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223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莽呲牙笑道:“哥,扶着点,你黄姐的鞋跟,我着好像有点底盘不太稳”
  黄连青抿嘴点头笑道:“懂事”
  安邦无语的伸出手搭在了黄连青的胳膊,由于黄奶奶胳膊好像故意压的很低两人身高又有点差距,安邦的身体不得不略微弓着身子才行,这么一整就有点像李莲英伺候西太后的意思了。
  “我就是故意要收拾你......”黄连青在安邦耳边咬牙切齿的道。
  几分钟之后,门前的人全都进了饭馆,这饭店的面积不大楼楼下大概两百多平,装修的风格也确实带着点内地农家的味道,乡土气息非常的浓重。
  丁建国他当初也考虑来着,在香港这种地方开一家这样口味的一家饭店能不能行得通,后来魏丹阳给他盖棺定论了,你这饭店开起来不要考虑能赚多少钱,因为大圈也根本不指望你用一家餐馆来发家致富,你这纯粹就是给大圈的人提供一个场所罢了。
  丁建国领着人往楼的包房走,房间里已经放好了酒菜,众人全都坐下后丁建国主动往杯子里全都满了酒。
  “哥,吃饭之前你不讲两句啊?”丁建国问道。
  安邦扫了眼桌子坐的人,笑道:“都是自己家兄弟,我还讲什么场面话啊,吃吧,吃吧”
  魏丹阳在他旁边捅了一下,声道:“让你你就呗,除了自家兄弟,不还有一个黄姐呢么?”
  “啊,啊,对”安邦会意的点了点头道:“你是让我跟她趁机提一下改造的事呗?我懂”

  魏丹阳直接扭过脑袋不吭声了,两人配合太没默契,距离心有灵犀一点通的境界,差的有点太远了。
  安邦端起酒杯,跟黄连青呲牙笑道:“连青,感谢你这段时间的强力支持,大圈能好起来全仰仗你们黄家的培养和力挺,在我们最危难的时候是你的支持让大圈走出困境见了成功,吃水不忘挖井人,您的大恩大德我们大圈永远铭记于心......”
  王莽捂着脑袋跟旁边的丁建国道:“本来是一件风花雪月的美事,愣是让他给讲成了扶贫工作,心真他么累”
  “我先干为敬,干了”安邦端着就被一饮而尽,喝完之后他顿时皱起眉头问道:“不是,建国你卖假酒也行,不能连他么自己人都糊弄吧?”

  丁建国顿时懵逼了:“哥,你什么呢,什么假酒啊”
  “草,这酒味不对,有点苦,涩......”安邦刚完,脑袋突然冒出一大串的汗珠,并且劈里啪啦的就顺着脸往下流。
  黄连青呆愣的着他,明显感觉就是瞬间的工夫,安邦身前的衣服居然都要被汗水给湿透了:“哎,你,你这是怎么了?”
  “晕,有,有点晕,你,你扶着我点”安邦两腿一软踉跄着就跌坐在了椅子,艰难的吐出两个字:“恶心!”
  “哇”安邦顿时低头张开嘴,一股粘稠的黄液就从他嘴里喷了出来,味道十分刺鼻。
  屋里的人全都懵了,紧接着安邦直接就从椅子摔了下去,本来拉着他的黄连青根本就没有拉住,安邦倒地后四肢同时抽搐着,嘴里不停的涌出白色的沫子,两眼呈现翻白的症状。
  安邦出事太快,从他喝完酒到倒地前后一共不到一分钟,其他人全都错愕没反应过来。
  王莽连忙走过来,慢慢的搬过他的身子,急促的道:“水,快点拿水过来,挤压胸膛,急救,草特么的,这好像是中毒了”
  “砰,砰”王莽连续的锤击着安邦的胸口,挤压,并且用手将他嘴里堵塞的呕吐物全都给掏了出来,防止他呼吸的时候堵住气管导致窒息。
  “噗”安邦突然瞪着眼睛猛的喷了一口后,两个鼻孔里开始呲呲往外冒血。
  “么的,不行,赶紧往医院里送”王莽急切的吼道:“来,抬人,出去,快点出去”
  丁建国他们立马过来,四个人抬住安邦的身体就往外面走,黄连青惊慌的道:“附近就有医院,几分钟就能到了”
  魏丹阳低头着桌子的几杯酒,跟九道:“你马用瓶子把酒全都收起来,还有立刻带人把饭店里所有的人全都给我按住一个都不许放走,明白没有?”
  “什么意思啊,魏爷?”
  “让你办你就办,快点的别磨叽”
  cH}
  几分钟后,安邦被人抬着快速走出饭店,奔着不远处的一家医院赶去,饭店对面一辆车窗紧闭的面包车里,有人着出来的人群,皱眉嘀咕道:“怎么搞的,就一个人喝了酒?”

  十五分钟之后,九龙医院,急救室里。
  医生推开门走出来后,黄连青和王莽连忙围前问道:“医生,怎么回事啊?”
  “中毒,氰酸钾铝.......”医生皱眉道:“谁是病人家属?下病危通知,病人随时有可能死亡,抢救过来的成功率不足百分之三十”
  “谁是病人家属·······”
  Y2首*发8

  电视剧里最常见的一幕,在九龙医院演了,当医生面容严肃的问谁是家属的时候,意味着的就是病人可能要差不多该到交代后事的时候了。
  王莽脸色顿时撒白的问道:“医生,我,我哥怎么样了?”
  “中毒,氰酸钾铝,抢救过来的可能性不足百分之三十······你们做好心里准备吧”
  “咣当”手术室房门再次被关,留下门外错愕,不可置信的几人。
  王莽张着嘴,愣了半天后一拳砸在向,蹲在地眼圈顿时就红了:“哥,战场都能活着下来,枪林弹雨都挺过来了,你不能折在这吧?”
  手术室里安邦紧闭着双眼,脸没有一丁点的血色,旁边的心电图已经逐渐没有波动了。
  “不行,胃里肯定还有残留,没洗干净”医生扭头冲着助手道:“准备一下,进行第二次洗胃”

  两个助手快速的做着准备工作,不到一分钟后已经准备就绪,医生快速吩咐道:“调节参数,注入60c开始进行洗胃”
  助手愕然问道:“这个量会不会太大了,他能挺得住么?”
  医生皱眉道:“洗不干净他绝对挺不过去这一轮,只能强行加大剂量,还有你没见病人的身体素质很强么,明显平时有过高强度锻炼,体能比一般人强多了,他差不多能挺过去”
  安邦的衣服全都被扒掉了,露出遍体伤痕的身体,古铜色的皮肤棱角分明,十分具有冲击力和爆发力。
  “准备好强心剂和心脏起搏器,洗完之后马进入抢救······让他听天由命吧”
  病床的安邦,在第二轮洗胃之后,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口腔和鼻孔里不停的喷着白色的沫子,其中还掺杂着大量的血迹,人脸色铁青血管清晰可见,他这副状态几乎已经一只脚踩到了黄泉路。

  走廊里,黄连青已经被吓傻了,靠在墙无助的着手术室的房门,前一刻还在跟她扯皮的安邦,突然之间毫无征兆的就命悬一线了,这一刻黄连青忽然发现,如果安邦死了,她的心理可能会被割出掉很大一块东西。
  丁建国抓着头发,茫然的道:“酒,酒怎么可能会有问题,那种酒我前两天还曾经喝过呢,怎么还有毒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