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这些年我的真实经历》
第30节

作者: 墩石头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5-28 21:57:41
  寻找墩石头
  汉武帝前 西域三十六国
  公元前138年(汉武帝刘彻建元类卯三年),张骞奉命出使西域,当时在现新疆境的西域三十六国,经考证在如下地方:
  乌孙
  在今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伊宁市、察布查尔锡伯县附近几县及现哈萨克斯坦部分,是当时乌孙国的属地,但绝大部分被沙俄侵占。

  龟兹
  在今新疆阿克苏地区库车县、拜城县一带
  焉耆
  在今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焉耆回族自治县

  于阗
  在今新疆和田地区和田市一带。
  若羌
  在今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若羌县东南、罗布泊西北一带,离古阳关最近。
  楼兰
  在今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境内的罗布荒漠中,后改国名为鄯善(与现在的吐鲁番地区的鄯善县有别),现仅存楼兰遗址
  且末
  在今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且末县西南,现有周围二十里古城兀立,墙垣断续。唐玄奘取经,在此停留过。
  小宛
  在今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且末县东、车尔臣河南岸,有人口只有一千五百多人,为西域36国中最小的国。
  戎卢
  在今新疆和田地区于田县南

  纡弥
  在今新疆和田地区策勒县东
  渠勒
  在今新疆和田地区策勒县南
  皮山
  在今新疆和田地区皮山县东南的藏桂乡附近,尚有汉时皮山古城墟,当地人叫破城子

  日期:2018-05-28 21:58:06
  西夜
  在今新疆和田地区皮山县西南
  蒲犁
  在今新疆喀什地区叶城县东一带
  依耐
  现新疆英吉沙东南东勒库尔,依耐和蒲犁两国虽小,但是汉唐以来东西交通要道。唐玄奘从天竺(现印度)取经回国,取道于此。

  疏勒
  在今新疆喀什地区疏勒县和喀什市
  莎车
  在今新疆喀什地区莎车县,后被于阗吞并
  尉头
  在今新疆阿克苏地区乌什县和喀什地区巴楚县一带
  温宿
  在今新疆阿克苏地区阿克苏市和温宿县一带
  尉犁
  在今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库尔勒市和尉犁县,后被焉耆吞并
  姑墨
  在今新疆阿克苏地区拜城县一带
  卑陆
  在今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阜康市以北一带
  乌贪訾

  在今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玛纳斯县、昌吉市以北一带
  卑陆后国
  在今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阜康市以东一带
  日期:2018-05-28 21:58:18
  单桓
  在今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玛纳斯县东北
  蒲类
  在今新疆哈密地区巴里坤哈萨克自治县西北
  蒲类后国
  在今新疆哈密地区巴里坤哈萨克自治县西北
  西且弥

  在今新疆塔城地区乌苏市东南
  东且弥
  在今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昌吉市以西
  劫国
  在今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呼图壁县东北

  狐胡
  在今新疆吐鲁番地区吐鲁番市以北
  山国
  在今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尉犁县东
  车师前国
  在今新疆吐鲁番地区吐鲁番市交河故城
  车师后国

  在今新疆乌鲁木齐市及附近地区
  车师尉都国
  在今新疆吐鲁番地区吐鲁番市东南
  车师后城国
  在今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奇台县周围
  小宛、戎卢、纡弥、渠勒四个小国,全在现和田东部一带,均已被塔克拉玛干沙漠湮没。此外,还有大宛、安息、大月氏、康居、浩罕、坎巨提、乌弋山离等十几个属于西域的国家,现都不在我国新疆境内了。
  日期:2018-05-29 10:44:17
  游客前天还在说沙尘暴 今天就遇上了 很兴奋 拍完掉头就跑 微信朋友圈里有视频
  此处在南疆 距离和田地区皮山县100公里左右
  日期:2018-05-30 00:50:34
  喧慌:

  遇见骑摩托车的维族人我们是有心理准备的,但他没有想到在这能碰到我们,看到皮卡车后一脸惊恐的样子。我给明说:你看是个娃娃,他也有些害怕,我们下车,先镇住他。说完我们四个人同时下车拦住摩托车问他:你是干啥的,哪的人?
  骑摩托车的是个维族巴郎子,他对我们叽里咕噜的说着维语,我们都听不懂他说的什么。我注意看他的摩托车后座两边分别挂了两个布袋子,就像邮递员自行车后边挂的那种,袋子是空的,还往下滴水,我翻了一下,看到布袋子里面有湿的砂土,应该是装过淘砂金的砂料。“明”吓唬他,指指他摩托车上的布袋子,摆摆手做出不行的手势,然后指着车,假装要拽他上车。维族巴郎子搞不清楚我们是干什么的,吓坏了,他一边往后挣脱,一边大喊大叫,也不知喊的什么。很快,从树后边石缝里跑出来一个维族中年男子,应该是听见喊声从古采洞钻出来的,跑过来用极不流利的汉语问我们:唉,你们撒意思嘛,尕尕(小小)的娃娃你们也欺负呢嘛?

