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217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安邦靠在桌子掏出烟来递给魏丹青,对方摆了下手从口袋里拿出一盒孔塘烟慢条斯理的卷了起来:“你那个太冲,不适合我的口味,来一根这个?”
  安邦瞅了一眼,摇头道:“太麻烦,我还是抽这个吧”
  这个孔塘烟丝,安邦不是第一次见,一次见是在李长明爷爷那里,是老爷子在广东这边的老战友特意送给他的,孔塘烟丝在烟草中的地位,几乎等同于茶叶里武夷山大红袍母树的地位,十分稀缺,只在广东这边一个叫孔塘村的地方种植,所以这个烟很少有人知道了解,能抽的都不是什么简单人。
  魏丹青能拿出孔塘烟丝,安邦心里略微有点翻腾,大圈的这个军师似乎起来挺有些深层次的东西。
  “啪”魏丹青点烟后深深的吸了一口,轻声道:“你刚才的那句话,是场面话啊,还是掏心挖肺的话啊?”
  “哪一句?”
  “我的话就是圣旨那一句·····”
  安邦着对方,认真的道:“魏爷,我这个人你可能刚接触还不太了解,你以后慢慢品,不过我告诉你我的一个优点,就是从我嘴里出去的话,一个唾沫就能砸出一个坑来,你还能听到响,我不是曹操但也照样能做到用人不疑”
  魏丹青抽着烟,皱眉问道:“是我进去的时间太长和社会太脱轨了么?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什么时候这么容易就建立起来了?呵呵,安邦啊,咱们非亲非故的,你凭什么对我这么有信心呢,我是以诈骗的罪名蹲进监狱里的,一个骗子怎么就能让你这么信任呢?”
  “你骗的是别人,又不是骗的我,我干嘛不信?”安邦摊着手,笑道:“信你是你一方面,主要是我信老班长的眼光,他你行你肯定就行,没有理由”
  安邦这话了十分,有三分是藏着的,老班长的眼光是一方面,最关键的是当这个军师进入大圈之后,安邦第一时间就和京城的李长明联系了。
  这几个月的时间里,自从安邦和王莽离开内地来到香港以后,李长明已经从万岁军跳了出去,进入了情报部门,全权负责香港这边的消息汇总。
  魏丹青是龙还是虫,安邦一清二楚。
  安邦和魏丹青在办公室里嘀嘀咕咕的关着房门聊了一个多时,用王莽他们的话来讲就是,这两人今天晚的亲密程度,有必要重新审视一下他俩之间的性取向是不是攻守兼备了。
  快要天黑的时候,安邦和魏丹青才从办公室里边走边的走了出来,并且脸都洋溢着十分满足的笑容,暧昧又不失幸福。

  曹宇他们几个站在一边眯着眼睛道:“我提醒你们,以后BOSS和军师要是单独叫我们去办公室,千万别跟个傻子似的进去,谁能想到混社团搭身家性命不,还能把好人给掰弯了”
  “次莽爷过,他好像认识个卖贞操裤衩的......”
  “哎,快点和他研究,咱们几个大圈高层一人配一个,买裤衩的钱从公里出!”
  “我先回家一趟,刚回来你们这几天好好休息下,别乱嘚瑟哈”安邦走出酒吧跟王莽他们交代了几句之后就伸手拦计程车。
  “回去干啥啊,伺候我然然姐去么?”王莽跟在后面贱嗖嗖的问道。
  “回来了,跟娘俩报个道呗,不然人家不得担心么”安邦站在路边道。
  王莽皱眉,叹息着道:“哥,一个黄连青一个然然,这两个女人的问题你自己怎么想的?谁都能出来她俩对你肯定不是兄妹间的亲情,你不能总和她们玩朦胧和暧昧吧?感情这种事千万别拖泥带水不然到最后,肯定有人会受伤,战场伤了那是肉和骨头疼,治好就没事了,但心要是伤了你什么药能治?我觉得,你最好捋清楚了自己到底是喜欢哪一个,然后和另外一个交代清楚,别拖到最后两个女人都以为你的心在她们那边整出误会来了,最头疼的还是你”

  安邦烦躁的抽着烟,语气吭哧瘪肚的道:“我他么现在还没考虑感情的问题呢,你能不能不提这事?”
