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199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安邦斜了着眼睛道:“你也是还了点,那不还有没还的么?接着往下聊·······那三个亿你们花的心安理得不?”
  在安邦臭不要脸的攻势下,最后林文赫和胡胡只能选择无奈的妥协。
  “我们跟素旺查的实力没有任何对比性,人家是掸邦的老牌势力,我们是后起之秀,他们有五百多条枪,我们顶天了有人家三分之一的规模,安邦,我劝你趁早别打他的主意·······”
  泰国和香港没什么时差,这边到了晚那边也华灯初了。

  扎兰酒吧楼办公室,魏三炮一只手背在身后一只手掐着一本资治通鉴站在窗前冥思苦读,这回是真通可不是金瓶梅了,他进入到扎兰之后带着老桥的圣旨直接就入驻了,曹宇为此还特意给监狱里的桥老爷打电话问了一下。
  对方承认魏三炮是他找来的,为此还慎重的叮嘱曹宇和刘子豪:“这个人,到了酒吧之后在安邦没有回来之前,你们一切都听他吩咐,哪怕魏丹青就是让你们抱着港督去维多利亚跳海,你们也得照着干,不能有任何不和谐的声音出现”
  老桥给魏三炮的定位就是智囊加军师,大圈里都是一群刀枪炮战士,唯独缺一个指导员这样的角色,魏三炮的出现正好弥补了这个空缺。
  魏三炮来到酒吧后的第一天啥也没干,但把每个人都单独叫到办公室里聊了半个多时,从曹宇开始,到刚出院的刘子豪,还有留守的林清雄,九,邓锦州,李振宇,杨学清,每一个人都和他单独聊过了,至于聊的是啥,每个人出去后都闭口不言。
  这天晚,曹宇和刘子豪领着三个年纪二十多岁的青年,来到楼办公室,敲开门后魏三炮了声进来,两人带着三个青年走了进去。
  魏三炮放下手里的书,摆手道:“行了,你俩出去,人留下吧”
  “哎,好叻,魏爷”曹宇退出去后,和刘子豪狐疑的问道:“安邦临走之前,让我物色几个起来灵活激灵点的年轻人,人我找完了后一直放着没动,这个魏丹青怎么给叫过去了?”
  “关于智商的问题,你问我我哪知道,我要是会动脑子还至于瘸了一条腿么?”刘子豪白了他一眼,寻思了下后道:“这个老头,怎么起来神神叨叨的,来扎兰好几天了什么也没干,天天缩在办公室里窝着,我他么还以为他得有什么大动作呢,可人家好像就是来这养老似的,好的指点江山呢?”
  “你知道,作为香港的土著,咱俩为什么混的早却一直都是帮派里最底层的人么?”曹宇斜了着眼睛问道。
  “为什么啊?”
  “眼界的问题,第一咱俩没胆子,第二不能打不能杀,第三还没脑子,所以混一辈子就是个古惑仔······哎,咱们啊就得给自己找好一个定位,我觉得,听话就行了,人家让干啥就干啥,对不?”
  刘子豪沉默了半晌,点头道:“别了,扎心”
  办公室里,魏三炮坐在椅子面前站着三个拘谨的青年,他抬头着三人问道:“陈学浪,夏拾,陈文,对吧?”
  “嗯,对,对”三人点头。
  魏三炮淡淡的道:“好好的日子不过,怎么还想着要混社团了?”
  “没本事,家里又没钱,也没文化······”
  魏三炮继续问道:“呵呵,这么惨?但也饿不死啊,非得进入社团?你们没见外面每年有多少人被砍死在大街么?我给你们算个概率问题哈,香港这些年平均大概每年有将近一千个人加入社团,这些全都是底层的古惑仔,社团有事需要摆场,出面的就是他们,但基本摆场后是发生不了冲突的,也就是出头的机会屈指可数,而真要是发生冲突了,你们觉得面的大哥眼睛能放到你们身么?也许会有人慧眼识英雄但那也不是多少年以后了,再最近两个社团大佬,许正雄和段老鬼,死了一个抓了一个,这是绝大多数人位后的下场,你们能接受么?你也许会,真正的大佬出事都会有人顶着,可龙头的位置毕竟只有一个,几千个人想坐去,什么时候能轮到你们呢?”

  三个青年面面相觑,魏三炮这一盆冷水是告诉他们,混社团的人到最后,大概能有千分之一的概率出头,但出头之后下场却基本都不太好。
  “还想混么?不如回去做点买卖什么的比较好,至少你不用担心自己走在街,会突然有一群人拿着砍刀把你给砍死了,也不会担心自己的老婆孩子被人给绑了·······”
  “魏爷,你的这些我都知道,但不在我考虑的范围之内”叫夏拾的青年突然呲牙笑道:“我没有爹妈是个孤儿,本来我就已经是这个社会最底层的人了,你我还担心自己以后活的会不会好?总不会比我现在还惨吧?”
  魏三炮点了点头,又向另外两人,陈雪浪和陈文随即道:“再穷无非讨饭,不死总会出头的”

  魏三炮笑了,从抽屉里拿出一包烟抽出三根后主动递给三个青年道:“那我这里有一条捷径你们要不要走?别人三五年十年八年才会混起来,但我可以保证,你们走这条捷径之后至少也要比其他的人快一半以的时间”
  办公室里烟雾缭绕,三个一心想要位的青年人掷地有声的告诉魏丹青,我们浑身是胆,有什么是不敢干的?
  “从这间酒吧里出去以后,你们从此和我单线联系,大圈里所有的人你们从现在开始都再也不认识了,还有······离开这里以后,我不主动找你们,你们也不要联系我,能做到么?”
  一个时之后,晚间十点左右,平静了半个多月的扎兰酒吧忽然发生一起斗殴事件,有三个青年持刀捅伤了大圈的两个人,然后逃出了酒吧。

  大圈被捅的两个人送到了医院,一个胸部被捅了三刀,一个肠子都被豁出来了。
  而就从这一天开始,这三个曾经出现在扎兰的人直到很久过去,都没有在酒吧里再露过面。
  安邦一撅起屁股,胡胡和林文赫就知道他要拉什么屎了,所以两人相当明智的就把他的话给怼了回去。
  林文赫语重心长的拍着安邦的肩膀道:“邦,你要什么我知道,咱都是当过兵打过仗的人,理论有实际也有,我就问问你,我现在带着一个连队要去占领一个全装备武力团盘踞的制高点,胜算有几何?更何况的是我带的这个连队三分之二都是新兵蛋子,而敌人却全都是身经百战的战士,一个回合下来我们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了,我们和素旺查交火,没有任何的可比性,对不对?”
  胡胡脸色凝重的道:“素旺查是掸邦的老军阀了,手下兵强马壮,我们刚起步哪来的实力跟他硬碰硬?安邦,你要用钱我现在就能把存在香港的那笔款给你拿出来,你随便用,但你要用我们的枪去干素旺查,这个事我只能推了”
  林文赫和胡胡出来了,安邦想借他们的手去干一下这位掸邦的军阀头子,但这事除非脑袋进水了他俩才会答应,因为双方实力没有任何的可比性,一个冲锋下来他们就得全盘覆灭了,根本不存在交手的可能性!

  不是他们的交情没到位,而是飞蛾扑火的事,真不能去做。
  安邦搓着疲惫的脸蛋子,十分忧桑,卡到这个难处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