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604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句话霎时拉近两人距离,想起黄海与方晟的甜蜜片段,还有与白翎之间赌气性质的较量,也有些好笑,不觉缓和语气道:
  “没见过,我也不认识她。”
  白翎加重语气道:“我有可靠情报证实鱼小婷去了香港,具体事由不详。她已从原单位退役,不再是情报部门人员,在香港孤军作战得不到任何资助,如果遇到难以解决的困难,没准会找你。记住,千万不能收留,否则后患无穷!”
  “后患?什么意思?”赵尧尧疑惑不解。
  白翎见赵尧尧一无所知,遂将鱼小婷在顺坝期间态度坚决地与白昇离婚,之后办理退役手续隐居南方,突然间有孕在身,并在分娩前夜孤身潜逃、很可能埋伏于双江的情况详细说了一遍,最后问:
  “你觉得孩子有可能是谁的?”
  赵尧尧沉默不语。
  “其实早在江业期间我就发现一些苗头,当时鱼小婷的身份还是我表嫂,多次否认,我也就信了,谁知……”白翎苦笑,“知道你移居香港有我的因素,我离开方晟留在京都何尝没有鱼小婷的因素?他就是那样性格的人……”
  “别说了!”赵尧尧打断道,“你想抓她归案?”

  “不是我想,而是整个情报系统的决定!她掌握太多秘密,为了国家利益必须抓捕到她,接受军事法庭审判。”
  “会不会判死刑?”
  “呃,这个难说……”
  “那孩子怎么办呢?”赵尧尧问道,“你想过孩子的问题吗?毕竟是他的血脉。”
  “我……”白翎沉默下来,才发现自己已习惯于动辄上升到国家安全高度,没忽略了最重要的细节。
  “你觉得我从内地跑到这儿,变成香港永久居民算不算背叛祖国?”
  “不一样的,你是……”
  “有啥不同?她潜逃不为了投靠敌对势力,泄露国家机密,而是想过真正自由的生活,有啥不可以呢?”
  白翎振振有词:“只要她度过三年静默期就能获得自由,不会再有人监视,也不会有人打扰她的平静生活。”
  赵尧尧反驳道:“我说自由,你却说平静,那是有本质区别的好不好?”
  “她……她不该以我表嫂身份跟方晟有私情,还,还生孩子,这象什么话?”
  赵尧尧轻轻刺了一句:“你不也是怀孕在先吗?”
  白翎瞠目结舌,僵在那儿不知如何应答,赵尧尧“咔”轻轻挂了电话。
  伫立在窗前不知过了多久,赵尧尧轻叹一声,缓缓转身出了办公室。对面交易大厅激战正酣,交易总额已达上百亿的机构会战已斗至白热化,此时她早已无心理会,径直来到停车场,坐在车里又发会儿呆,驱车直奔那家私人诊所。
  赵尧尧敲门后进入病房,鱼小婷正半倚在病床上闭目养神。
  “恢复得怎样?”
  “还行,医生不让我动,我可是每天保持三四个小时运动量,现在浑身酸痛,难受得要命。”鱼小婷笑道。
  赵尧尧坐到病床边,盯着对方眼睛道:“你有孩子?”

  这个问题令人猝不及防,但鱼小婷经过特殊而专业的培训,早已修得刀枪不入,淡淡地反问:“谁告诉你的?白翎?”
  “你别管是谁,只要回答有或没有。”
  “有,是女儿。”
  “父亲是谁?”
  鱼小婷道:“我可以拒绝回答吗?”
  “为什么拒绝?我是你的救命恩人。”赵尧尧说得直率而坦白。
  “这可不是交换条件,如果你为救我感到后悔,不妨把命收回去。”说罢鱼小婷手里魔术般地多了柄飞刀,缓缓递过去。

  赵尧尧吃惊地瞪大眼,根本不知道飞刀从哪儿冒出来的,隔了会儿道:“不,你对方晟有救命之恩,我救你是应该的。”
  鱼小婷莞尔一笑,手掌略为翻转,飞刀又奇迹般地不见了。
  “那是我的**,我不太喜欢和别人讨论这个,抱歉。”
  “可如果孩子的父亲是方晟呢?”赵尧尧轻轻说。
  鱼小婷没料到她居然直言不讳说出真相,当即愣住,竟不知怎么回答。
  “白翎把后果说得很严重,我理解,这是国家行为,当体制下定决心抓捕一个人的时候,你躲不了多久的,”赵尧尧道,“我所担心的是,女儿怎么办?这期间国内谁照顾她?万一你出事谁负责她一辈子?这些问题你想过没有?”
  空气凝固,半晌鱼小婷流下大滴大滴眼泪。
  “是的,刚踏入香港这块土地我就后悔了,我不该来的,这是九死一生的行动,我可以对不起自己,对不起任何人,就是不能对不起女儿……”
  赵尧尧静静看着对方,此刻,是不是方晟的女儿已不重要,让两人心灵相通的是共同的母性。
  “白翎今生今世都不会放过我,没事的,我会保护好女儿的安全,必要时牺牲自己也无所谓……”
  赵尧尧握住她冰凉的手:“你觉得香港怎么样?把女儿交给我吧,我有个女儿在身边,不介意再多一个。”
  鱼小婷讶然:“你……真这么想?”
  “不管她父亲是谁,今后我就是她妈妈,你信任我吗?”

  “你有颗菩萨心肠……”鱼小婷道。
  “不,还是因为方晟,”赵尧尧淡淡道,“你同意了?”
  鱼小婷闭上眼睛沉思良久,慢慢道:“等几年吧,我要给女儿一个充满母爱的童年……”
  赵尧尧道:“你没听懂我的意思……你还想回内地?白翎既然知道你来香港,早不可能让你顺利回去,恐怕早就张好大网等着。先在香港避过风头吧,我可以替你办好护照,一旦嗅到危险气息立即转移。但女儿不能跟你东躲西藏,得留在我身边。”
  不用赵尧尧多解释,就凭白翎电话打到香港,鱼小婷就明白自己后路已断,倘若执意要杀回双江,势必得付出高昂的代价。换在以前根本不算事儿,如今不同,越越占据了她整个心灵。
  “让我……想会儿……”

  鱼小婷变得虚弱无比,目光呆滞而沉重。赵尧尧知她此时的心情,悄悄起身离去。
  三周后,有个叫王安的香港人,不,准确地说他是广东人,大学毕业后一直在香港工作。王安请了十天探亲假,回广州后陪爱人到内地省份旅游,第一站便是三相省黩灵市,游山玩水两天后,悄悄来到榆河县城。那边早有人守候在车站,出示信物和暗号后,王安接过熟睡正酣的越越,夫妻俩当天赶到三相市乘坐晚班高铁回广州。第二天早上夫妻俩抱着越越过境,行了不远上车,车里是等待已久的赵尧尧。

  “越越,我是尧尧妈妈。”赵尧尧吻了吻小丫头秀美的额头。
  越越懵懂地醒来,迷迷糊糊发现环境变了,人也变了,当即皱着眉心大哭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