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216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安邦手插在口袋里,淡定的道:“有些人,你们是比不了的,只能仰视,自己心里有数就行了”
  老虎随后也告辞赶回城寨交代,安邦告诉他等这边利润到位,他再过去和炳爷见面,大圈的人也离开码头回到扎兰,虽然天还没有黑,但在回来之前,他已经告诉大圈的人今天下午全体聚一下子。
  走私的几个人回到扎兰的时候,门口站着一排的人,站在最前面的是个五十来岁的老头,穿的非常干净和板正,乍一有点老学究的意思。
  安邦从车下来后,见到魏丹青率先伸出手,道:“魏先生,还让您老亲自在外面等着,见外,见外了啊”
  魏丹青微笑着道:“你是当家的,我是为你当家的,在外面等你是应该的,这是礼数”
  “呵呵,您这角色进入的挺快啊,让我有点受宠若惊了”安邦跟魏丹青寒暄客套了几句,完全没有一点生疏的意思。

  魏丹青是老班长找的,安邦事先并不知道,但他信的是老班长的眼光,一个四十来岁在部队里扎根生活了将近三十年的男人,见得最多的就是刚刚入伍的新兵蛋子,一年从老桥手里过的新兵至少有过百人,三十年下来他过的人都无数了,能让老班长委以军师的重任,这个魏丹青绝对有他的过人之处。
  C发
  安邦跟魏丹青并排走在一起,然后扭头问曹宇和刘子豪家里最近状况怎么样,他俩告诉安邦你走了这里就是晴天,一切安好。
  安邦无语的问道:“我还是根搅屎棍子怎么着?什么叫我走了,一切安好?合着以前的麻烦都是我惹出来的?”
  曹宇道:“搅屎棍肯定不算,但你的人品可能有什么法”

  安邦回头又跟魏丹青道:“你手下的人,我这大哥是白当了,一点尊重的意思都没有啊”
  魏丹青原本是笑着脸的,这时候忽然有点冷了下来,略微皱眉的着曹宇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大圈人虽少可也是个组织,面有领头的,你们是下面跟着吃饭的,如果是以兄弟相称的话,那就别谈工作,可如果是正式场合就得需要态度正确对待,的不好听点叫等级分明,对吧?现在是工作时间,还是喝酒扯淡的时候,你们?”
  曹宇和刘子豪顿时尴尬的一笑,没有反驳,而是正经的点头道:“谢谢魏爷的谆谆教导······”
  安邦着这一幕挺诧异的,刚才他那句话本来是句玩笑,因为以往接触时,他跟其他人扯皮都扯习惯了,魏丹青嘴里所的等级分明在他们这里完全不存在,并且也全都不在乎,没想到对方忽然在这件事较真了,而且还是一本正经的。

  但曹宇他们的态度,被训斥了几句好像没有任何的不满,而是一幅虚心受教的意思,也就是魏丹青的批评他们没有任何的不服气。
  第一次和大圈的军师接触,安邦发现,这个五十来岁的老头似乎非常服众,下面的人对他是既服气又听话,这个现象让安邦挺喜闻乐见的。
  魏丹青的到来,总算让大圈麻雀虽但五脏俱全了。
  时隔两个月再回到扎兰这个大圈起步的地方,稍微有点物是人非,大圈的人进去了三个死了一个跑到掸邦一个,还剩下十来个人,从结果算是比较欢欣鼓舞的,因为大圈算是以博大也打出了一片天地,但从人心态来讲却还是有点唏嘘的,毕竟在前进的道路,有的人一脚踩进了棺材里。
  安邦走到酒吧的台,着下面熙熙攘攘的十来个人,沉默了半晌后道:“着你们都在,挺好,想起有的人不在了,也不太好,记得在部队里每到年底的时候政委都会给打个评分什么的,我现在也给咱们的队伍评一下,我觉得勉强能够一个良好,为啥是勉强?德宝走了,老班长,李奎和宁进去了,这是个遗憾,那又好在哪里呢?我们在香港落下了脚,我们第一笔走私的生意也做成了,援朝在掸邦也挣扎着把队伍给拉了起来,所以大圈有遗憾也有前进,我觉得这个良好还是能够评的,对么?”

  台下的人都点了点头,大圈的起步挺难,作为一帮外乡人都在香港这个极度排外的地方生存下来属实不易,并且前景还是非常好的,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他们已经积累下了足够的实力,那剩下的只会是一天过的比一天还要好,这个升的势头无疑非常很鼓舞人。
  安邦手插在口袋里,在台来回的踱了几步后,轻声道:“三言两语的总结完了,接下来我后面的事,第一笔走私生意干成了接下来还得有第二第三回,这是大圈吃饭的根本,也是支撑我们走下去的动力,所以以后重心往这面放放,从下次开始由王莽领队,九,锦州,林清雄还有振宇,学清你们几个跟他走货,然后跟城寨那边配合,有问题么?”
  王莽点头,另外几人都嗯了一声,走私这种事不确定因素太多,必须得确保万无一失才行,就像这一次差点就折在素旺查和蒋中元的手里了,如果货没拿回来大圈现在就是举步维艰。
  “酒吧这边,还是由曹宇和子豪负责,我觉得除了扎兰还得另外在支起两个场子,因为以后大圈如果再有人进来不可能全都堆在酒吧里,对吧?”安邦抬头着徐锐和丁建国道:“等这批钱回来之后,我给你俩出一点款,锐哥找个摊子弄起来一个修车厂,建国再把你老家的那个饭店整起来,以后我们的人全都分开在几个场子里,不要全都呆在酒吧,免得有事之后被人一下就给端了,鸡蛋不能都放在一个篮子里吧,保险起见”

  徐锐呲牙笑道:“大佬,你这一句话算是到我心里去了,我谢谢您昂”
  “那对呗,我不得多为下面人考虑考虑么,不然你们不满意了万一弹劾我怎么办?”安邦调侃了几句之后,扭头跟魏丹青道;“魏爷,咱俩第一次见面,您这心里有什么想法我也没来得及了解,几句?”
  魏丹青摆了摆手,十分精干的道:“有什么想了解的,以后日子长了,咱们可以随时沟通,我就想问你一句话,我来到大圈是以军师的身份进来的,我就想知道以后从我嘴里出来的意见,你能不能给予充分的信任和肯定,如果能的话,我就为大圈抛头颅洒热血,如果不能,那我就在这养老算了”
  “养老肯定是不行的,因为大佬我十分中意你啦”安邦指着魏丹青,掷地有声的道:“以后魏爷的话,就是圣旨,听明白没有?”
  大圈的碰头会前后用了十几分钟就落幕了,因为这帮军伍出身的人十分反感嘴皮子的功夫,有本事都用到实际去了,所以安邦三两句话交代完之后大手一挥就散了。
  当人都走了后,魏丹青单独找安邦道:“大佬,咱俩聊聊?”
  安邦斜了着眼睛笑道:“开灶,来点私密交流么?”
  “嗯,深入了解,彼此走进你我的内心,敞开心怀的一丝不挂的”魏丹青和安邦了楼的办公室,“咣当”一声没被关紧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