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连环2黑刃:追凶十八年,隐藏在非法器官移植背后的血腥阴谋》
第28节

作者: 天下无侯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程功也把秦向阳上下打量了一遍,只是不知道他心里对眼前这位邋遢的刑警大队长作何感想。他脸上带着笑说:“秦队长你好,你的手下都和我说了,能配合的我一定配合。”他双手插在兜里,紧了紧衣服,抬头四处看了看,在秦向阳面前坐下,又道,“还是你们这里暖和哈!”
  秦向阳点头打了个哈哈,对孙劲和李天峰说:“你俩有事就去忙,没事就在这帮着记记。”
  孙李二人对视一眼,坐到了旁边的桌子后面。
  程功笑道:“秦队长这是要审我?”
  “绝对不是!”秦向阳拿出烟递给程功,说,“例行询问。”

  他自己点上烟,又帮程功点了,接着说,“前天晚上北外环农贸市场的凶杀案,你知道吗?”
  日期:2018-04-16 09:08:15
  “知道。”程功吸了口烟,说,“听房东说的。”
  “房东?”
  “嗯。我在那边租了个房子。”说着,他掏出名片递给秦向阳,说,“忘了自我介绍了,我是干肥料的。”
  秦向阳点点头,把名片揣起来。
  程功叹了口气,说:“其实名片也用不着了,我早破产了。实际上我的情况,既然你们请我来,那不用我说,你们应该都知道吧。”
  秦向阳点头承认。
  程功清了清嗓子,说:“大概两个月前,具体日子忘了,我到北外环农贸市场附近租了个房子。干啥用?放货呗。我手里还压着不少货,农贸市场那有不少菜贩子,他们跟菜农很熟,菜农都要用肥料嘛。我呢,就找上菜贩子,让他们帮着联系菜农处理肥料。为省事,就租个房子把货放那了。死人那天下午,我就在那边,有个菜贩子电话里要货,我去装,然后把货送了过去。后来才知道那里出了命案,围了老些人看热闹。你要不信,可以找那个才贩子去问。”

  日期:2018-04-16 09:09:01
  秦向阳心知他既然敢这么说,定是必有其事,又问:“死的是什么人,你知道吗?”
  “那我咋知道。秦队长,你想知道啥尽管问,你们帮,我也瞎忙,咱直来直去的好。”
  “实话告诉你,死者一个叫华春晓,一个叫高虎,这俩人你不陌生吧?”
  “华春晓?高虎?死了俩?”程功皱着眉,说,“华春晓,我可忘不了!医生!他黑了我十万块钱!高虎嘛,我实在没印象!”

  “我们了解过,华春晓给你母亲换了两个肾。黑子的合同上有漏洞!”
  “什么?换了两个肾?我和黑子的事你们也知道了?”程功站起来,揉着太阳穴走了两圈,说,“可我妈有个肾是健康的!根本不用换啊!这狗娘养的!他那是赚黑子的便宜两头吃吧!先借故黑我钱,又怕我事后万一找上门,才有意给我妈换了俩个肾!”
  日期:2018-04-16 09:09:37
  “嗯,是这么个情况!”
  “怪不得他岳父昨天找到我,说代替医院把十万块钱还给我!”程功摇着头说,“我这还纳闷呢!到嘴的肉咋还给吐出来了?还代表医院还给我?原来死的是华春晓!他岳父那是替他女婿心虚呢!”
  “哦,蒋斌把钱还给你了?”
  “他岳父自称姓蒋,叫啥不知道。”
  “高虎呢?你再想想。”
  “确实想不起来,认识的人里没有叫高虎的!”

  “三个月前,在一个‘几’字路段,你一天被贴了两次罚单,想起来了吗?”
  “是他?那个交通协管员?”
  “对!死的就是他!”
  “在我这,那家伙也欠揍!”程功忿忿地说。
  “你恨他?”
  “算不上!当时确实很想弄他!”
  日期:2018-04-16 09:11:08
  “李志堂认识吧?”
  “熟啊!我女儿的美术老师。”说到女儿,程功语气低沉起来。
  “我们知道程璇璇失踪了。已经发生了,急也没用,只要人活着,警方一定帮你找回来!”秦向阳话锋一转,问,“那么在你看来,你女儿失踪原因是什么?”
  程功定了定神,说:“人贩子算主要责任,李志堂算次要责任。李志堂伤害过我女儿的自尊,导致她情绪低落,逃学。”
  “那件事我们知道,你这评价算公道。事实上,李志堂也被杀了!”
  “什么?他也…”
  “12月10日晚,零点到一点之间,你在哪?”
  “零点到一点?当然在家睡觉!”程功说着,从秦向阳烟盒里拿了根烟,捏在手里在桌面上敲来敲去,突然说,“我明白了!我和他们三个同时有过节,你们怀疑我?”他拔高了音量,有些激动。
  日期:2018-04-16 09:12:44

