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599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倘若落到香港丨警丨察手里,以那边目前的掌控力以及自己的重要程度,不出十天就会被“遣返”内地,接下来毫无悬念押上军事法庭!
  但此时失血越来越多,再不紧急处理很可能丧命于此!鱼小婷自出道以来从未遇到过如此险恶的局面。
  她掏出手机想临终前跟方晟说几句体己话,输入他的号码却没拨出去;又想告诉爱妮娅任务已完成,所谓海外服务器让它见鬼去吧,还是没拨。
  因为她想到一个人!

  赵尧尧!
  凭着记忆,她拨通号码,然后微弱而无力地说:“赵尧尧,我叫鱼小婷……”
  接到鱼小婷电话时,赵尧尧正在参与一场总规模达几十亿的机构博弈,前两周多空双方围绕至关重要的心理底价展开反复绞杀,今天上午赵尧尧猝然出手击穿年线,多方遭到沉重打击。下午开盘后,赵尧尧一方面联系盟友继续打压,一方面暗中吸筹,增加仓位。
  听完鱼小婷简明扼要的述说,赵尧尧立即明白她命悬一线,若不及时赶到酒店房间里将是两具尸体!
  赵尧尧的性格是遇大事有静气,当下沉吟片刻,打电话给保健医生,要求找两名急救专家带齐急救器械和药品,便衣前往九龙酒店2066房间。与此同时她关照保镖找当地专门干“脏活”的团伙,赶到九龙酒店附近听任调遣。
  保健医生所找的急救专家是香港地区特殊群体,并不附属任何医院,但通过香港医务委员会举办的执业资格考试,并获得其颁发的香港医生执照。他们奔波于凶杀、群殴、重大事故等现场,紧急救助来不及去医院的重伤员。经他们专业而精湛的处理,重伤员能缓过劲来,再送往附近医院治疗。
  事实上,急救专家经常处理的并非工程事故、车祸等,而是黑道之间的火拼现场,懂得只做自己份内事,医学范畴外的一律视而不见,所以他们一般都很长寿。
  接到电话后不到二十分钟,两名急救专家各自背着鼓鼓囊囊的旅行包,象远程而来的游客进了九龙酒店。没费什么劲打开2066门锁,进了房间,见一男一女胸口都插着刀,男的明显已断气,女的奄奄一息。其中一名专家飞快地打开旅行袋,将几十种器械、药物依次取出,旋即投入紧张的急救中!
  至于房间里发生了什么,情杀,还是凶杀,他俩都懒得琢磨。
  半小时后鱼小婷慢慢恢复知觉,睁开眼瞅了瞅两人,满是警惕。急救专家二话不话给她推了一针,她脸上顿时有了活力。
  “送到指定地点吧。”
  一名专家给她做了简单的检查后说,另一名专家点点头,转身打开第二只旅行袋,将袋内零散器械以眼花缭乱的手法组合成一只简易轮椅!
  两人将鱼小婷搀扶到轮椅上,出门前叮嘱道:“保持微笑,无论谁问你什么,笑而不语,明白吗?”
  鱼小婷知他们担心自己口音泄露身份,微微点头。
  轮椅经过大厅时,两名游客正缠着前台小姐喋喋不休讨价还价,鱼小婷被两名急救专家顺利推到门口,停在附近的面包车迅速驶过来,将她连人带轮椅抬上车,疾驰而去。
  面包车刚离开两分钟,三名游客打扮的人分别拖着拉杆箱进入酒店,分批来到2066房间会合。反锁好门后,见死去多时的詹姆士,三人彼此点了下头,然后有的摊开台布,有的取出手术刀,有的准备各种器械……
  又隔了一个多小时,三名游客象进来时一样,拖着拉杆箱悄然离开。不消说,箱子里了经过肢解并密封的尸体,下一步将送到隐蔽且安全的地方焚烧,最终詹姆士在这个世界的痕迹被消除得干干净净!
  “安排人到五家银行分头取现金,通过中间人付清酬金。”出门前赵尧尧对助理吩咐道,随即驱车离开基金公司。
  驶往繁华的商业区,她把车停到空中停车场,乘电梯降到地下三层,出示名卡后通过门禁,里面是家戒备森严的私人诊所。
  “患者情况怎样?”赵尧尧问迎面赶来的主治医生。
  “没伤到心脏是她最大的幸运,但有多个重要血管受到损伤,此外失血过多,”主治医生道,“患者体质很棒,也十分配合治疗,我想恢复周期不会太长。”

  “谢谢。”
  赵尧尧推门进去,鱼小婷静静躺在病床上,瞪大眼睛看着头顶上悬挂的几个输液袋。
  “你是赵尧尧,我见过你的照片。”鱼小婷说。
  赵尧尧笑了笑:“我是头一次见你,之前只听说你在顺坝帮了方晟很大的忙。”

  “多谢,没有你出手相助,大概这会儿我已躺在警局停尸间。”
  “出什么事了?死者是谁?跟方晟有没有关系?”最后一句是赵尧尧最关心的。
  “这件事跟任何人都没关系,纯属私人恩怨。”鱼小婷道。
  话一出口赵尧尧就听出是假话。她已得到现场情况,两名急救专家进入房间时里面可以用惨烈来形容,桌、椅等能移动的都打翻在地,偌大的床都被分解得支离破碎,地上满是鲜血,两人心口各中一刀。
  哪有私人恩怨,恨成这样?何况死者持厄瓜多瓦护照,与鱼小婷八竿打不着边。
  不过她理解鱼小婷是情报系统出身,做事守口如瓶,保守机密是最基本素质。
  赵尧尧笑笑,换个角度问:“方晟知道你来香港?”
  “不要联系他,不要联系任何人,”鱼小婷道,“在国内我已没有身份,凡与我有关的人都遭到监视。”

  “怎么回事?你在顺坝作出那么大贡献啊!”赵尧尧从没听说过鱼小婷退役后那段惊心动魄的经历。
  “一言难尽……”鱼小婷露出疲倦的样子。
  赵尧尧连忙道:“不打扰了。这儿很安全,你安心养伤,有什么需要打我电话。”
  说罢离开医院。

  回到家中反复推敲终觉得放心不下,打方晟手机又担心如鱼小婷所说被监听。也算她有急智,联系上方华,请他询问方晟在哪儿,赶过去会合。
  为处理许玉贤的糟心事,这几天方晟都在市委大院办公,十几分钟后方华来到他办公室,简洁地说:
  “尧尧要你拿我的手机回个电话……我去趟洗手间……”
  方华知道赵尧尧如此谨慎,肯定是相当隐秘且十分严重的大事,必须回避。方晟却觉得奇怪,自从赵尧尧去香港,从未这样神秘兮兮过。
  “尧尧,是我,”方晟诧异地问,“为何不直接打我手机?”
  “鱼小婷在我这儿……”
  “什么?”方晟惊得站起身来,焦急地问,“她她她……她怎会找到你?是不是受伤了?她对你说过什么?”
  赵尧尧道:“具体情况要由你告诉我,然后验证她的说法。我感觉你俩之间有秘密。”

  日期:2018-05-29 06: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