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606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许书记的策略是对的,如果继续搞皮革城,以那个动物保护协会的犟脾气没准再使其它阴招,敌暗我明,还是小心为妙。话说发展经济,哪个行业不能搞,也没必要在皮革行业一棵树上吊死。”
  许玉贤叹了口气:“要说私心,其实也有一点点,省外贸老总王川是我的铁哥们,这几年一直为货源不足伤脑筋。欧美受环境保护和动物保护影响,皮革行业都坚持不下去,市场需求量却日益上升,能组织到货必定赚钱。所以我在梧湘、银山两地大力发展皮革行业,一方面想帮王川,另一方面也觉得既然产品供不应求,为何不搞?”
  “您就放宽心吧,我有个预感,叶韵避过风头后肯定要来……”才说了一半手机响起,是个陌生号码,接通后居然是叶韵!
  “我在京都,想知道内情过来吧,到时约定见面地点。”她声音很低,语速很快,周围非常嘈杂,隐隐有播报声,似乎在某个大型商场里。
  方晟朝许玉贤瞅了一眼,果断地说:“我乘明天上午的飞机去,抵达后还打这个号码?”
  “不,我中午跟你联系。”叶韵说罢便挂断电话。
  “叶韵?”许玉贤紧张万分。
  方晟点点头,沉声道:“她在京都,从语气听得出有些紧张,好像在躲避什么。要摆脱国外影响巨大的团体组织追杀,跑到京都确实是好主意。”
  “是的,京都有最完善的监控网络和强大的反敌情力量,任你身手再厉害都得收敛些。你明天上午去?要不要多带些人?”
  “叶韵现在惶惶如惊弓之鸟,别吓着她。”

  “好,一路小心。”许玉贤起身紧紧握住他的手。
  回省城时天色已晚,途经服务区加油,无意间瞥见柏美薇和一个陌生男子肩肩说说笑笑从餐厅出来,身子挨得有点紧,举止间流露出亲昵的模样。
  方晟心里“格噔”一声,连忙闪到不被人注意的角落。只见柏美薇上了辆奔驰车副驾驶位置,陌生男子上车后似乎亲热地拍拍她手臂,然后疾迅无比地驾车离开。
  车子从身前掠过时,方晟看到居然是辆加长版SUV,顶级奔驰系列款!
  呆呆看着奔驰车背影,方晟重新上路后拨通闻洛手机,笑着问:“闻洛,今晚有空一起吃个便饭?很久没聚了。”
  闻洛客气地说:“多谢晟哥,我在碧海出差呢,周末才回去。”
  “那美薇呢?一个人在省城挺无聊吧,我看看二叔有没有空。”方晟顺势试探道。
  “她好像加班吧,傍晚打电话说不回省城。”
  “哦,太不巧了,以后有空再说。”
  收起手机,方晟表情严峻。
  柏美薇是闻洛读研时结交的女朋友,因为自由恋爱,能读到研究生人品、素质想必差不到哪儿去,况且于渝琴已嫁了出去,闻洛非老爷子属意的培养对象,于家也没有对柏美薇作过多背景调查,只知道出身平民家庭,父亲是国企普通员工,母亲在邮电局工作。
  闻洛决定离开京都到地方发展,从于渝琴的话中听得出多有柏美薇的意思。而她本可以顺理成章空降相对安逸的潇南海关,却偏偏要到基层机关任职,非常不符合常理。
  小夫妻俩新婚燕尔,应该如胶似漆一刻都舍不得分开,怎会刻意分隔两地?上次吃饭时据闻洛无意中透露,柏美薇并非每天都回省城,原因是车技不太好,不敢在浩荡的车流中左冲右突。当时方晟就有些不以为然,暗想方华四十出头了还每天回省城呢,车技不好多开几次不就行了吗?
  现在看来都是托辞,柏美薇压根不想每晚和闻洛在一起。
  快接近省城时,方晟拨通严华杰的手机,开门见山道:“帮我查一辆车,最好能知道今晚这辆车在哪儿。”

  “出什么事了?”
  “他娘的把我弟媳妇拐上车,车速太快,我追不上。”
  “噢,他俩从银山回省城的,没问题,我派人调阅沿途监控。”
  “麻烦了,”紧接着方晟又拨打白翎的手机,“有个人帮我查查她的底细,越详细越好。”

  “谁?”
  “闻洛的新婚妻子,柏美薇,目前在银山宣传部工作。”
  白翎笑道:“该不会打起弟媳妇的主意吧?当心于渝琴跟你拼命。”
  “别胡说八道!”方晟心情很差地说,“刚才在服务区看到她上了辆顶级奔驰,态度非常亲密,直觉有问题。既然于家把她放到银山,守土有责,我就必须对于渝琴和闻洛负责。”
  “我明白了,”白翎不敢打马虎眼,道,“今晚正好是我值班,帮你查查吧。对了,叶韵那边怎样?”
  “她就在京都,似乎挺紧张,我明天上午过去跟她会合。”

  白翎想了会儿:“抵达京都后打开手机里的GPS,我派人在外围策应——不会过于接近,防止叶韵误会。”
  “这样可行。”
  车子进入省城后方晟随便找了家酒店住下,然后换了便服打车来到徐璃住处。她已很贤惠地准备好晚餐:煎得外焦内嫩的牛排、黄灿灿香喷喷的煎鸡蛋、涂好芝士的面包片、非洲进口的冷切火腿,还有两杯只斟了一半的红酒。
  “真有情调,很久没享用过家庭式西餐了。”方晟笑道。
  徐璃与他相对而坐,优雅地轻掠碎发,道:“我想赵尧尧、白翎都非传统意义的好妻子,首先都不会做饭,对不对?”
  “嗯,以外卖为主。”
  “这方面姜姝也不擅长,想必你已经知道吧?”
  方晟尴尬地说:“你老提别人的名字,让我消化不良。”
  “再提一个就不说了。”
  “除了许玉贤。”

  徐璃微微冷笑:“你俩最近鬼鬼祟祟,加上许玉贤明显情绪很差,整个常委班子谁看不出他遇着麻烦了?而且是你四处奔走,试图替他摆平!”
  “快有结果了,等真相大白后我会源源本本告诉你,”方晟举杯与她轻碰,“现在仍存在变数,我不能说,也不敢说。”
  “你觉得我会泄露咱俩私下聊天内容?”
  “不是,因为到目前为止我也不知道真相,为这事明天得跑趟京都。”
  “京都有白翎罩着应该没事儿,”徐璃举杯道,“一路顺风!”
  两只酒杯“叮”轻轻撞击,霎时她嘴角微微上扬,若有若无的笑意一闪而逝。
  方晟如遭雷殛,呆呆看了她半晌,一拍桌子道:“古人不诚欺我!”
  “欺什么?”徐璃好奇问道。

  “古书曰‘名器’必有狐媚之笑,但凡大户女子怀有‘名器’者,为掩其异则冰冷生分,寻常人等决不假于色云云,”方晟兴奋地说,“刚才我就看到狐媚之笑了!”
  “有吗?我好像没觉察。”徐璃双手抚脸道。
  “须得真正情动方有绝世倾城之笑,普通人根本没机会看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