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144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5-28 09:31:00
  石狮子得有两百多斤,底座上面,赫然刻着一个字。
  “安!”
  另一个刻着:“府。”
  地上全是拆了之后的满地狼藉,坑坑洼洼,凹凸不平。
  大汗淋漓到了那处小巷子,金锋坐下来喝水休息。
  眼睛打量四周,这条巷子大部分已经拆除,还剩下五六栋房子伫立。
  五十米外有一处大宅院落入金锋眼帘,面积超大,估计得有三四百平米,中间有一处塔式的小尖建筑吸引了金锋的目光。
  老袁头这时候从另一头进入小巷子,金锋不动声色过去,两个人在这处大宅院前汇合。
  “收旧电视烂冰箱废电脑空调手机…”
  “收废书废报纸箱子…”
  “收家具电瓶车自行车…”
  喇叭声音洪亮,穿透力强,半个巷子都在回荡。
  金锋眼睛一直盯着大宅门门口的招牌,心中微微翻起一丝波澜。
  脑海里不停的翻阅着锦城的地方志,却是没找到相关的记录。
  “黄塔寺骨伤药膏!”
  印象中,并没有这座寺庙的记录,这片老区从晚清开始就保存到现在,只有一座土地庙,而且在很多年前就已经拆了做学校了。

  静静等了半钟头,远处一辆电三轮起起伏伏靠近,电三轮上装满了米面粮油水各种生活物资。
  车子停在大宅院门口,一个十八九岁的小青年搀着一个老人慢慢下车。
  日期:2018-05-28 11:01:15
  小年轻穿着一套灰色阿迪,脚下是一双安踏的运动鞋,长得白白净净,斯斯文文,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
  老人估摸着得有七八十岁了,也就一米五出头的样子,有些佝偻,拄着根黑黑的拐杖。
  老袁头赶紧关了喇叭,缩肩提胯小跑上去,冲着老人点头哈腰。
  “吴老爷子。我又来了。”

  吴老爷子一只脚踏在一阶石梯上,慢慢转过头来,浑浊的眼睛看看老袁头,嘴里哟嗬一声。
  “老小子又来捡漏了?”
  “昨天那尊铜鎏金赚不少吧。”
  老袁头心里就跟被刀刮的痛,脸上却是装得一副浑不介意的模样。
  “你说笑了老爷子。我请那尊佛回家供养,烧香磕头,保佑我找个婆娘。”
  吴老爷子嗤了一声,双手拄着拐杖,挺直身子弯:“嗯,那挺好。找个老伴。”
  “那今天来又是几个意思?”

  老袁头笑着说道:“我带我小侄儿来看病。你老人家不是治骨伤的嘛…”
  吴老爷子抬着眼皮看看金锋:“你怎么了?”
  “这里断了,痛。拿不起东西。”
  吴老爷子伸手让金锋上来,一手拄着拐棍,一手捏了捏金锋的断臂处。
  “嗯!?”

  “接得很好啊。怎么会痛?”
  “几个月了?”
  金锋低声说道:“三个月!”
  吴老爷子看看金锋,一摆手:“那就是筋脉伤了,得敷药。”
  日期:2018-05-28 12:31:15
  四个人一前一后走进大宅院,进门就是一堵照壁。

  照壁也是进门正口的一堵独立的墙,这种墙除了叫照壁之外,还叫萧墙。
  祸起萧墙。
  说的就是这个。
  在旧时,人们认为自己宅中不断有鬼来访,修上一堵墙,以断鬼的来路。因为据说小鬼只走直线,不会转弯。
  更重要的,这是一堵风水墙,一挡住外煞,二保家财不散。
  转过照壁,眼前豁然开朗。
  这是一处典型的民国时期的宅院,大约有三进,天井、四合院、青砖小瓦、石条石基,虽然斑驳不堪,但依然能从飞檐斗拱上看见昔日的荣华富贵。

  第一进面积很小,有改造过的痕迹,左右两边各有三间小房间,在原来是下人住的地方。
  房间门是上个世纪老式的木门,窗户也是木窗加防盗钢筋,但是窗户上玻璃已经烂了好些。
  透过半掩的木门望进去,一片狼藉,灰尘满地,也不知道多少年没人打扫了。
  第二进面积也就大了一些,很显然这就是吴老爷子居住的地方。
  正堂,厢房还保留着民国时候的风格,没有太大变动。
  天井面积不小,两边有两棵香樟树,周围都是花花草草,还有一个小棚子,放着一张黑不溜秋的躺椅。
  左边两间厢房是连通的,还没进屋就闻到一股浓浓的药膏气味,很是刺鼻。
  日期:2018-05-28 14:01:15

