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172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咔嚓”李朝阳用手搬开扳机,扭头跟许正雄的老婆道:“嫂子,你劝劝雄哥,行么?”

  许正雄老婆哭着喊道:“正雄,你孩子,孩子啊,我跟你提心吊胆过了好几年,最后你还想让我和孩子跟你一起······”
  许正雄转身眼睛落在媳妇和孩子的身,抽搐着嘴角道:“我就剩下这一个兄弟了啊”
  “嗡”李朝阳一脚踩油门,车子从许正雄的身边擦过,快速开了出去,许正雄着消失的车尾灯,蹲在地潸然泪下!
  李朝阳开车从许正雄家里刚出来,街道远处徐锐就见了,“嘎吱”李朝阳点了下刹车,枪伸出车窗照着那辆车“亢,亢”两枪点射后,一抡方向盘车头反方向调开,继续离去。
  “这个bi养的,真准备要跑了,锐哥给我追他”
  “放心,人肯定跑不了”

  枪声一响,许正雄“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抱起孩子急促的道:“走,快走,去周爷那里”
  李朝阳瞄了眼后视镜,放了两枪之后他就没再开枪了,脚下油门根本没松过,李朝阳的诉求只有一个,带着大圈的那辆车离开许正雄一家三口。
  凌晨的街道,两辆车疾驰而去,李朝阳握着方向盘单手退出弹夹,一颗一颗把里面的子丨弹丨全都退了出去,最后只留下一发然后重新装弹夹。
  二十几分钟之后,后面的车子已经距离李朝阳不过几米远的时候,他脚下猛踩刹车一转弯,将车子横在了路面。

  “咣当”徐锐仓惶间躲闪不及,车头顶在了对方的车身。
  安邦,王莽和赵援朝推开车门就跑了下去,李朝阳将枪对准自己的脑袋,淡淡的道:“人我们是从戴维手里接过来的,我就跟你解释这一句,你自己着办······还有,谁我不是战士来着?”
  “亢”李朝阳歪着脑袋,倒在车内。
  “唰”几人站在车前,眼睛掠过李朝阳的尸体,车内再无其他人。
  “砰”赵援朝一脚踹在车门:“许正雄跑了!”

  “他跑了,也没地方可去,回去······集合”安邦阴着脸拿出电话道:“归来,扎兰酒吧”
  当天晚,大圈的人全都从大屿山返回,王莽领着赵援朝回到酒吧,安邦独自一人去了养和医院。
  二愣子青年组合,几天前从许正雄的夜总会被带回来后就全都被送到了医院,一切用都是大圈垫付的。
  深夜,安邦将张钦和庆杰还有大壮从病房里叫了出来,坐在医院前面的花坛边。
  “抽烟·····”安邦拿出烟递给三人,庆杰和大壮手脚无措的接了过来:“谢谢大哥,谢谢,我们自己来”
  “这几天,有啥感触体会出来没有啊?”安邦抽着烟,淡淡的问道。
  大壮愣头愣脑的道:“我们武力不行,有待加强,功夫不到家,再练几年出来好了”
  张钦无语的拍了下他的脑袋道:“正经点话,大哥问的是正事······邦哥,我觉得人要想站的稳那就必须得手狠,我们当时去砍许正雄还是有些突突的,如果是奔着连自己命都不要的态度去,他们人再多我们也不至于被留下”
  “你这思想觉悟,升了哈”安邦点着他的胸口道。
  张钦叹了口气:“命差点都丢了,境界不升华不行啊”
  安邦斜了着眼睛道:“但我问的不是这个事,我问的是你们还打算混下去么?不怕啊?”
  庆杰抻着脖子,咬牙道:“口号都喊出去了,为啥不混?”
  “你俩呢?”安邦又问道。
  张钦和大壮点头道:“邦哥,我们想起来”
  为什么都乱世出枭雄,那是因为世道越乱越容易让各种有野心的人拔地而起,太平盛世你要是乱搅合,那是要遭人恨的,很明显在六七十到八十年代的港岛,社团林立,很容易让很多判断和认识不清的人认为,踏这条路会走发家致富的道路。
  几乎九成以的古惑仔们都觉得,自己只差一个起来的机会,一旦这个机会到来,他们也将会成为一个声名赫赫的社团大哥。
  很不幸的是,张钦,庆杰和大壮他们三个,仍然没有走出这个误区。

  “有件事你们敢去办么?难度有,危险大,一不心命就会丢了,但如果办成了我和你们保证,大圈以后走的有多好,你们就能有多好······”
  庆杰和大壮十分心大的点着脑袋道:“邦哥,某问题啦”
  张钦没有接话,仔细衡量着安邦刚才所的,他知道能让安邦这么开口,那就证明这事恐怕得严峻到一定程度了,至少大圈内部的人是不方便去做的。
  “邦哥,你能告诉我们,最严重的后果是什么后果么?”
  安邦道:“首先是命可能会丢了,其次是做完之后你们肯定得马离开香港,去哪我可以安排,想回来不知道要多少年”
  “那好处呢······”
  “从此以后,大圈会力挺你们,也许有一天你们真的会成为跺跺脚都会让人颤一颤的大哥”

  后来,安邦承认自己在这番话的时候有很大的蛊惑的成分在里面,因为首先他都不确定大圈会走多远,又如何能保证张钦他们的崛起,大圈得先起来这个才是最主要的。
  可惜,那时大圈帮的前路,还是未知的。
  “行,邦哥,你的事我们干了!”
  隔天,一辆车离开扎兰酒吧,车里就坐了两个人,开车的是安邦,旁边坐着赵援朝。
  车在街道慢悠悠的开着,赵援朝和安邦始终都没有开口话,两人只是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着烟,一直开进尖沙咀距离和兴和的商贸公司还有几公里远的时候,安邦轻声道。
  “援朝,那次军区大比武过后,我就想着有一天要是能和你还有莽子并肩作战,我们三个搭伙的话绝对是一件很畅快淋漓的事,可惜老山战役你们东北军区去不了,我就以为咱们是错过了最后一次机会,但没想到我后来阴差阳错的来了香港,王莽回国把你找过来后我们又能有机会了······”安邦叹了口气,道:“世事难料,谁他么的也不知道,老天爷是给人怎么安排下一步的,我们终究是要错过了”

  赵援朝笑着扭头道:“邦,你这话好像是在给我送终啊?能不能点吉利的?”
  “援朝,我心里没底啊”安邦咬牙道。
  车子开到和兴和公司附近,车内电话响了,安邦接起来后电话中的人道:“昨天凌晨,公司的人见许正雄带着老婆和孩子去了公司,早六点多周相晓就赶了过去,不出意外的人应该还在”
  “我不要意外,要准确的消息”
  电话中的人道:“这事我能仔细打听么,那我自己不就漏了么?我只能告诉你有八成的可能性,因为在许正雄的心里他认为肯定认为就和兴和的公司里最安全啊”
  安邦叹了口气,接着问道:“其他消息呢?”
  “和兴和的白纸扇徐中良,他每天的生活都很规律,半个时后就会去尖沙咀一家叫旺福祥的茶楼吃早茶,公司里有个财务总监,昨天晚是睡在他姘头家里的”电话里的人完,顿了顿,又接着道:“大圈这是要火了,但我希望你可千万不要引火烧身,我他么的可是很好你们的,草,你们这野心真是堪比天高了”
  安邦道:“彼此,彼此,你不同样也是个有野心的胖子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