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609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是说李……”
  叶韵点点头。

  “清单还在她手里?”
  “在。”
  “那……那她随时可以从疗养院出来掀风作浪啊。”
  “放心,她出不来的,”她笑得更甜,“她中了一种毒,不能动不能说,成天躺在病床上,只有眼珠能转,不过饮食正常,也可以看电视的。”
  方晟脊梁透出深深的寒意,当即联想到鱼小婷出手后,亲眼看到的陈建冬的惨状,活到那个份上,活着比死去更痛苦!
  “是你下的毒?”他的声音低不可闻。
  她不满地嘟着嘴,抱怨道:“别说得太**好不好?是她自作自受,非把自己搅到深不可测的漩涡。她本身并非那个组织成员,而是人家出于需要临时拉拢,大把金钱加上洗脑,她就稀里糊涂把自己当作救世主,认为保护动物是与生俱来的神圣使命,义无反顾给许某某下套……”

  “刚开始被包养时,她还不是组织外围成员?”
  “嗯,那个组织经过长期追踪监视,发现她是许的情人后才拉进去的,”她继续说,“她已被洗脑,谈判、说服、诱导毫无意义,因此我找到她后不说废话,直接打倒在地并灌了一剂汤剂……”
  “她居然一个人住,没人保护?”方晟觉得不可思议。
  “有两个保镖,都被我打昏了,”叶韵不经意道,“我先逼问清单在哪儿,她摆出刘胡兰视死如归的样子,我说世上有比死更煎熬的活法,她表示不信,然后我就捏着她的嘴把汤剂灌进去……”
  “你太冒失了!万一组织有清单备份,或者藏在国外服务器,定时发布怎么办?”
  “第一,光有清单没证人,许某某会搞不掂?第二,她不是呆子,知道如果组织得到清单,自己就没利用价值,所以清单绝对私下藏得很严实,”叶韵笑道,“之后把她背上车,连夜离开双江,独自开了上千公里来到冀北深山里的疗养院,一次性预交八十万,够她过一辈子吧?”
  方晟细心琢磨整个过程,良久道:“我觉得有可能在三个方面有问题,一是那个组织既然能事后追踪到你,说明神通广大,万一找到那家疗养院怎么办?二是眼睛会说话,找到她就能找到清单,到时还是隐患;三是组织的能量用之不竭,而你不能总这样东躲西藏下去啊,对吗?”
  这时有六七位旅客进店,动静比较大,叶韵往角落里挪了挪,专心致志喝茶,等那拨人离开了才说:“疗养院的事儿你别发愁,我敢打包票那个组织绝对找不到,因为送她进山的人不是我,有第三方参与了此事,这是一个地道的双盲行动——疗养院不知委托人身份,我不知疗养院具体位置,明白吗?”
  “但你……”
  “那个组织事后经过缜密而详尽的调查,把我确定为目标,尽管如此,倘若我蛰伏不出,他们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是我主动暴露行踪,把追杀者一路引到京都。”
  “为何这么做?”方晟转而悟出她的心思,“你想让白翎锁定他们,一网打尽?”
  “不然怎么办?如你所说,总不能无休止追逐下去吧?”
  “你这是在玩命呐。”
  叶韵摆摆手示意结束话题,笑嘻嘻道:“总之你可以回去向老许邀功,那件事OK了,我敢担保没有后患。”
  “给你带来无穷后患呐。”方晟叹道。
  “付出总有回报,我坚信这一点。”

  “你想得到什么?”方晟认真地问。
  叶韵目光游离,散落在四周座位上,隔了会儿道:“记得你在黄海就问过这个问题,当时我怎么回答的?”
  方晟耸耸肩:“快十年了,我以为你应该有了答案。”
  “时光荏苒,白驹过隙,女人不经老啊,”叶韵摸摸娇嫩的脸颊,“我看上去很象中年妇女吗?”

  “这是化妆效果。”
  “或许是几年后的我,”她难得伤感地说,“方晟——请允许我直呼其名,十年里我没要求过你什么,今后十年或许依然如此,或许某一天我会让你大吃一惊,无论如何请不要讨厌我,好不好?”
  “你长得这么漂亮,我怎会不解风情?”方晟开玩笑道。
  叶韵知他不会轻易承诺不确定的事情,也不勉强,道:“谈正事吧,老许心事已了,新红农场那边轮到你出马解决,尽量争取最好的结果。”
  “我已打听过,涉及国家安全的罪犯原则上不可以假释,减刑也要经过复杂而严格的审批,”方晟道,“这件事请给我时间,不能着急。”
  叶韵无奈道:“反正十一年徒刑才开了个头,急也急不来……如果办成了,千万别告诉他跟我有关。”
  “哦,为什么?”
  叶韵仰头喝掉杯中残茶,起身时微微轻躬,轻声道:“拜托了。”随即匆匆离去。

  反正已向许玉贤请过假,方晟没有立即回双江,而是打车直接来到白家大院,白翎提前回来会合,向白老爷子请安后躲进卧室叙了回旧,她照例拙力难支,几乎是咬紧牙关苦苦支撑完下半场。
  “是不是受伤的原因?”方晟很疑惑。
  白翎苦笑着摇头:“上次我已请教过京都最好的妇科专家,她也解释不清,说医学只解决了人体百分之十的奥秘,绝大多数仍处于空白状态。以后就……免了吧,我难受,你也不尽兴。银山有姜姝陪你,挺好的女人,燕常委对她很关心,视如己出,别错过这个渠道。”
  “喂,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方晟瞪眼道,“我是那种用身体铺平晋升通道的人吗?”
  “正因为你不是,她才真心对你好,否则燕家父子焉有看不破之理?”白翎疲倦地摆摆手,“不提她了,总之除了鱼小婷谁跟你好我都不管。叶韵那边怎么说?”
  方晟简要讲述了两人交谈的内容。
  白翎点点头:“很聪明的女人,作为朋友真是幸事。不错,在京都追杀的那帮人的底细我已摸清楚,来自东欧一个杀手帮派,以善于玩命、胆大妄为和价格低廉著称,看来那个所谓动物保护组织很注意核算,杀人都讲究控制成本。”
  “能一网打尽?”
  “参与行动的共六人,有学生,有代课老师,有酒吧服务员,还有个拳击教练,他们以某种隐秘的方式联络,每次行动只有两三个人,”白翎面露难色,“事关外国人,动手必须慎之又慎,没有足够证据不能随便抓人,可一次抓两三个,其他人听到风声转入地下,等于前功尽弃……”
  “那倒是,弄不好造成外事纠纷啊。”方晟也意识到问题并不简单。
  “明天上午我组织相关人员讨论抓捕方案,总有办法的,对了,”白翎不经意问,“最近赵尧尧跟你有联系?”
  日期:2018-05-31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