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袍戏衣、旗锣伞扇,你知道为什么当铺不收这几样吗?》
第53节

作者: 东城戏子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4-16 09:29:15
  我也顾不得问姚老大这魂棺到底是什么东西,见他这副神态心知不好,掉头就跑。
  可还没跑出青铜门,我俩就愣住了,外面大殿里那群喇嘛又回来了!
  那群早被我和姚老大搬出去的喇嘛居然又自己回来了,就坐大殿里原先的位置,就连之前被姚老大扯掉单挂的也恢复了原样。
  一切又恢复到我们刚进到大殿时的样子!
  “别管他们,快跑出去!”
  我喊了一嗓子抬腿就要往外跑,可是姚老大却呆呆地站在原地不动,我连拽了她两下发现他没有任何反应,反而拿手往前方指了指。
  我有些不耐烦的说:“赶紧走啊,还愣着干什么!”
  姚老大神情有些呆滞地往前指了指说:“睁眼了!”
  睁眼?
  我下意识地转过头,看着姚老大手指的方向,眼珠子都快掉了下来,那群喇嘛居然正一个个睁着眼睛看着我们!
  我操!

  我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身上一个哆嗦,尿都快吓出来了,正要问姚老大这是他娘的这么个情况,更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那群喇嘛一直紧闭着的嘴突然开始动了。
  一声声生涩难懂的梵音从眼前这群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喇嘛嘴里吐了出来,像是魔咒一样在神庙的大殿里回响,传到耳朵里眼前一阵犯晕。
  我想起来在汉墓中那鬼琴的琴音,心叫一声不好,连忙用两只手堵住自己的耳朵,接着转过头就想要提醒姚老大,却发现姚老大不见了!
  我吓的连忙四周打探姚老大的踪迹,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转到我的身后,正往那黑棺走了回去。

  日期:2018-04-16 10:59:15
  这老东西要干什么!
  情急之下我一步迈了过去抓着姚老大的衣服就往后扯,那姚老大被我抓住之后把头扭了过来迷茫地看着我,我这才发现他嘴里在念叨着什么。
  “我有罪?”
  你有罪?
  在我一愣神的功夫,姚老大从我手掌挣脱出去,噗通一声跪在黑棺前,抬起两只手啪啪啪地朝着自己脸上打,一边扇一边哭,不断地说着我有罪,然后冲着黑棺磕头!
  草!

  这姚老大他娘的疯了,我刚准备去把他拉起来,身体刚一动,差点一个踉跄摔在地上,发现身体居然有点不受自己的控制,摇摇晃晃开始不听自己的使唤,耳朵里也全是那要命的梵音。
  我心里明白自己也中招了,奈何一时半会儿没有想到破解的办法,腿开始不受控制地走到黑棺的面前,膝盖发软就要和姚老大一样跪了下去!
  拼了!
  我猛然将舌尖放在上牙和下牙之间用力一咬,一股血腥味儿瞬间弥漫在口腔中,剧痛也让昏沉的大脑立马清醒不少,而且我发现手脚在这一刻也恢复了知觉。
  虽然这种感觉只有短短的一瞬间,但也足够了,我毫不犹豫一把捡起丢在姚老大身边的八服,两只手紧紧握着剑柄,那股熟悉的冰凉感在再次从八服汉剑传到了身上。

