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190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援朝冒着冷汗有点懵,因为跟林文赫热烈拥抱在一起,跟他么一对连体婴儿似的察哈的手下,他认识。
  不但认识,而且两人的纠葛还非常的深,这个人就是当初把赵援朝从城寨里带出来,并且随后就和大圈发生了一场火拼的越南帮阮老大,阮富春。
  火拼那天晚,阮富春被赵援朝,老桥和安邦一路追杀,眼着就要在屯门把他给堵死之后,对方突然被一伙来历不明的人给救走了,并且从此查无音讯,事后安邦曾经拖炳爷让他帮忙打听一下阮富春,没想到对方时隔一段时间不见后居然来到了金三角,还摇身一变成为了大毒枭察哈的手下。
  “哎,他么的这个路子······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哈”赵援朝在皮卡车里缩着身子,脑袋里一连转了好几个弯,首先想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自己要是能把阮富春给套住,那肯定能从对方手中把当初救他的人是什么底子给扣出来。
  但是,其次,如果对方发现了他的话,那接下来面对的可就是一场非常明显的报复了,这是察哈的大本营一个满编团的兵力,干他们这伙军火贩子绝对跟玩一样的简单。
  车外,那对连体婴儿分开后,林文赫就和阮富春交谈起来,然后转过身子手冲着这边指指点点,边就边往这走,马就要经过皮卡车了。
  “我们这次的货,虽然品相稍微差了点,不过保养的还算不错,我们已经让人给调过了,肯定不会出现卡壳跳蛋炸膛的情况······”林文赫和阮富春路过皮卡车的时候,车里的赵援朝已经拿出个帽子扣在了自己的脑袋,然后顺势就倒在座椅假睡起来。
  林文赫诧异的了眼车里,阮富春着里面的人影后就把眼神给挪开了,来到车厢从里面拿出一把八八式,拉了拉枪栓,林文赫抓了一把子丨弹丨递给他,软如春利索的填装子丨弹丨后,举枪瞄准扣动扳机。

  “砰”阮富春打了一枪,远处一颗树干顿时枝叶一阵晃动,他满意的点头道:“质量还算不错,调教的比较好”
  林文赫了眼车里的赵援朝笑道:“专人调枪,手把肯定没问题,怎么样阮先生还算满意吧?”
  阮富春嗯了一声,把枪扔到车厢里,冲着自己的人拍了拍手道:“过来,收货,给林先生拿钱”
  一箱美金被胡胡接到了手里,点了下后觉得没什么问题,阮富春吩咐人从车开始卸货,他抽出一根烟后递给林文赫,然后问道:“林先生,是内地人啊?”
  “嗯,湖北人”
  阮富春皱了皱眉,经过次大圈血洗越南帮的事后,他对内地人的感官已经不爽到了极点,这就属于爱屋及乌恨屋及乌了。
  胡胡从箱子里拿出一叠钱,握在手里搂了搂对方的肩膀,顺势把钱塞到了他的口袋里:“阮先生慧眼识货,知道整个金三角都找不出像我们家这么地道的生意,对不?呵呵,下次还得多多关照,我们会准备不少新鲜好的货色,你和察哈将军肯定会更满意的”
  胡胡这个人十分的八面玲珑,刚才他出对方脸色有点不太对劲,就误以为是自己这边没有炮对他们有点不满,所以反应十分迅速的赶紧把钱给递了,但他没想到的是对方压根就不是因为这个事。
  阮富春着口袋里的一叠美金,脸色确实有点好转,没把自己的个人因素带给林文赫这帮人,而也正是因为胡胡递的这一票钱,没过多久给他带了一个绝对意想不到的意外。
  林文赫和阮富春交易完后,当天他们就往回返了,根本就没在察哈的营地里多耽搁。
  林文赫车后,一直到车子开出营地,赵援朝才长吐了口气,摘掉帽子坐了起来。
  “你刚才怎么回事?没下来呢?”
  赵援朝搓了搓脸,拿出烟来给自己点使劲的抽了几口,深深的吐了一大口气后他转头问道:“文赫,跟你交易的那个人,是不是叫阮富春?越南人,前段时间才刚来金三角吧?”
  “你认识?”林文赫随即就反应过来,问道:“你们之前有过接触?你连车都没有下来,还拿帽子给自己捂住了,有仇么这是?”
  “岂止是有仇,都他么的要仇深似海了,我告诉你他为什么来金三角·······”赵援朝直接把大圈和越南帮的纠纷告诉了他。
  当赵援朝完之后,林文赫都抹了一把冷汗,幸亏刚才事先赵援朝到了阮富春,不然对方一旦先发现他,绝对会当场就给他们留下来。
  赵援朝有点激动的抓着他的胳膊道:“你知道不的,安邦为了查这件事都他么的要急抽了,他要是知道阮富春在金三角露面,绝对会第一时间过来掏他”
  林文赫皱眉道:“他现在可是察哈的手下,你要是动了阮富春的话,察哈要是知道了·······”
  “回去后,我得跟安邦他们把这件事给研究一下,到时候我怎么能给阮富春无声无息的扣住”赵援朝确实挺激动的,可惜他并不知道,如果他能早一个月见阮富春的话,那可能现在的大圈就是另外一种局势了。
  一天后,赵援朝回到坎巴镇就联系了香港那边,但无论是王莽还是安邦却全都处于了失联的状态,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安邦的位置距离掸邦坎巴镇,只有不到三天的车程。
  泰国,春蓬府,距离海冲突已经过去了一天,安邦一行人暂时落脚在此。
  安邦他们是属于狼狈不堪进入春蓬府的,首先是在岸边四仰八叉的躺着把衣服给晒干了,但因为衣服泡在海水里时间有点长盐分全都进去了,所以衣服干了之后就有点抽抽了,明明正好的裤子,现在愣是变成了九分裤,走起路来呼呼往脚脖子里面灌风。
  当然了,这还不是最惨的,最惨不忍睹的是他们身无分文没有电话,再加一天没有进食喝水,状态起来就像三年自然灾害那时候逃荒出来的人一样,步履蹒跚的走进了这座他们本来应该是风光而来的城市。
  春蓬府是泰国南部的一个城,离缅甸比较近,距离赫赫有名的金三角直线距离不到一千公里,虽然八十年代的泰国还很落后,但因为靠海和其独特的地理位置,春蓬府还是比较繁华的,公路,机场和火车站等交通设施都有。
  几个人进入春蓬府后就先急着找了个起来挺干净的卫生间,不是想要拉屎,因为肚子里已经没有东西可以往出排了,主要目的是要喝水,这几个人已经渴的把吐沫星子都给咽没了,泡在海里加天气太热,体内的水分早就被蒸发的差不多了。
  站在水龙头前面,几个人面面相觑,都矜持的着水龙头里流出的有点浑浊的水流没敢弯腰。

  王莽拉着徐锐道:“锐哥,你年纪大了,我们敬老你先来一口吧,我不急”
  安邦嗯了一声,丁建国也连忙点头道:“我也不急,岁数大的先来吧”
  “我cao你们祖宗凭啥让我先来啊,你们不急?你们嘴唇裂的都跟来事了似的,出多少血啊?你们这帮王八犊子,不就是想让我试试这他么到底是水还是尿么?”徐锐跳着脚骂骂咧咧的吼道。
  他们几个都怀疑这卫生间里的水有可能是循环利用的,就算不循环,也搞不好混合了人的排泄物,谁也不敢下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