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111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为什么?”沙夏大怒。
  “谁让你在老子办事儿的时候提出要比试的?”
  沙夏顿时一阵无语,有心作罢,但又实在心痒,犹豫片刻,便向大门走去。“你的临时主人答应了,咱们走吧。”
  谭小钺自然不会有什么异议,一语不发的跟了出去。
  她们谁都没有注意到,在配药小屋的门前,郑云苓望着主屋的窗户,眼中满是苦涩。
  “云苓姐,你为什么不进去?”
  掌心一暖,多了一只小手,郑云苓低头,发现却是同样被遗忘的梁二丫,便摇摇头,嗔怪的在她脑门上点了点,意思是告诫她不要胡说八道。

  “我知道你和我一样都喜欢他。”
  梁二丫口气中充满了笃定,吓得郑云苓慌忙捂住她的小嘴,心虚的四下瞅瞅,然后瞪她一眼,便进了小屋,还似乎生怕她跟进去似的从里面闩上了门。
  “胆小鬼。”发出一声绝对不符合年龄的叹息,梁二丫摇摇头,又深深的望了主屋窗户一眼,忽然脸上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红晕,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不知过了多久,主屋的卧室才安静下来,萧晋抱着周沛芹躺在大床的中间,梁玉香紧紧的贴着他的后背,而赵彩云却已经疲惫的沉沉睡去。
  “萧,你是不是有心事?”周沛芹忽然开口问道。
  “我说刚才你怎么会同意大白天的就跟我们一起荒唐,原来是可怜我。”萧晋自嘲一笑,“看来,我的演技真的退化了许多啊!”
  “你从来都不会强迫我,也很少一回来就急成那个样子。”周沛芹幽幽地开口,“我是懂得不多,可也不是瞎子。”
  “是啊!你这次回来和以前真的不一样,连我这么笨的人都感觉到了。”
  大被同眠已经不是第一次,梁玉香和周沛芹之间的隔阂也早就淡去,所以她说话已经不像以前那样总是顾忌很多了。
  萧晋呵呵笑了两声,伸手在赵彩云的头顶轻轻按了几下,女人熟睡的呼吸声就变得更加沉重且舒缓起来。
  这个动作让周沛芹和梁玉香同时把心提到了嗓子眼,下意识的又偎的他近了些,手臂也抱得更紧了,似乎是怕他飞走一样。
  为赵彩云盖好被子,萧晋平躺下来,将梁玉香也搂在怀里,分别在两个女人脸上各吻了一下,然后看着头顶的房梁道:“别看彩云是个主意多的,但在你们几个当中,遇事最不冷静的那个反倒是她,所以,接下来我要说的事情,你们知道就好,她没看出来的话,就不要告诉她了。”
  梁玉香的脸都白了:“萧,到底怎么了?你别吓我们。”
  “别害怕,不是什么大事。”轻抚着她的后背,萧晋微笑说,“敏敏曾经经历过什么,你们都是知道的,那个害过她的畜生是夷州人,所以她现在去了那里。我后天会过去找她,顺便帮她解决掉心里的这个大疙瘩。
  不过,你们也别怪她,因为你们的男人还有个半官府的身份,此次去夷州也是任务,敏敏就是一个由头而已。”
  周沛芹身体颤抖起来,“危……危险吗?”
  “我不知道,但肯定不会很轻松。”萧晋抱紧了两人说,“沛芹姐,玉香姐,我从来都没有给过你们感情之外的东西,那是因为你们和我最不分彼此,我的就是你们的,相应的,你们承受的也就最多。
  这听上去很不公平,但没办法,人总是会让最亲近的人分担苦恼,而我又是个混蛋,所以,我不打算拿话哄你们,你们别生我的气。”
  周沛芹很用力的抱着他说:“我是你的婆娘,分担你的难处、甚至替你去受苦都是天经地义的,你要是在这种事情上还只说好听的,那我才要生你的气。”
  梁玉香没有吭声,只说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他,显然和周沛芹是一个意思。
  萧晋又笑了起来:“还真是奇怪了,像我这种烂人,左拥右抱的日子一辈子都过不够,怎么就那么想冒险跑到千里之外去抓一个八竿子都打不着的毒枭呢?我明明是个坏蛋啊!差一点就脚底生疮头顶流脓……”
  “不!”周沛芹大声打断他,斩钉截铁道,“我的男人是个好人,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好最好的人!”
  萧晋哈哈大笑:“好吧!这可是你说的,你们的男人马上就要去做一件只有好人才会做的事情了,不准后悔哦!”
  周沛芹娇躯颤抖了一下,眼眶一红,却把脸埋在他的胸膛,没让泪水流出来。
  “你是男人,又吃着官家的饭,官家让你做的事情,不是我们女人家应该搀和的。”好一会儿,她才幽幽地开口,“奶奶就曾经跟我们说过一句话:这世间的事情总是需要有人去做的,能力就代表着责任。
  我不是很懂这句话,但我知道,我的男人有大本事,就应该做大事。

  不管是什么,你想去做就去吧,别担心我们,家里有玉香和彩云帮我,不会有什么事的,我们全都会好好的在这里等你回来,你……你一定要回来!”
  听完这番话,萧晋的心就像是被放进了温泉里,很烫,却又有着说不出的欣慰和感动。
  贾雨娇也好,巫雁行也罢,她们的关心都表现在了苦劝和阻止上,只有周沛芹非但没有这么做,还给予了鼓励。是因为她不够爱他么?当然不是,如果这世界上只剩下一个完全无私的爱着萧晋的人,那必定非她莫属。
  也正是因为这种毫不保留的爱,她才会甘愿默默承受揪心的担忧,硬起心肠,给予他自己能给的最大支持。
  这也完全证明了萧晋的眼光有多毒——周沛芹是最合适的妻子人选,稍加锻炼,也必然能够成为一名合格的萧家下一代女主人。
  相比之下,梁玉香始终都低着头,眼泪也早已流下,显然并不具备这样的素质。
  “好了好了。”萧晋拍拍她们的肩头,口气轻松的说,“事情也不像你们想象的那么严重。虽然任务是活捉那个混蛋,但如果不行的话,我也会非常干脆的把他直接弄死的。退一万步讲,要是弄死他也很艰难,那我绝对会第一时间脚底抹油,有多远跑多远。
  总之,你们的男人是个贪图享受的家伙,而这种人通常都很怕死,所以,千万别把我当成那种能舍身取义的英雄,什么能力责任之类的全是屁话,活着回来继续享受你们的温柔,才是我最想做、且一辈子都做不够的事情。”

  “那……那你刚才为什么要说的那么吓人?”梁玉香觉得他开始不说实话了,于是便问道。
  “毕竟是有一定危险性的事情,不怕一万还怕万一的嘛!”萧晋道,“其实,这年头哪里又是绝对安全的呢?你走在大街上都可能被自杀跳楼的王八蛋给砸死,我要提前给你们打预防针,所以就不能瞒着你们,该说的都得说清楚才行。”
  周沛芹抬起脸:“嗯,你说吧!我们听着。”
  想了想,萧晋道:“其实也没什么,城里我那些事业中的股份用的都是你的名义,天绣的生意中除了你的和玉香的之外,剩下的股份属于囚龙村全体村民,还有那些药方以及我跟别人的合作之类的事情,走之前,我会一一的把它们列下来。
  日期:2018-04-19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