  这时“明”表现的很强硬,指着维族中年男子说:我们是XX国土资源局矿管大队的,你们在这干撒呢?身份证拿出来。
  维中男一听,马上软了下来,指着巴郎子说:朋友,这是我的娃娃,我们没有违法,在这,金子嘛,尕尕的挖的呢。
  “明”马上避重就轻的说:再尕尕的挖政府也不允许,你们还有几个人?
  维中男说:那个水弯弯子那还有几个人。

  我在想,下面怎么办?,我们是过去还是不过去,如果不去就这样走开,维族人会怀疑我们的身份,如果去,他们还有几个人,肯定比我们人多,我们只有四个人还有两个老弱病残,万一他们只是打着挖金子的幌子在这搞训练,我们岂不是羊入虎口。
  正在想着,听见“明”对着老W和老Z说:我俩带他过去,你们守在车这看着巴郎子,马上咱们那三辆车的人就到了,你们汇合后再一起过来找我们。说话声音很大,我明白他是让维中男听的,老W和老Z也领悟到了“明”的意思,过来抓住巴郎子的胳膊。我没顾得上考虑,拽着维中男就上了摩托车,他骑车,带着我和“明”朝河道上游方向走,后来想想“明”这样做有道理,我们一旦先露出胆怯之色,被看出来,他们如果是歹徒不会轻易放我们走的,吆喝一声再来上几个疆 X 分子,就玩完了。所以要从气势上压制住,还有一道保险就是把“明”把维中男的儿子“押”在这里了。

  维中男骑摩托带着我和“明”往他们的“巢穴”走去,经过我晒衣服的大石头,走了没多远就顺着一条小支流拐进另外一个峡谷,在峡谷的一处河水回水湾处,看见了有三个维族男子正在自制的简易砂金溜槽边忙碌着,河边的树林里还有三顶大帐篷。干活的三人见到有陌生人来了,都停下手里的活,朝我们走了过来。
  维中男不知道用维语对这三人说了什么,他们三个人都充满敌意的看着我和“明”。
  现在已经是四对二了,还有三顶帐篷,我脑子里在快速的计算着这么大的三顶帐篷能住多少人,如果帐篷里再出来人该怎么办?我们该如何脱身!
  好在帐篷里是空的,没有人再出来,不知是害怕“明”报的假身份还是他儿子在我们手里的原因,维中男对我们说:唉你们看一哈嘛,娃娃上学没有钱给给,我们这个样子挣点钱行呢嘛。
  尽管他这样说,我仍然没有放松警惕,因为我知道当时新疆南疆各地州基本实现从学前到高中阶段的14年免费教育,巴郎子上学免收学费、提供免费教材、免收住宿费的,根本不用交钱。再者是这么大的三顶帐篷,一顶做饭,剩下的两顶可以睡下二十个人,如果只有他们五个人,做饭、睡觉一顶帐篷都绰绰有余,根本没必要费事搭这么多帐篷。可是现在有三顶帐篷,不用我说,聪明的您应该也猜得到怎么回事,必须赶紧离开。

  我故作镇定对维中男说:现在国家的政策多好,对你们少数民族优惠条件非常多,家里困难有政府会帮你们解决的,不要再干这个了,走吧,骑摩托把我们两个送过去,趁我们领导带的大部队还没来把你的娃娃悄悄的接回来,这次就算了,下不为例啊!
  维中男答应着说:行呢行呢。然后骑摩托带着我和“明”往回走,我坐在维中男的身后一直从摩托车的反光镜里观察着那三个维族男子的举动,看有没有异常,怕他们再追上来。
  到我的车旁后,我故意对维中男说:我们的人还没来,我们去找一下,进来的路我记不住了,你带我们出去。
  我这样做的目的是用他和他儿子“保护”我们离开这个峡谷。
  “明”坐在摩托车后边“押”着维中男,我们开车“押”着他的儿子跟在后边,驶出了峡谷,大约开出去距离深红色山体有几公里后,“明”回来换走了巴郎子,维族父子二人和摩托车消失在车后飞扬的尘土中,我们离开了这个让我想起来就有些后怕的地方。
  (未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