  秦向阳不置可否,也取了根烟点上。接着,那边孙劲站起来把烟盒摸了过去。
  “就为那点事,你觉得我有必要杀人吗?”程功哼了一声。
  “平心静气说,我也觉得没必要。不过,当时你的心情本来就很差,特别差,两段婚姻,一个老婆出轨,一个老婆跑路,事业破产,母亲住院,巧的是,又在同一天碰上女儿失踪,被讹钱,被贴罚单,这些加起来,就很难平心静气了!”
  “你这到底是审我?还是普通问询?”程功生气了,尽力压着嗓子问。

  “审问可不在这。”
  “那你们也太过分了!你知道这些天我是怎么熬过来的吗?”程功大声说。
  “我非常理解你!”秦向阳认真地说。
  “你不理解!人活着,最难的是放下!”程功说着猛地站了起来。
  日期:2018-04-16 09:15:55
  “最后一个问题,谈谈王媛失踪的具体情况吧?”秦向阳的口气有些强硬。

  程功闻言真的动了气,沉默不语。
  “王媛已经找回来了,说说她失踪前的情况?”秦向阳把问题重复了一遍。
  “不知道!”程功脸色越来越白,他沉默了一会,突然说,“你们最好也别打王媛的主意,她从回来就谁也不见!别去刺激她!”
  秦向阳没想到程功反应这么大,搓了搓手,心想,也许自己的问话确实太直接了。
  “行了!说什么理解我?我那些事,搁你们身上试试!有你们这样办案的?屁事查不出来,拿我当嫌疑人!就这样吧,要么你们直接扣留我四十八小时,要么我走!你们看着办!”程功越说越火,转身想走。
  日期:2018-04-16 09:17:01
  秦向阳一看人家真火了,赶紧陪笑道:“您批评的是!可我们真不是那意思!你误会了,破案讲的是证据。这就是个问询程序,非做不可。你别是电视剧看多了,以为丨警丨察个个是神探?一个案子只有一个真相,实际上我们往往要走很多个冤枉路!您这,就是个必要的询问,当然,你也可以理解成非走不可的冤枉路。”
  “非走不可?”
  “非走不可!”
  “那就各走各路!”程功说着就走。

  秦向阳一时语塞,知道刚才有些话刺激到人家了,一口一个“老婆出轨,老婆跑路…”他马上跟着站了起来,想再说几句好话,自己面子事小,这一番问询一无所获,实在有些亏。
  日期:2018-04-16 09:17:55
  谁知程功走了两步,见孙劲手边的烟盒空了,就过去拿起烟盒,放到自己耳边晃了晃,接着又把烟盒伸到孙劲面前摇了摇,随后他把手那么一摊。这时孙劲发现,程功手里的空烟盒竟成了一盒满包的香烟,并且是没开封的,连牌子也跟原来的一样。
  “咦!”秦向阳也跟着孙李二人叹了一声,不可思议地望着程功,不知道他这是玩的什么把戏。
  这时,程功的脸色还是不好看,但火气好像比刚才小了,他从容地打开烟盒,取出烟,给每个人分了一支,给自己点上火,然后声音略有颤抖地说:“实际上这包烟是我的,碰巧牌子跟秦队长的一样而已,这就是个手法,我平常喜欢魔术,图个乐子。”
  秦向阳恍然大悟,紧盯着程功,想知道他的言外之意。
  日期:2018-04-16 09:18:18

  “是,我就是个做小买卖的,婚姻很失败,买卖很失败,什么都很失败!失败有罪?”程功颤着声道,“我失败,在你们眼里就得犯罪?我没资格说你们。不过在我看来,破案和玩魔术一个道理,你们别光信自己的眼睛。”
  他晃了晃手里几乎满盒的香烟,接着说:“你们看到的表相,也许只是人家玩了个手法,就跟这盒烟一样。哦,在你们这,我和那三个死者有过矛盾冲突,就成了犯罪嫌疑人?要是还有其他人也和他们三个有过冲突呢?案子要都这么破,我看你们也对不起‘刑警’这俩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