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200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林文赫拍着他的胳膊道:“知道你们丢了一笔走私的货,你琢磨下需要多少钱能把这个窟窿给填,次那笔钱我们还有一半多都没动,填补你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安邦,钱是人挣的,永远都挣不完,但命只有一条对不对?”
  安邦嗯了一声,但没接他这个话茬,因为林文赫的建议和黄连青之前过的话都一样,但大圈不能接他们两个的钱。
  你求人家一次是情分,再求就跟要饭的差不多了,没人能瞧得起你!
  “哎,哥,那批货现在肯定还在素旺查那里没出手,蒋中元的人又想让他干死我们把丢东西这件事给压下去,他觉得东西在我们手里,咱又活着呢,他是不是还得不甘心啊?还想拿回那件丢了的东西啊?”王莽忽然问道。
  安邦啊了一声,寻思了下后道:“应该是这么回事,你要啥啊?”
  王莽眨着机智的眼神,道:“我给你捋一下哈·······其实很简单,蒋中元要丢的东西,我们要货,对不?那咱们是不是可以这么想,我们用东西把那批药换回来不就得了么?你,他了那么多的心思琢磨我们,这个交易他肯定愿意干吧?”
  安邦烦躁的瞥了他一眼,骂道:“你那是人脑袋还是猪脑袋啊?我不知道是这么回事么,关键的是咱们从哪去搞他要的东西啊,草,你知道那是啥啊?”

  “等会,等会”林文赫突然来精神了,皱眉道:“你们刚才是谁,怎么回事?”
  “蒋中元,新安社那位大佬,不知道为什么跟抽风了似的算计我们好几次了,就好像我抱着他媳妇孩子跳井了似的,跟条疯狗一样,咬着就不松口,他以为我们拿了他们什么东西,么的,要真是我们干的也行,可关键的是我们压根就不知情啊”
  林文赫和胡胡面面相觑,两人的表情都比较呆愣,因为他们没想到事情会这么巧。
  “那个什么,蒋中元是不是要一份文件······”
  “什么意思?”安邦皱眉问道。
  林文赫舔了舔嘴唇,道:“这事可能有点巧了,我们手里有一份关于新安商贸公司和香港一些政界人士往来的记录,面详细的记录了新安社贿赂一些官员交易的证据,是我们从新安商贸公司的财务那里抢来的”
  这回轮到安邦和王莽愣了,他俩根本没想到,他们双方之间居然还有这么一个插曲。
  话有的时候捋一下一开就好了,你就会有一种拨开云雾见日明的感觉,安邦和林文赫接下来深入交谈之后发现,原来大圈和军火贩子之间早就曾经擦肩而过了,就是在花旗银行门前。

  安邦要抓扎兰那个陷害鄢然的会计,而正好那时候林文赫他们四个在银行门口把新安社的财务给抢了,最关键的是,那个箱子里面除了五十万港币,还有一份对新安商贸至关重要的东西。
  安邦搓着手,激动的道:“东西还在呢,是不是?草他么的,总算是见到一点阳光了”
  “没了······”林文赫低着脑袋声道。
  “啊?”安邦顿时懵逼了,一把抓着他的胳膊,急头白脸的问道:“没了?怎么能没了呢?”
  林文赫挺抱歉的摊着手道:“大哥,我们要的是钱,要那东西有个屁用啊?对蒋中元跟宝一样,我们着不过就是几页废纸罢了,再一个,绑了那位李少爷匆忙离开香港的时候,我们也没心思去想这件事······所以,不知道弄到哪去了”
  “我,草”安邦愤愤的骂了一声,抓着头发十分无语,这就是十八拜都拜了,就差这一哆嗦了。
  万事俱备,东风变西风,吹没了!
  “但是,蒋中元不知道这件事啊,他一直都以为还在我们手里呢,对不?”王莽“唰,唰”又机灵起来了:“我们可以忽悠他啊,就还在咱手里呢,你要不要?要的话,就来拿货换,是不是这么个道理?”
  “可到时候,货送过来了,拿什么给他?”安邦皱眉问道。

  王莽呵呵了:“压根也没想要给他啊,抢走我们的东西,咱们再凭本事抢回来不就得了,反正都他么撕破脸了,谁还在乎多甩几个巴掌啊”
  王莽完这话,舔着嘴唇,眼神忽然瞄向掸邦以北的方向道:“我觉得有个路子,干他肯定没毛病,不就是一个掸邦的军阀头子么?照样能把他给收拾的跪下了,弄好了,给素旺查一锅端了都行”
  安邦顺着他眼神飘了过去,掸邦以北,距离中缅交界处不过几十公里远而已。
  当天晚,一直跟安邦都是形影不离的王莽突然离去,奔着掸邦和中国的交界处走了。
  王莽离开之后,安邦回到酒店就奔着黄连青的房间去了,赵援朝跟在他身后,直皱眉头的道:“安邦,你他么的听我你这么干太危险了,不就是一批货么?你至于把自己的命都往里面搭么?你刚来掸邦你不知道,这帮军阀头子生猛的狠,在他们眼里只有钱和枪,剩下的谁都不好使,别的不就这个素旺查,缅甸政府多少次想把他给剿了,可到现在他都活的好好的,这他么是一般人嘛?”
  安邦边走边道:“要是我自己那命确实会丢,但有黄连青跟这肯定没事,我就不信素旺查敢把她给留在掸邦,不然黄子荣拿出钞票砸下去,从金三角到掸邦多少带枪的狠茬子都会找过去的,素旺查比谁厉害,他能防弹啊?”

  赵援朝无语了半天,才道:“那你怎么知道,黄姐会跟着你去啊?”
  “草,我那声黄奶奶是白叫的么?”安邦傲然道。
  “哎,要不你俩干脆就成全一下得了,我觉得这个女人既能给你媳妇的服务,又能给你母亲般的关怀,错过了挺可惜的,这样的女人不好找啊”
  “咚,咚,咚”安邦站在黄连青的门口,伸手敲门,赵援朝崩溃的冲着他摆了摆手走了。
  “吱呀”黄连青穿着睡衣披散着头发打开门,磨着牙道:“几点了?你几点了,大半夜的敲开一个女人的房门,合适么?”
  “有啥不合适的,这地方穷乡僻壤的你还怕闹出什么绯闻来啊?进去,我跟你敞开一下心扉,聊聊我心底埋藏最深的故事”安邦直接一把生硬的推开房门,黄连青撅着嘴愤愤的骂道:“你臭不要脸,女人的闺房是能随便闯的么?”
  安邦迈着碎步走进房间后,眼神顺着昏暗的灯光扫过去,顿时就有点呆愣了,他虽然有过恋爱的经历但和陆曼还没达到这种亲热的地步,所以根本不知道女人在睡觉的时候,都会随手把贴身的内衣就扔在房间里面。
  一米八大床对面的椅子,散落着两件布料很少的内衣,蕾丝,带花边,面还绣着漂亮的花纹。
  安邦的眼神一下子就落在了这面,黄连青红着脸走过来后,恨恨的瞪了他一眼然后慌乱的收拾起衣服随后就塞在了杯子里。
  “咕嘟”安邦咽了口唾沫,脑袋跟抽风似的道:“别你们女人比男的多了一件哈,但其实······也挺省布料的嘛”
  黄连青牙齿磨的嘎吱直响,脑门子三条黑线呲呲往出冒。

  黄连青这种级别的女人,放在古时候就是大门大户里的大姐,那都是出门得坐着花轿,跟人话得蒙着面纱的闺秀,要是有哪个男人敢多她几眼的话,都容易被黄家的狗腿子给拖出去胖揍五分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