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112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如果……我是说假如我……发生了什么意外,会有一个叫元小希的姑娘来找你们,她那里也有我写的一份安排,你们跟她对照一下,若是没什么问题,就按照我写的那些让她去做便好,要是有地方不对劲,就交给沙夏与贺兰鲛,我会对他们各有安排的。
  总之,我现在所拥有的那些东西,对于你们而言可能非但不是好事,还会招来祸端,因此,一旦我出事,你们就要以最快的速度把它们全部出手卖掉,换成钱,足够你们舒舒服服过完这一生了。”
  “我不要钱!也不让你去!”梁玉香忽然大声哭道,“你还没有给我一个孩子,哪儿都不准去!”
  “你看你,这么激动做什么?”为她拭去脸上的泪水,萧晋说,“我这不过是以防万一的安排罢了,又不是真不回来了。其实,你完全可以当做跟我平时去龙朔一样,毕竟在高速上开车也有出车祸的可能啊!
  而且,这些安排也不是特指这一次,今后它就作为咱家发生意外之后的一个操作指南好了,就像那些早早就写好遗书的富豪们一样,咱家里人口这么多,我的事业又那么复杂,有太多地方你们都不懂,不提前安排好怎么行?我可不想有人在我离开之后欺负你们。”

  梁玉香的泪水越擦越多,死死的抓住他的手臂,似乎一松开他就会跑掉一样。“那你以后就不要出门了,天天躺在床上都行,我伺候你!”
  “天天躺在床上是什么鬼?你要把我当猪养么?”萧晋就笑,“这事儿怪我,一开始的口气那么沉重,吓着你们了。
  说真的,我这次所谓的任务,跟那些抓坏人的丨警丨察们的工作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田新桐你也认识,人家一个女孩子都能做的事情,怎么到了你家老爷们儿身上就要死要活的?
  好了,不要再哭了,我不在的时候,这个家还要靠你和沛芹姐撑着,你这个样子让我怎么放心?我喜欢的可是当初那个光天化日之下就敢吃我豆腐的泼辣玉香姐。”
  “我不……”
  “玉香!别说了!”周沛芹忽然开口打断了梁玉香要说的话,抓过她的衣服丢过去,沉声道:“萧赶了一天的路,现在已经很累了,奶奶和小月她们也快回来了,赶紧起床跟我去做饭!”
  周沛芹是这个家的绝对女主人,梁玉香敢跟萧晋闹,却绝不敢对她有丝毫违逆,所以尽管心里仍十分难过,闻言还是低着头乖乖穿起衣服来。

  萧晋拉住周沛芹的手:“沛芹姐……”
  “你不用再费心安慰我们了,”周沛芹把他的手放到脸上贴了贴,然后笑着说,“我明白你的意思,而且也相信你不管遇到什么,都会尽最大的努力回来,这就足够了。还是那句话,我们会在家里好好等着你的。
  现在,你什么都不用想,也不要担心我们谁会想不开,闭上眼眯一会儿,吃饭的时候我叫你。”
  周沛芹话里的意思很明显:从现在开始,萧晋只需要为自己要去做的事情做准备就好了,其它的都交给她。
  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自然而然的生出这样的感慨之后,萧晋扭脸看看睡在床里的赵彩云,就觉得自己可以被拉出去凌迟处死了,不带一点冤枉的。

  晚饭吃完天色全黑了之后,沙夏与谭小钺才从后山回来。谭小钺外表没什么异样,只是双手有些微微颤抖,显然已经处在脱力的边缘,而沙夏就显得狼狈了许多,身上不但沾了很多的泥土,衣服也破了好几个洞,脑袋顶上还挂了几根草梗。
  “你输了?”看着大洋马微微肿胀起来的左嘴角,萧晋惊讶的问。他知道谭小钺很强,但没想到居然强到了可以全面压制沙夏的地步。
  “没有!”沙夏怒气冲冲的对他低吼道,“我所学的格斗术全都是攻击要害的,该死的你居然威胁我不能伤她,让我除了防守之外什么都不能做,还怎么赢?”
  不理会大洋马的自尊心,萧晋用询问的目光看向谭小钺。
  女孩儿很直接的说道:“如果是生死相搏,我会受重伤,但她会死!”
  这个结果倒是跟猜测相差不大。萧晋点了点头,问沙夏道:“你有不同意见吗?”
  沙夏脸色一阵青一阵红,忽然转身就回了自己房间,显然是默认了谭小钺的说法。
  萧晋笑笑,对谭小钺道:“休息一下吧!厨房里给你留了饭,一会儿别忘了吃。”
  话音刚落,詹青雪从大门外走进来,口中叼着一根芝麻糖,手里还拎了一个塑料袋子,看见他坐在院子里,眼睛一亮,快步走上前,撑开袋子说:“二蛋家自己做的,可甜了,你尝尝。”
  萧晋拿出一根咬了一口,酥香甜脆,确实不错,就调侃道:“回来的时候听到你去学生家里给孩子补课去了,我还非常的欣慰,但你这在人家家连吃带拿的是怎么回事?
  我可警告你,千万别把城里学校老师‘吃拿卡要’的那一套带到这里来哦!否则,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屁股开花!”

  “放屁!我詹青雪可不是那种没见过世面的穷鬼。”
  女孩儿将袋子塞给小月和小纯,在他对面坐下,一边倒水一边鄙夷的说道,“本小姐教孩子足够用心,孩子的父母因为感激而留我吃饭,还送我零食,多么美好朴实的老师和家长情谊啊,也就只有你这种心思龌龊的人才会联想到‘吃拿卡要’。”
  萧晋笑着摇摇头,又问:“最近身体怎么样?有什么异常吗?”
  “没有,”詹青雪喝完水伸了个懒腰,短款的羽绒夹克下有一抹雪白一闪而逝,“因为从小到大都一直体热的缘故,我还以为我会最喜欢寒冷的感觉,没想到随着天气温度一点点变高,那种慢慢温暖起来的体会简直不要太舒爽。
  你不知道,以前的这个时候我都要开始收拾行李去北欧了呢!”
  “没问题就好。”萧晋说,“春秋两季原本就是治疗你身体的最佳时机,也是逆转阴阳气血运行对你身体影响最小的时候,可惜我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都会很忙,只能等秋天再说了。”

  “没关系!”詹青雪满不在乎的说,“二十多年我都等了,再等几个月根本不算什么。另外,我很喜欢住在囚龙村的感觉,也喜欢你家的氛围,每天锻炼锻炼身体,然后教教孩子们念书,轻松却充实,比我以前在家研究公司报表可舒服多了。
  说真的,最近我一直都在犹豫回头要不要去考个教师资格证呢!”
  “那你可要考虑清楚,我可不想因为浪费了一个继承人而被你爹追杀。”
  詹青雪翻个白眼:“切!你以为我爸是那种老脑筋么?告诉你,我家根本就没有什么继承人,不管是我大哥还是二哥,都不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