准备好了。”
  黑蜘蛛并没有多想,随她离去了。她们刚走,鸭屎就站起来道:“小宋江,这个女的是哪儿来的,怎么回事?”
  “四爷,你先别生气。二姐来了,总不能让你伺候她吧?咱们这里全是大老爷们,也不能委屈了二姐是吧?”小宋江笑着说,“我只是安排人把你的屋子打扫了下,安排个大姐伺候下二姐而已。”
  “你这是胡闹,要是被师父知道了,他得揭了你的皮。”鸭屎怒道,“下次不准这样了。”
  “下不为例,”小宋江笑着说,“反正肯定先揭了你的皮。哈哈哈哈。”
  “我得去看看二姐,她不一定习惯。你们等着,回头找你们算账。”鸭屎嘴里怒眼神乐,似笑非笑,似怒非怒地说。
  “她习惯不习惯管你什么事,你留这里喝酒。”小宋江说。
  “反了你,小宋江你反了。”鸭屎指着小宋江的额头道。
  小宋江大怒道:“四爷,这是你逼我的,得罪了。”他一把扛起鸭屎,带到屋子里,衣服鞋子没脱就将他扔进了一个巨大的浴盆里。里面早已准备好了洗澡水。
  “小宋江,你他妈给我等着。”鸭屎大怒道。
  “我他妈才不等你呢,二姐在等你,你就洗剥干净吧。我从头到脚给你准备了一身新衣服,待会换上。”小宋江将衣服放到浴盆旁边后,关上了门。

  鸭屎洗澡的时候,小宋江与亲信们合计着四爷的事该怎么弄。大家七嘴八舌出了个种主意,在小宋江看来,都是处男之见,不足取。最终,他一拍桌子说道:“让四爷装醉,酒后犯个错误。”
  兄弟们全都拍手叫好,一位兄弟道:“大哥,牛逼,是不是经验之谈?”
  “去你娘的。”小宋江吹牛道,“当年大上海的头牌,我也是常客。”
  鸭屎洗完澡,换上了一身新衣服,极为不自在,尤其是外套是皮毛做的,极为燥热。小宋江见他脸都红彤彤的,笑着说:“四爷,脸怎么红了?”

  “热的。”鸭屎故作镇定地说。
  小宋江连续让鸭屎喝了三杯酒,随后随他一起回到了小院里。到了门口后,小宋江见那两个女仆正在门口整理东西,于是说道:“四爷喝多了,你们俩把四爷抬到屋子里。我先回去了。”
  黑蜘蛛正在梳头,两位女仆伺候她洗完澡后,头发一直是湿漉漉的,她拿着梳子坐在床边一直在梳头。听说鸭屎回来了,还喝多了,她于是就站起来,走到了门口。两位女仆架着鸭屎走了进来。黑蜘蛛一看鸭屎从头到脚换了一身新衣服,差点笑出来。
  “你们都回去休息吧。”黑蜘蛛对两位女仆说道,“把他交给我就好了。”

  “是,小姐。”两位女仆走出小院,回家去了。
  小宋江对门口守卫的兄弟们说:“无论听到屋子里什么动静都不要管。你们别在院子里站着了,围着小院巡逻就好。如果有事,随时发个信号弹给那个院子。”
  “是,”守卫的兄弟齐声道。
  “对了,今天晚上可能还会下雪,屋里再烧热点。”小宋江道。
  “已经挺热了。”一个守卫道。

