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162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光脚不怕穿鞋的,他许正雄家大业大,最担心的就是他了,我们关了酒吧之后就毛都没有了,轻装简行,大不了就在外面等着呗”丁建国道。
  王莽和安邦同时摇头道:“不可能,再有一段时间,我们跟黄连青还有炳爷谈走私的事了,这个不能耽误,许正雄急我们也不比他轻松多到哪去,这个事必须得迟早落幕才行,这他么的就是一场拉锯战啊”
  大圈的人都无所谓的呵呵笑了,军人最不惧的就是有战事,最怕的就是闲的蛋疼,老一辈军人一听到有仗打,都会撸起袖子争着抢着战场,不让就急眼。
  当初,去老山之前,王莽和安邦想去打仗,就被李长明的爷爷给按下了,所以两人才偷跑出军营去了边境。
  安邦他们这一代军人,是夹在了和平与战争年代出生的,他们的父辈和爷爷那一辈经历了多年的战火,到他们出生参军的时候战争已经结束了,但平日里他们却受着老人们的熏陶,骨子里一直都属于好战份子。
  这是一群不甘寂寞的军人,而香港这个年代复杂的社会环境,却给他们呈现出了一种期待已久的舞台。

  好战者,岂有怕战的道理!
  安邦将一张纸平铺到桌子,纸勾勾画画的已经被涂抹的比较乱糟了,这是他们前两次行动时制定的计划,现在这张纸还空着几块被勾画出来的地方,这是许正雄剩下的其他产业,也是他们即将要下手的目标。
  “马场和仓库,我们砍断了他的两条胳膊,现在许正雄还剩下两家夜总会一家酒吧,还有三家三温暖酒楼等等,这些地方不太利于我们下手,而且就算下手也不太好打击,我们总不可能把场子里的客人都给干掉吧?所以······”安邦拿着笔在纸勾画着道:“所以,这些地方去不了,那剩下的目标就有三处了,都在旺角,是许正雄的赌场,这里,这里还有这里······”
  三家赌场,离的都不算太远,前后距离不到二十公里左右,其中两家在一栋三层楼的别墅里,另外一家赌场在一个商场的地下,地方不算太隐秘但在黄赌毒都管理的不是太严格的香港,根本就没有人去查这种地方。
  “三个赌场,都在一条线,从第一家到最后一家长距离二十多公里左右,两家之间间隔十一二公里,车程白天半个时,晚间二十分钟以内”王莽用笔在纸点着,道:“如果我们下手,对方反应过来的话,十五分钟之内不能解决战斗,那么另外两方就会马有人过来支援,前两次下手已经打疼了许正国,这一次我估计他可能做好了准备,甚至完全有可能是在等着我们主动自投罗,许正国不是蠢货,他猜都能猜得到我们剩下的目标,就是他的三家赌场了,为了安全起见我觉得目标应该朝着第一和第三家下黑手,因为这样的话,最后一个赌场的人肯定来不及支援”

  许正雄猜到大圈的第三轮打击目标,他们自己也料到对方会把报仇雪恨的机会放在这,双方都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莽子的没错,首尾两家是必选,中间那个直接划掉”安邦拧着眉头,思索了片刻后道:“这一把确实是有点难了,援朝之前老虎过没有,要进赌场容易不容易?”
  “生面孔是去不了的······得是熟人介绍才可以,也就是老客带新客”
  安邦和王莽脸色一沉,他俩还想着如果能够进入赌场内部的话,把里面的情况给摸清楚了,里应外合下回会轻松不少,但人进不去这就有点难办了。
  “不过”赵援朝顿了顿,又接着道:“不过,赌场每隔两天要有一次补给,因为很多赌客在里面都是二十四时,甚至两三天不出来的,赌红了眼的话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累,那这个时候就得需要吃饭,喝水,抽烟什么的,这些东西可都是外人送进去的,这是个机会”
  王莽指着他的脑袋骂道:“你话能不能不大喘气?一次完不行么?”
  赵援朝呲牙笑道:“气氛太紧张,我调节一下”
  “把这个规律摸出来,然后从这下手,我们想办法混进去,还有,武器方面是个难题,咱们还剩几把枪,多少弹药?”
  “四把黑星,子丨弹丨三十多发”

  安邦道:“我去城寨,找炳爷那要点武器,这一次搞不好会和许正雄的人正面交火,不备足了弹药是要吃亏的······”
  当天,安帮独自一人从大屿山出来奔着屯门城寨去了。
  炳爷见他来就挺无语的,并且十分不满,只是他在见客,没好发作。
  “炳爷有客来了?那就不叨扰了,我和您提的问题,还希望炳爷能多考虑下........”对方抱歉的冲着安邦笑了笑然后起身告辞了。

  安邦点头致意,随后和炳爷拱手道:“爷,你是不是挺想我的?”
  “你似乎好像是忘了我们之间的合作?”炳爷非常不满的斜了着眼睛道。
  安邦一本正经的反问道:“在香港还有人敢唬弄炳爷您么,我觉得没有!”
  “那在这个时候,你为什么招惹许正雄?你知不知道,你们之间的麻烦一旦解决不了,那城寨和你的合作就永远都无法展开,年轻人你是不是有点太不知天高地厚了?越南帮是外来人,在香港没有人会帮衬他们,但你拿什么和一个香港老牌社团是碰撞?要人,你有多少?要枪,你有几把?要钱·····”
  安邦忽然打断他的话,道:“所以,我找炳爷来要几把枪啊”
  安邦站起来,走到炳爷面前道:“人大圈有,但枪我们缺一点,炳爷从你这借几把枪用用,等我们把和许正雄的麻烦解决掉,走私的事马提日程”
  炳爷被气懵了,呆了半天才吼道:“你拿什么解决?杀了许正雄?他是和兴和的坐堂,你要是杀了他和兴和不会坐视不管的”

  “那我就任由他们骑在我们大圈的脖子拉屎撒尿么?”安邦也急了,掷地有声的指着炳爷道:“机会不是老天爷给的,而是自己用双手挣的,面对越南帮我们大圈要是趴下了那就永远都没有抬头的日子,和许正雄也是一样,我问你都到了这个地步了,我就是跪下求他,许正雄会一句算了么?炳爷你要明白一个道理,社团所在的世界永远不会认同一个弱者,大江东流去奔腾到海不复回,你只有硬着头皮往前走最后才有可能面对广阔的大海,要是低头你就只能做一条臭水沟子,我今天就把话放在这里,无论是许正雄还是周相晓,或者香港任何一个社团,你不招惹我大家就坐下来喝喝茶,你他么的要是挡了我的路,那不好意思大家拼就是了,要么你趴下要么我们大圈从此以后成为历史,没有别的选择,绝对没有!”

  安邦的这番话,可以是大圈现实生存中最贴切的写照,因为就像炳爷描述的,要人他们很少,要枪也没有,要钱是穷的叮当响,大圈要想在香港生存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退一步就意味着的是趴下,而再也没有翻身之力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