  之前的不适感在凉意的冲击下顷刻间消失殆尽,我不可思议地看着八服,脑中闪过一个疑问,之前姚老大也拿着他,但是为什么会中招呢?
  我甩了甩脑子心道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我赫然转身看着梵音的始作俑者,提着剑就冲了过去。
  日期:2018-04-16 12:29:15
  只不过那些喇嘛好像没有发现我冲了出来,依旧坐在那里不断着唱着佛号,我两步走到切近,抬起手就朝着最近的一个喇嘛身上劈了过去!
  在我挥剑下去的一瞬间,我竟然觉得心里突然堵得慌,之前不管是对付血尸还是尸蟒,那都是些怪物,剑砍枪打心里都不会觉得怎么样,可是眼前的这些喇嘛看着明明都是活生生的大活人,一种杀人的罪恶感瞬间充斥着我的大脑,我手中也下意识地将即将劈在喇嘛头顶上的剑停了下来。
  可是还是慢了一步,我眼睁睁看着八服汉剑的利刃轻松地划破了喇嘛头顶上的皮肤,露出鲜红的血肉,就在我即将闭上眼睛不敢再看接下来的一幕时,那八服竟然从头顶直直穿到胸口,一副没有骨骼没有五官内脏的空皮囊瘫倒在地上。
  我不敢相信地睁大了眼睛盯着眼前的皮囊,发现里面居然是空的,什么都没有,甚至连滴血都没有流出来。
  这些喇嘛全都是空皮囊?
  可是为什么会动会说话?
  就在我震惊的瞬间,那皮囊下面还没有劈开的地方突然一道黑影朝我充了过来,我眼疾手快地拿剑在自己面前一挥,那条黑影在空中被斩成两段掉落在地上,我那眼睛一瞧,靠,红眼蛊蛇!
  这是这红眼蛊蛇比我在湿婆神庙里见到的小的多,应该是幼蛇,难道这说东西不光是能迷惑人的心智,还能控制人的身体?
  我回头看了一眼还在黑棺前使劲儿磕头的姚老大,当即提着剑挨个劈开这些喇嘛的皮囊,有了之前的准备,每劈开一具皮囊,就会将里面的红眼蛊蛇斩断,砍到最后我才发现,有的皮囊里居然又一窝蛊蛇,难道这里是蛇窝?
  在杀死最后一条蛊蛇的时候我将剑杵在地上,大口地喘气,看着满地蛊蛇的尸体,大殿也安静了下来,青铜门里的姚老大一只手捂着头一只手四处乱砍,显然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日期:2018-04-16 13:59:15
  当他看到我的时候连忙走了出来,但看见满地的皮囊和蛊蛇尸体嘴巴张的老大,正要对我说什么,我突然对姚老大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姚老大看到后嘴巴张了张又合上,满眼疑惑地看着我,也不敢动。

  我看着姚老大身后那个吐着信子的巨大蛇头,将八服攥在手中,对姚老大试了个眼色,猛地朝他将八服扔了过去,并大声喊道:“砍!”
  那姚老大迷茫的表情在听到我的声音后瞬间凛冽起来,身子往前一躬,一把从空中接过八服汉剑而后猛然一个转身就朝着身后的蛇头劈了过去!
  那蛇头毫无防备地在汉服的利刃下从中间劈成两半,连挣扎都没有挣扎就倒在了地上,姚老大看着地上的尸体大叫了一声拿着剑在上面胡乱的砍着,我见状连忙跑了过去把八服从他手中夺了下来,说:“你疯了,已经死了!”
  姚老大此刻涨红着脸又对这蛊蛇的尸体踹了两脚说:“妈的,这一路竟他娘的被从背后袭击了,实在是受不了了。”
  我也看着地上的尸体有些后怕,如果不是刚好看见,姚老大反应又够快的话,他这次是真的交代在这了。
  我看着姚老大这会儿的情绪稳定了一些问道:“你还记得刚才发生了什么么?”

  姚老大迷茫地摇了摇头,说:“不知道啊,就是觉得头疼的要死,脸也肿了,二少爷,我刚干啥了。”
  日期:2018-04-16 15:29:15
  我拍拍姚老大的肩膀说:“等出去以后我会告诉你,不然怕你受不了。”
  我的目光再一次落在里面的黑棺之中,心想我们到现在连这黑棺一个指头都没有碰就发生了这么多事,天知道要是真开棺的话会发生什么,就跟姚老大说:“这魂棺到底是什么东西?”
  姚老大回头瞅了一眼魂棺,心有余悸地说:“我也不知道这魂棺究竟是什么来路,只是听你爹说过,说这魂棺里躺着的并不是人,而是别的什么东西,具体是什么也没人知道,从来没有人能够打开魂棺还能活着出来的,历史上对魂棺的记载也是寥寥几笔。”
  我说:“那你怎么知道这是魂棺的,兴许是你看错了?”

  姚老大摇摇头说:“那黑棺外面的象形符文,曾在商周时期的招魂祭坛上出现过,这种符文象征着地狱和人间的通道,是一种禁术,曾有一位君王在城池将破时找到本朝的大祭司启用了这个禁术来对抗外敌。”
  “那怎么样?不会招来阴兵打赢了吧?”我问道。
  “不知道,只是知道这个国家突然就从历史上消失了,包括来攻城的数十万敌军,一个都没有回去,整座城都空了,没有人知道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姚老大皱着眉说。
  我听了直撇嘴说:“别扯了,这也太悬了,总不能都被拉到地狱了吧。”
  姚老大把脸转过来看着我正要说什么,身后青铜门里,突然传出来了一阵低语,听到声音我先是一愣,接着腾地就站起身,眼泪都快流了下来。
  这声音,是我爹!。
  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