  “你没考虑,那你周旋在两个女人之间干啥啊?”
  “我哪周旋了?和黄连青是因为工作接触,和然然是因为她们孤儿寡母的在香港没人照顾,我总不能不管吧?这和感情有什么关系?”
  “你没有,那她俩也会认为没有?黄连青倒贴的意图多明显啊,人家大姐缺男人么?那怎么就对你这么好呢,她怎么不对别人博爱一点呢,还有然然也是,你的裤衩子都是人家洗的,都他么住一块,我的怎么就非得自己动手呢?哥,别掩耳盗铃了可以不?”王莽确实挺着急的,因为陆曼的问题他知道安邦心里有着很大的创伤,所以他实在不想安邦在感情再次受挫了。
  安邦裹了两口烟后弹飞了烟头,一辆计程车停在他的旁边,他车后皱眉道:“我自己心里有数,你别操心了,实在没事干找他们喝酒去”
  “咣当”安邦坐车走了,王莽站在路边无奈的摇了摇头,他觉得照这么下去的话,安邦迟早有一天得会因为感情的事会碰的疼破血流。
  坐在车里,安邦闭着眼睛无奈的叹着气,在战场他是个杀伐果断而又雷厉风行的人,可在生活里感情的事,他现在就像是个不会走路的孩子,面对黄连青和然然,他都不知道自己该迈出哪条腿。
  对两个人,他甚至发现自己都有好感,一个体贴入微关怀备至,一个给了他莫大的支持和帮助,然然和黄连青的付出各有不同,但心意却都是一样的。
  这个选择题,几乎要了他的一条老命。
  回到家里的时候,早就知道安邦归来的然然已经做好了一桌子饭菜,熹仔一见安邦就扑了去抓着他的大腿就喊道:“叔叔,我以为你不要我和妈妈了,这么久都不来我们”
  “哪能啊,叔叔是太忙了,你着不是回来了么”安邦揉了揉孩子的脑袋,鄢然摘掉围裙拉着儿子道:“别缠着你叔叔了,快坐下来吃饭”
  三个人就像是一家三口似的坐在桌子旁,安邦回来后就发现,鄢然的脸始终都带着笑意,但在笑脸却有着还没有擦干的泪痕。
  这是一个只懂得默默付出和默默奉献的女人,她似乎很懂得满足,不知道争抢,坦白的讲从做媳妇的角度来,鄢然属于持家有道的这一种,黄连青则属于激励你向的一类,鄢然是你回家想要抱着温馨睡一觉的女子,黄连青却是你在外面征途的贤内助。
  两个女人各有千秋各有优点,安邦努力的在自己心里想要给她们俩分出个高低胜负,最后却颓然的发现,这太徒劳了!
  三天之后,安邦罕见的把自己那身淡绿色的军服给脱了下去,换了那次见黄连青时只穿了一次的西装,今天黄子荣要跟他约见吃饭,面对这个亚洲首屈一指的船王,他至少也得保持着一份尊重和郑重。
  从家里出来后,打了辆计程车前往深水湾道这个囊获了几乎半个香港超级富豪的住宅区,今天黄子荣约他见面没有选择在外面,而是在黄家大宅里,这个吃饭的地方让安邦心里隐约有点琢磨不透。
  黄子荣见他肯定是出于合作的关系,但凭借大圈现在的身份地位,就是再拔高几层也肯定达不到能被黄子荣邀请到家里的层次,所以前往深水湾道的路,安邦始终都有点想不通对方的用意在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