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108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直以来,我都认为你是一个心智远超年龄的人,至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不会觉得自己有多老,现在我才发现自己错的有多离谱,一点点所谓的热血就让你抛下事业和亲人去拿命拼一个莫名其妙的毒贩,简直幼稚到了极点。
  你想过没有,万一发生了什么不测,你家里的那些女人怎么办?孩子怎么办?小鸾的身体又怎么办?”
  她越说声音越大,眼眶也越来越红,最后甚至隐隐泛起了泪光。
  萧晋却在笑。“虽然这样说很不合适,但被你这么骂一顿,我好开心。”

  巫雁行瞬间破功,抽回手哭笑不得的用力拧了他一下,“不准笑!你给我严肃点,我现在真的很生气!”
  “我知道我知道。”萧晋抱住她,把脸埋进她颈项间的发丝里,柔声说,“我现在也真的很开心,雁行,对不起让你担心了,但谢谢你生我的气,我是认真的。”
  真正的情话是无需刻意的,甚至不需要非得是多么肉麻的词语,感觉到了,任何话语都可以让人心弦为之颤动。
  巫雁行因为担心萧晋的安危所以发怒,这是情话;而萧晋精准的体会到她的心意并说了谢谢,同样也是情话。
  一个丢下了所有的伪装,一个将此视之为恩赐,两人之间已经不需要再说别的什么,这就够了。

  可能是嫌他们安静抱着的时间有点长,巫雁行的虎斑猫翘着尾巴走过来,在他们的腿之间来回绕着蹭了起来,还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巫雁行弯腰将它抱在腿上,轻抚了一会儿,叹口气,说:“你决定的事情,我知道自己肯定拦不住你,只是我不明白,把敏敏找回来就好了,为什么一定要做那么危险的事情呢?你不是还想大摇大摆的回归京城吗,就不担心万一……留下什么遗憾?”
  萧晋轻轻握住猫的尾巴,看着它像条大虫子一样在掌心来回摇摆。“如果我回不来,当然会有遗憾,但易家的事情反倒是最无关紧要的一个。
  我会遗憾不能陪伴爱我的人到老;会遗憾不能看着孩子们健康快乐的长大;遗憾无法知道小鸾将来能够达到怎样的成就,更遗憾还没有真真正正品尝过你的味道……你看,我有多么的贪婪无餍啊,怎么可能会因为一点热血就无视生死呢?
  你说我是个聪明人,而聪明人最大的毛病就是想得太多,如果不给我思考的机会,一时冲动之下,我可能会因为热血沸腾而傻乎乎的去当英雄,但去夷州这件事却是经过我这么多天深思熟虑的。
  若是没有敏敏,那个夷州毒枭只能让我愤怒,有机会见到的话,一定会杀了他,但也仅此而已了,我不会煞费苦心的去创造这个机会,更不会拿自己的未来去赌去拼,就像易家一样,它会成为我心中的一个遗憾,一个老了之后捶胸顿足的念头。
  所以,任务、职责、热血和公道这些,不过是我此行的一点小小动力罢了,真正让我非去不可的原因,还是敏敏。

  他曾经对敏敏做过非常残忍的事情,不杀了他,那孩子心上的伤口可能这一生都无法愈合。他必须死,但他的命不值得让敏敏也用命去换,因此,这一趟夷州,我责无旁贷。”
  “那我呢?”巫雁行看着他的眼睛问,“我的心上也有一道无法愈合的伤口,为什么你从来都没想过帮助我?难道有小鸾的关系在,我还不算你的家人么?”
  萧晋就笑,摸摸她的脸道:“你这醋吃的可太没道理了。敏敏的仇人是毒枭,是个无论从多么变态扭曲的世界观中来看都坏到流脓的家伙,而你的仇人却是朝廷命官,虽然在对你的感情上有过瑕疵,但总的来说还算个好人,怎么能相提并论呢?”
  巫雁行又生气了,把猫丢到他的怀里,起身走到窗前,望着外面一语不发。
  萧晋摇摇头,放下猫走过去从后面拥抱住她,贴着她的脸哄道:“好了,我今天还要赶回山里,后天一早就走,时间很紧,难道你真舍得连个带笑容的亲吻都不给我么?”
  巫雁行猛地转过身来吻住了他的嘴。
  良久,她把萧晋不知何时又偷偷钻进长袍的手用力拽出来,瞪着眼恶狠狠地说:“想看我笑,那就给我活着回来,否则,我一定会去杀掉陆翰学,然后跟你那个聪明的左膀右臂拼个你死我活!”
  她所说的“左膀右臂”,指的自然就是陆熙柔。萧晋相信她能说到做到,但想象不出一旦她和陆熙柔对上,最终谁会胜出。

  陆熙柔确实足够聪明,绝对能分分钟就让巫雁行成为丧家之犬和过街老鼠,但同时她的个人力量也相对较弱,在拥有忠心家臣和精湛毒术的巫雁行面前,恐怕并没有多少有效的自保方法。
  所以,最终的结果可能是两人一个毒发身亡、一个横死街头,然后巫飞鸾发疯,挨个杀掉帮助陆熙柔的人,贺兰鲛被迫反抗、沙夏出手……接着朝廷降下雷霆之怒,人头滚滚也不是没有可能。
  一想到那种场景,萧晋就止不住的打冷颤,开车离开雁行医馆的时候还在一个劲儿的挠头——蠢女人都不见了也就罢了,怎么现在她们还变得一个赛一个的狠呢?这星球上还有男人可以安心喘口气的地方吗?
  这种郁闷的情绪一直持续到他来到天石县见到方菁菁之后,才算是得到了一点缓解。
  “菁菁,快过来给我揉揉,头疼死我了。”进了办公室,他很不客气的推开坐在沙发上的华芳菲,然后仰躺上去就开始哼哼。
  两个女人都被他搞得莫名其妙,方菁菁走过去坐下,将他的脑袋放在自己腿上,手指一边按着一边问道:“怎么了?什么事能把你愁成这个样子?”
  “不省心啊!”萧晋苦着脸哀叹,“一个一个的都不让人省心。”
  一听这话,方菁菁立刻就知道他是在因为别的女人而发愁,柳眉一竖,便站起了身,差点儿把他给掀到地上去。
  “不好意思,老板!我是你的员工,主要工作是给你添堵,一样不省心。”

  萧晋欲哭无泪,瞅瞅华芳菲,还没开口,就听那女人淡淡的说:“先生,我没有伺候你的义务,劝你还是免开尊口的好。”
  萧晋只好去瞅谭小钺,但见她标枪一样杵在门口的样子,想想还是算了——这姑娘的按摩肯定跟松骨差不多,脑袋还是不要交到她手里比较好。
  无奈地叹息一声,他又恳求道:“那你们两个能不能稍微给我这个老板一点尊重、为我倒杯酒来呢?”
  方菁菁坐在办公桌后木着脸一动不动,华芳菲见状就笑着摇摇头,为他倒了杯威士忌过来,然后转身向房门走去。“你们两个慢慢聊,我去厨房炒几个菜。”
  “芳菲你等一下,”萧晋叫住她,说,“我没空在这儿吃饭,给你们交代一点事就走。”
  萧晋这话一出来,方菁菁立马就听出了不对劲,再顾不上心里那点儿酸酸的醋意,走过去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别紧张,没啥大事儿。”关于夷州的事情,这两个人还不知道,所以萧晋并不打算说出来让她们担心,“不过是我后天需要出一趟远门,快则十来天,慢则个把月,跟你们说一声。
  日期:2018-04-18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