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188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4-16 09:46:40
  第218章 相认难相见
  皮六回了自己房间,鸭屎在楼下徘徊了一会儿,随后也准备回去。上楼的时候,他发现月明妃正在与张老先生聊天。鸭屎在楼道里听不清楚,但大致听出来是宁十三让月明妃与张老先生谈点事。楼外楼丢了之后,张老先生新雇的伙计,在望湖楼基本上用不着。毕竟,望湖楼的规模远小于楼外楼。
  鸭屎装作没有看见客厅,继续往楼上走,不过张老先生看到了他,笑着问:“四爷,如果方便,可否过来一叙?”张老爷子帮过鸭屎,所以他无法拒绝,只好硬着头皮走了过来。
  鸭屎刚走过来,月明妃就站了起来。鸭屎连忙笑着说:“师娘请坐。”
  鸭屎以为,自己早已知道了她的身份,而她并不知道自己是谁。
  没想到月明妃的脸立即白了,很生气地说:“谁是你师娘?”

  若不是当着张老板的面,鸭屎绝对不会这样叫,但是这是正式场合,他实在是不明白该如何称呼她。张老板本以为鸭屎来了可以一起商量下事情,没想到月明妃与鸭屎仿佛冲突了起来,他讨了个没趣。
  张老板是聪明人,赶紧说:“月明妃小姐,四爷,今天我就不打搅了,如果有什么想法,我再来拜访。”他趁机溜了,留下鸭屎与月明妃站在那里,四眼相瞪。
  “我跟你说过,以后叫我月明妃就行。”月明妃脸色缓和了一下,笑着说。这个笑容给了鸭屎很大的鼓励,也让他瞬间从尴尬的氛围中走出。
  鸭屎走到了她身边,这个距离已经越礼了,月明妃有点紧张地问:“你想干什么?”
  鸭屎与她相距不足五公分,清晰地看着她额头上的疤痕。尽管用纹身隐藏了她的伤疤,但是近看一切都在眼底。

  “娜姐,这么多年,你是怎么过来的?”鸭屎问。鸭屎没有表现出任何激动,也没有表现出久别重逢的伤感。他那么平静,平静如秋日的湖水,丝毫没有波澜。然而,他内心早已翻越虎跳峡,掀起了千层浪。
  “什么娜姐,我听不懂。”月明妃变得极为紧张,声音有些断续地说。
  “娜姐,我欠你太多。我一定会还你的。”鸭屎说完转身就走。
  刚转过身,才走了一步,他平静的脸上就已爬满伤痛与苦楚,双眼噙着泪,滴滴欲坠。等他走了三步之后,那泪终于滴落。这么多年,他一直在自责,自责是自己招惹了贼人,让娜娜一家送了命。当他知道娜娜还活着,期盼立即见到她,然而当他真的见到了时,却又无法接受她是师父的女人这个现实。

  “鸭屎,你去哪儿?”月明妃叫道。
  鸭屎并没有回复她,走出客厅,匆匆上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那一夜,他辗转反侧睡不着,接近黎明的时候,才遇见周公。他在梦里又回到了初见娜娜的那个下午,那湖那岛那人,依然如昨。娜娜清澈的双眼,喜悦中带着淡淡的哀愁,让人一见难忘。
  也不知睡了多久,鸭屎被皮六叫醒。

  “你快下来看下,李一强寻死觅活的,不知怎么办。”皮六说。
  鸭屎看了下窗外,天尚未明,胡乱穿了些衣服,走下了楼。李一强是病号,所以在一楼。病痛加心痛,他已经痛苦得不行了。
  鸭屎握着他的手,看着他几乎扭曲的脸说:“强叔,你好好养伤,其他的事情交给我们。”
  李一强抓着鸭屎,带着泪痕说:“我唯一的愿望是,给一抹红办个葬礼。她死得太惨了。我已经不想报仇了。我也不想再见宁爷。给她办个葬礼,然后杀了我。我求你了。如果我能自杀,我早就死了。我没有力气自杀。我李一强活到现在,还没这么委屈过。”
  李一强说话的时候并不知道宁十三也站在了门口。见李一强自暴自弃,宁十三走了进来说:“李大当家的,如果不是给你取身体里的弹头需要点时间,我早就安排一抹红的葬礼了。你放心。至于你的仇,你爱报不报,我不管。但是,一抹红的仇,你怎么说?”
  李一强没想到宁十三也过来了,他一时语塞。
  “办完葬礼,我求速死。”李一强说。
  “我派人将你带到这里,给你治伤,不是让你寻死觅活的。想让你死,还用等待现在吗?”宁十三极为激动地说,“一抹红是我们的人,她死得如此惨,她的仇必须报。你李一强害死了她,所以你得活着,给她个说法。”

  “好。我答应你,一定手刃李一刀。”李一强说。
  “老李啊,你好好休息。我立即准备一抹红的葬礼。”宁十三说。
  给一个**办葬礼,无论对哪个帮会来说都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宁十三的这个决定几乎遭到了所有人的反对。他还是坚持要这样做。
  李一刀的人步步紧逼,宁十三认为,等积雪化开,运河帮全面进攻之后,估计怀义堂就不在了。宁十三并不甘心,他要再次部署,争取获得主动。其中,李一强依然是棋子。如果能围住李一强,他依然是搞倒李一刀的重要暗箭。
  一抹红的葬礼规模并不大,仅仅是怀义堂的骨干参加,但是很隆重,宁十三亲自主持,在祭文中数落李一刀的无耻、下贱和残忍。李一强没有参加,但是听到了所有的细节,感动得热泪盈眶。
  办完葬礼,宁十三对张老先生说:“老张,所有的姑娘、伙计都继续留着。钱我照样付,我宁十三的储备金子够用三年的。你让大家稍安勿躁,别瞎想。”

  “多谢宁爷,我前几天还跟月明妃姑娘聊这事呢。当时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也没聊出什么办法来。这不,正想找您商量下,不巧您自己说出来了。如果真是这样,我们倒有些过意不去了。不如,把我们的工钱都降低一半吧?”
  “老张,你这是看不起我宁十三了。如果因为一点困难就让你们分担,你让我老宁在微山怎么混啊?照我说的做吧,其他的事你都不用担心。”宁十三说。
  “得嘞,多谢宁爷。”张老先生行礼后,走了出去。
  鸭屎凑到宁十三耳边,小声问:“师父,我们的储备金只够三个月的,哪里够三年?师父记错了吧?”

  宁十三冷笑道:“兵不厌诈,如果那么老实交代了,他们还会为我们卖力吗?”
  “师父,三个月后怎么办?”鸭屎问。
  “我们没有三个月了。还有一个月过年,过了年微山湖就开湖了。如果我们这一个月不 与李一刀见个分晓,我们都得滚到地下去。”宁十三说。
  “明白了师父,我尽快带人去执行盗窃任务。”鸭屎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