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唤世战纪》
第106节

作者: TY爽崽崽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5-28 08:53:47
  第五章 暗流涌动
  1.星星之火
  “轰!”的一声震天的炮响,迦南的巨炮终于还是发射了。众人一起向着北国的城墙大喊“梅弈!”
  而此时的梅弈只是木讷地站在原地,身体周围闪耀的不是以往的白光,而是汹涌的黑炎!
  炮弹应声击中了云梯的根部。云梯韧性极大的钢板居然像煮熟的面条一样,再被炮弹挤压出一个巨大弧度之后,“当!”的一声脆响,应声折断!
  炮弹夹杂着桥上无数的零件碎屑,一起向后方的梅弈袭来!所有人都以为梅弈这次在劫难逃,毕竟梅弈肉体凡胎怎么经得起这种巨炮的轰击呢?

  但诡异的事情却发生了,飞射来的炮弹和碎屑还没靠近梅弈身体十米内,便被他身体周围的黑炎所熔化。钢铁变成了滚烫的铁水,铁水瞬间被蒸发成了重金属烟尘!
  梅弈缓缓地抬头,仿佛从一个噩梦中醒来!他通灵入体后略带野性的面孔,还带着梦境中狰狞而痛苦的表情!等梅弈对周围突然发生的一切产生反应的时候,云梯已经轰然断裂掉下鸿沟。
  围着梅弈的北国骑兵,都看到了梅弈身体的黑炎瞬间气化钢铁的恐怖一幕,都用盯着恶魔一般的眼神盯着梅弈。
  此时的梅弈,任由他怎么调息自己的呼吸,却还是不能平复心中想要爆发的情绪。他看着眼前敌人的眼神欲杀之而后快。
  但理智又在不停地告诉他,虽然这个通灵入体后的身体里,同时留下了朝云、暮雨两人的悲惨记忆。但所有的悲伤都已经过去了,人类已经为自己的罪行付出了如此惨重的代价,如今人类好不容易在颓败的星球上重新建立的文明,不应该再因过去罪过而受到伤害!

  梅弈嘴里的尖牙几乎被自己咬进了嘴唇里,鲜血从嘴角一滴滴地留下。将想要发泄的怒火全部倾注与脚下,伴随着自己野狼般的怒吼奋力一跺脚。“轰隆!”北国要塞南半面的城墙竟然被这一跺脚塌下了一半!
  北国士兵人仰马翻纷纷摔倒在地。城墙的巨石飞射,砸倒了无数附近的士兵。
  梅弈对自己这般的力量也是吃了一惊!他原本只是想把胸口淤积的怒气发泄出来,不曾想自己的战力竟然在不知不觉间调动了如此之多!甚至超越了自己平日里力量的极限!
  看着周围士兵如此巨大的死伤,梅弈心中却没有太多的震惊和悲悯。毕竟这场面和刚才脑海中的末世相比,根本算不得什么!

  梅弈转脸望向迦南的方向,一公里宽的鸿沟上已经没有了任何可以让他借力通过的地方。但是梅弈心中涌动的愤怒能量,却仿佛在怂恿他,跃过这距离对现在的自己完全不是问题。
  梅弈只当自己在前世已经死过一次。面对鸿沟毫不犹豫,将那喷薄欲出的愤怒能量引流到双脚的足刃上,向迦南方向奋力凌空一跃,竟然跳起了近有三百米高,向南跃出了五百米有余!落到了鸿沟的中心位置。然后另一只脚接着一个虚空踏!冒着银光的阵法在南北两国的鸿沟中间发出刺眼的白光。下一个瞬间,在众人惊讶的眼神中,被黑炎笼罩的梅弈从天而降,脚重重地落到了迦南的北城墙之上!

  迦南陆军开凿了近十年的鸿沟!北国军计划了近二十年也不得跨过的鸿沟!竟然被梅弈如此直接地跃了过来!
  那一个闪亮的虚空踏阵法,如同一记响亮的耳光,扇得燎原战爵脸上火辣辣地疼!但作为代价,刚落到迦南城墙上的梅弈一口黑血从嘴里喷出,便栽倒在地不省人事了!
  …
  又是那个奇怪的梦!但这次梅弈看清了梦中的一切。划破天空的陨石!钻出恶魔的地缝!血泊中的家人!和四散奔逃的人们!…

  原来梅弈一直以来的梦,竟是被恶魔占据身体后朝云当年的所见。第二次冲击原来真的和自己有关啊!甚至可以说是自己直接导致了第二次冲击的末世。那死去的近七十亿人!如今北国的千里焦土!原来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
  这么多年来梅弈对这个噩梦  ,并不觉得恐怖。而只是单纯地想要看清梦中的一切!如今看清之后,自己却再难以在梦中冷眼旁观泰然处之。
  一夜在噩梦中满头大汗的辗转,最后累的实在动不了了,梅弈还是浑不知天日的昏睡了过去。
  …

  不知过了多久,梅弈才醒来。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床边趴着的那个从模糊到清晰的人影果然是兰雪!梅弈的手刚轻轻一动,握着梅弈手的兰雪就下意识地被惊醒。
  兰雪一边擦着嘴角的口水,一边不知方位地揉着眼睛找了一圈。最后迷迷糊糊的眼睛转到侧面的时候,才看到了已经坐起身来的梅弈!
  “你终于醒了!”兰雪激动的扑到了梅弈的怀里!“你说你不过是通灵入体后用了两个超大的虚空踏而已,怎么就吐血晕倒了呢?还吐的是黑血!.吓死我了!你现在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兰雪虽然话语责怪,但语气担忧。显然是看到梅弈醒来了心情大好,假装生气来跟梅弈开玩笑。
  “没.没感觉哪里不好!”感受到兰雪深切的关心,梅弈用手抚摸着怀里兰雪甜美而细腻的脸颊,仿佛在自己跌入过往的无底深渊时发现了下方有光!而兰雪便是那一道给他带来温暖和希望的光!
  梅弈生平第一次想要好好的感谢老天爷!若不是他阴差阳错的安排自己认识这个外柔内韧,纯洁如雪的女孩儿!梅弈也许便会永远地陷入自己前世的痛苦和悔恨中。
  梅弈稍稍调整了下情绪说道,“我都吐血啦!你还舍得骂我笨啊!那玩意儿可叫鸿沟!鸿沟就是没人能过得去的沟!你老公我一跃就过来了,哪里笨了嘛?”
  兰雪见梅弈还能开玩笑,想必身体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也不跟梅弈争个输赢,只是看着梅弈强颜欢笑的脸“呵呵”地傻笑说,“迦南军中的僧侣给你看过了,没什么大碍。星煌还大方拿出一整瓶的生命圣水!是我一点一点地喂你吃下去的”。

  梅弈心想,这燎原还真是似敌似友,又非敌非友。或许这就是政客军阀的本质吧: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燎原愿意拿出这么贵重的礼物来救梅弈,想必是认可了梅弈的能力,主动和自己示好吧!
  兰雪望着梅弈写满心事的脸,手指轻轻地揉开梅弈紧皱的眉头,说道,“你昏睡这半月,刚开始一直在梦里不停地挣扎,嘴里还一直说什么:对不起!对不起!什么的。你到底在给谁说对不起呢?北国的那面墙是被你给踩踏了,但是据说只是伤了几十人,没死人!你可以稍微不用那么内疚啦!”
  梅弈心里讶异!原来我都昏睡了半月啦!不过根据他自己梦里的情景来看,梅弈梦里的“对不起”怕不是说给北国的伤兵听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