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193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大老远带着兄弟们过来,不是冲你那一袋黄金来的。我是冲着湖东的商人来的。我打到哪儿抢到哪儿,谁敢不给我面子,我就先办谁。”赵嬷嬷说。
  “赵老大,”李一刀行礼道,“我知道您的英明。既然请您来,我就一定不会亏待您。我说过,只要拿下湖东,那里任由你们抢。不过,其他的地方不要动。”
  “我要是不答应呢?”赵嬷嬷问。
  “微山是我的地盘,这里的人听我的。如果我不答应,他们也不会答应。”李一刀说。
  赵嬷嬷拍桌子大怒道:“抢购十袋黄金我们就回临沂,不够的话,”她转脸看了下李一刀,“李大当家的或你地盘的人来补。”
  李一刀脑子里盘算了下,拿下湖东,抢十袋子黄金还是没有问题的。于是他笑着说:“就这么定了。你少几袋,我补你几袋。”
  日期:2018-04-17 14:18:46
  第223章 亡命湖西
  这群女孩子被绑在了楼外楼旁边的配房里了。这帮人进入楼外楼汇报的时候,只有两个持枪的兵看守。小宋江手握铁锤,一人一锤,他们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立即死了。
  “大家别出声,我们是来救你们的。跟我从后门走。”小宋江说。这帮女孩子被绑了手脚,动不了。鸭屎在夜里可以看到东西,拿出匕首,很快就将她们全部解开了。
  配房里有一个小门,是供狗进出的。鸭屎用万能钥匙打开了门,小宋江带着她们冲了出去。
  “直接往湖里跑,进入苇塘,沿着苇塘往北走。跑一个时辰之后,再往东跑。”鸭屎嘱咐道。
  “四爷,你小心。”小宋江说。

  “快走吧。”鸭屎招手说。
  鸭屎偷了十几把枪,来到了楼外楼东边,那里有一堆积雪,应该是扫楼外楼的时候堆过来的。他将十几条枪全部架起来,放在雪堆上。随后,他用一根线将枪的扳机连起来。他将这根线做成了一个小机关。
  一根小绳子吊起来,绳子一头绑在连了扳机的线上,另一头连在另外一根线上,线的一端绑在树上,中间帮了一根短香。绳子的另一端坠了块石头。万一香燃断了绳子,石头坠落,带动连了扳机的绳子,枪就会响起来。
  鸭屎连续做了十多条枪,随后跑到房后的一个土堆后面躲了起来。
  楼外楼里的守卫发现了士兵尸体,进而发现女孩子们都跑了。死的人正是赵嬷嬷带过来的。

  “给我追,一个活口不留。”赵嬷嬷大怒道。
  一组兵沿着雪地上的脚印朝微山湖的方向追去。
  鸭屎极为紧张,情急之中,站起身,朝旁边的人开了一枪。赵嬷嬷的一个兄弟惨叫倒地。负责追击的人立即全员卧倒。李一刀的人也冲出了大院,准备战斗。
  他们见只有一个人开枪,于是就站起身,准备看下发生了什么,这时,鸭屎设置的机关终于响了。连续十几枪响过,这帮人都乱了阵脚。鸭屎趁机往微山湖的西边奔去,引诱他们去追,生怕他们往东边走。
  鸭屎肩膀中了一枪,他感觉应该是从肌肉擦破了点皮,但血流不止。他一路跑,一直跑到了湖西的西边,几十个土匪在后面追击。鸭屎肩膀一直在流血,跑得并不快,追兵很容易就能追到。鸭屎躲进了一间破屋子里。
  就在他们将鸭屎所在的破屋子给围了的时候,枪声响起,惨叫声遍地,随后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四爷,是你吗?”门外有个熟悉的声音叫道。
  “通天鼠,是你吗?”鸭屎问。
  “四爷,是我,出来吧。”通天鼠说。
  通天鼠穿着貂皮衣,带了一百多号人,围了过来。通天鼠见鸭屎为了跑快,外衣都脱了,赶紧将自己马上的一件狼皮外套拿下来,给鸭屎披上。
  “你怎么在这里?”鸭屎问。

  “李一刀的人糟践湖西,湖西的老百姓都跑我们沛县去了。我们在边境一直巡逻,生怕运河帮纠结土匪过来闹事。”通天鼠说。
  “这些都是你的兄弟?怎么这么多人?”鸭屎问。
  “本来没有这么多,前段时间你建议我多招募点,我就把周围几个乡村的人征了过来,同时保护乡村的安全。”通天鼠说,“这些人都快饿死了,见我征兵就投奔了过来。尽管没有打过仗,但是多数是不怕死的。”
  “我怕走不远了,你们先走吧。我肩膀疼得厉害。”鸭屎捂着肩膀,一脸痛苦的样子。
  “我在附近有个小院,我们去那里吧。”通天鼠说。
  “这是什么地方?”鸭屎看了下周围问。

  “这里是沛县与微山交界的地方,北边是三座楼,西边是李集,东边是林场,南边是曹庄。”通天鼠对他解释道。
  “这里一片平阔,到处是林子。如果从这里发展,总比湖东强。湖东人多,富户多,可是太惹眼了。”鸭屎感叹说。
  “四爷,这些事情待会聊,你上马,我们去林场的小院坐坐。待会我安排人把子丨弹丨给你取出来。”通天鼠说。
  子丨弹丨从皮肉擦过,没有伤到骨头,弹头还在肉里。一位老中医过来,准备给鸭屎取弹头。
  “四爷,你喝点大烟水,能止痛。”老中医说。
  “老大夫,不用了。你直接取吧,我能忍。”鸭屎说。
  老大夫看了下通天鼠,通天鼠给他点了下头。老大夫给鸭屎嘴里塞了个软木棒,随后用刀切开伤口,拿镊子取出了弹头。镊子碰到弹头的一刻,鸭屎疼得大叫了出来。

  大夫个鸭屎上了药,随后他昏睡了起来。
  “大夫,不碍事吧?”通天鼠问。
  “没事,没伤到骨头,如果刀口发炎,他肯定会发高烧。我给他开点药,等他醒来,给他喝下,很快就好。”大夫说。
  小宋江带着一群女孩子走了不远就听到了枪声。他们没命的跑,一直跑到了湖东,被皮六的人救下了。
  “四爷呢?”皮六问。
  “四爷引开了李一刀的人,没有回来。”小宋江说。
  “唉,”皮六感慨道,“我说不让他去,他偏要去。天快明了,准备战斗。”

  “我和你们一起打吧?”小宋江说。
  “你带着这些女孩,还有其他咱们身后村子里的老弱病残女人孩子,全部往滕县方向走。完成了这个,你就头功一件。”皮六说。
  “四爷怎么办?你怎么办?”小宋江问。
  “四爷吉人自有天相,我们能抵挡住今天,就算我们赢。”皮六说。
  小宋江走后,皮六仰面朝天,红着眼说:“鸭屎,你龟孙子可不能死。你要给我活着回来。”
  次日一早,李一刀纠集的人就已经就位,对皮六这边发起了攻击。也不知为什么,对方进攻得异常凶狠。
  赵嬷嬷亲自在阵前指挥,也就打到下午,太阳尚未落山,就将皮六的人彻底打败。皮六只剩下一百来人,躲进了下一批壕沟。
  赵嬷嬷的人不再进攻,而是全面投入到了抢劫中,这十里路的村子里,人已经没有了,贵重的东西也没有了。抢到天黑,仅仅抢了一堆破铜烂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