  “放你娘的屁,再热点。”小宋江强调道。
  “是。”守卫道。
  黑蜘蛛扶着鸭屎走到床边上,突然闻到了鸭屎身上的味道,一股浓烈的香味,很明显是女人才会用的洗浴用品的香味。她立即意识到一定是小宋江这个混蛋搞得鬼。不过,小宋江是鸭屎的死党,黑蜘蛛也并不怨他。
  黑蜘蛛非常了解鸭屎,鸭屎喝多的时候脸是红的,喝醉的时候会红到脖子,喝高的时候,连胸脯都是红的。尽管时候是晚上,黑蜘蛛依然能在灯光下看清楚他的脖子。虽然鸭屎脸有一点点红,但是脖子没有任何红的迹象。黑蜘蛛立即猜出来,他装醉。
  屋子里出奇的热,黑蜘蛛把鸭屎放到床上后,赶紧将他的毛皮外衣脱了下来。鸭屎身上都汗涔涔的了,而她自己额头上也沁出了汗。黑蜘蛛穿着薄薄的睡衣,一股淡淡的女性特有的体香弥漫在鸭屎左右。他突然想起了第一次到怀义堂的时候,二姐给他换衣服的情景。当时,这个味道定义了他一生对女人的理解。
  黑蜘蛛后背倚着叠好的厚被子坐在床上,她将鸭屎的头拽到身边,靠到她的大腿上。她不停抚摸鸭屎的头发。她柔软的手指头每次从鸭屎头发上掠过,他的身子就会抖动一下。他极为享受这个过程,脑海里迅速把这么多年来黑蜘蛛的面孔过了一遍。
  鸭屎这么多年来,从青春期到少年期,再到自己如今已经成年,二姐是他生命中唯一一个给过他最复杂情感的女人。她曾经像姐姐,像朋友,也曾经想恋人,像知己。二姐并不完美,时而脾气火爆,时而自恋任性,但是在鸭屎心中,她永远是最完美的。
  经历了上海惊魂之后,鸭屎深信,自己的世界绝对不能没有二姐。为了黑蜘蛛,他什么都干得出来,甚至不惜牺牲性命。当黑蜘蛛被李一刀抓起来,扒光衣服,放入小黑屋的时候,那一刻鸭屎是崩溃的。当时他就对自己说,如果黑蜘蛛能活下来,他一定要娶她,并永远不能再让她受任何伤害。
  他曾经畏惧宁十三,畏惧自己与黑蜘蛛的事情会有不好的影响。此时,他才意识到,那些所有的惧怕与顾虑在最炽热的感情面前是那么微不足道。他还年轻,但已经发自内心的想给身边这个女人一个家,一个可以依靠的港湾。

  他早已将黑蜘蛛列为自己唯一的亲人了。然而,这种亲情似乎需要一个明证,或许与她走到一起才是最好的明证。想到这里,他心跳开始加速,脑子里胡思乱想,不知道到底一直装醉,还是马上醒来。
  “好了,差不多了,我知道你是装的。”黑蜘蛛摸着他的头发说,“你刚进来我就知道你是装的。”
  鸭屎红着脸坐起来,靠到了黑蜘蛛身边,与她紧紧贴在一起。黑蜘蛛的脸立即变得更红了。鸭屎将她搂在怀里,黑蜘蛛的脸贴在鸭屎的胸口。鸭屎的胸口扑通扑通跳着,屋里亮着灯,二姐又是那么熟悉的人,鸭屎变得极为羞涩。
  不知是哪位兄弟意识到了问题,于是将发电机的闸给拉了。屋子里瞬间黑了,鸭屎与黑蜘蛛躺在那里,两人都能听到彼此急促的呼吸声。
  “我去看看怎么没电了。”过了一会儿,鸭屎结结巴巴地说道。

  黑蜘蛛并没有说话,但是紧紧抓着他的手就是不放。此刻的黑蜘蛛仿佛坐着小木筏子从大湖的远方漂来的,恰好被鸭屎捡到,据为己有。他很享受地在黑暗中透过自己夜视眼去审视黑蜘蛛身上的所有细节。
  当视觉无法满足他探索美的欲望时,他只能将希望寄托给了触觉。轻轻的,粗粗的,他用手去感知黑蜘蛛身上的每一寸地方。看似熟悉的湖区,都成了未开垦的处丨女丨地,时而翻山越岭,时而越过沟壑,时而一马平川,时而荒草茫茫。
  炕的确有点热,这或许不是他们脱掉所有衣服的合理理由。当他们都觉察到温度已经影响入眠时,也不知是谁帮谁除去了衣服。当触觉的交流达到一定频率时,一切语言的交流都变得多余了。双唇轻触的那一刻,一切人类的语言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一个女人可以承受一个男人的重量,无论有多重,她想得很简单,爱他就为他生个孩子。无论未来面临什么样的艰难困苦,都无怨无悔。这是她的选择,也是他的选择。黑暗中,二人叠为一人,门外刮起了大风,下起了暴雪。屋内的狂风暴雨,映衬着屋外的狂风暴雪,一样疯狂,但是冰火两重天。
  大风透过窗户缝吹进来,与黑蜘蛛尖厉的呼吸声交织在一起,像二重奏一样,此起彼伏。不过,如此激越的乐章,却奢侈得只有鸭屎一个听众。
  没有人知道今夜的雪会下多大,因为在这样燥热的寒夜,那雪早已显得微不足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