  老袁头帮着吴老爷子的孙子张晨搬粮油米面,吴老爷子进了厢房,让金锋坐下来,自己先洗了手,这才仔细的摸金锋的断骨。
  吴老爷子的手法很是老道,虽然已到行将就木的年纪,但力道却是出人意料的重。
  五指如鹰爪,握住金锋肩部往下、一寸一寸的下捏,让金锋有些吃不消。
  摸骨很快结束,吴老爷子叫金锋脱了衣服等着,自己拄着拐杖在一边捣鼓半响,端过来一碗黑乎乎的药膏。
  金锋微微一怔,禁不住脱口而出:“地龙和气!?”
  “嗯!?”

  吴老爷子面露惊讶,嗬了声:“你竟然闻得出来?”
  金锋淡淡说道:“老家在帝都山,小时后见过。”
  “太珍贵。”
  地龙和气属于苗药最珍贵的药材之一,野生的几乎见不到了,可以人工培育,但成功率极低,价格非常昂贵。
  吴老爷子嘿嘿一笑,走近金锋跟前,嗯了一声。
  “哟嗬。小子。收破烂的还跟人舞刀弄枪?”
  “啧啧,谁给你缝的针?实习医生也比她强多了吧!?”

  金锋有些无语。
  自己身上几十道伤口,除了脑袋之外,其他伤口全是葛芷楠这头母老虎缝的线。
  按理说,葛芷楠这种战狼女兵王外加医术世家,怎么地她也有三成水准。
  但事实却是不忍直视。
  日期:2018-05-28 15:31:15
  身上的伤口被葛芷楠缝得那叫一个惨不忍睹。

  一条伤口本应该十针就能搞定,愣是被葛芷楠缝了二十甚至三十针针,而且技术…
  不堪入目。
  说多了都是泪。
  金锋对此一直沉默,欠了人家天大的人情,被多缝了一百多针,又算得了什么。
  吴老爷子嘲讽着金锋,走出门去捡起一块块小木条开始生火,准备煎熬药膏。

  这里的水电气已经全部断绝,吴老爷子家里还有一口百多年前的老井,水倒是不缺,吃饭就只能拆掉靠最原始的柴火。
  金锋进来的时候看过,吴老爷子准备也很充,外面一间小房间里堆满了纸箱子和木头,基本生活能到保证。
  一阵阵药膏的香味溢散出来,金锋眼睛里透出阵阵惊讶。
  药膏里除了最珍贵的地龙和气,还有虎骨、麝香、鹿茸、藏红花这些昂贵的中药材。
  这些都是治疗骨伤最好的外敷药材。
  慢慢的跟吴老爷子聊了起来,从他嘴里得知,吴老爷子叫做吴兆鑫,有两个儿子两个女儿。
  大儿子去世得早,小儿子在国外,两个女儿一个在星洲狮子国,一个很早也死了。
  外面张晨是吴兆鑫的外孙,就是自己小女儿的儿子。
  他妈怀上了张晨,却被张晨的老爸始乱终弃,他妈想不过,就用家里切药的铡刀把这个男人切了两瓣。

  生下张晨以后的第三天,他妈自己吊死在医院里。
  从此,张晨就成了孤儿,由吴兆鑫一手带大。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也有不愿提起的回忆。
  不过吴兆鑫老爷子却是看得很淡,似乎很久都没人陪自己聊天,吴兆鑫话匣子一打开,再也无法收住。
  拿老人家的话说,自己守着家传的骨伤药膏和接骨正骨的手艺,生意却是一年不如一年,到最后几乎没人上门了。

  他们家开的黄塔寺骨伤药堂很多年了,口碑在这一带没得说,只是中医的没落导致生意一天不如一天。
  他的老爹以前有不良记录,家里的老宅子其实自己花很大代价从那些住家户手里一间一间赎回来的。
  到了晚年,生意极差,入不敷出,吴兆鑫老爷子不得已便卖了很多家里的东西才完成了自己老爹的心愿。
  这才没过两年又要拆迁,自己肯定不会答应。
  13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