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187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我就真的不知道了”这个人带着哭腔看了广孝和尚一眼,随后继续说道:“我知道童戚振会来汴梁,也是他和蒋合先说话的时候,被我偷听到几句……除了这个时候,我发誓……没有别的了。”这个时候他已经顾不得许多了,直呼师尊的名字不说,还对广孝发誓。
  和尚微微一笑,说道:“说了就好,发誓什么的是骗俗世之人的,和尚从来不当真。”就在这个人已经广孝已经放过了他,正要松口气的时候。突然看到和尚的手已经到了自己的头顶上,随着一阵闷响。这个人留在世上最后一个念头:大修士果然说话都不算……
  瞬间致死了窗边这人,和尚又冲着已经被吓了呆的韩宝是说道:“别怪和尚,只是你们的身份太尴尬,这不留不放的怎么处置都麻烦。还是直接送你们去轮回最省事,来世记得做个安分守己之人。阿弥陀佛……”
  说话的时候,广孝冲着韩宝会了挥手。一声好像西瓜破碎的声音响了起来,站在门边的韩宝和其他个两人一样,脑袋变成了一团血雾,腔子晃悠了几下之后倒在了地上。
  “今天长见识了,和尚杀起人来比刽子手也差不了对少。”看着三具尸体倒在了三个位置,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对着广孝继续说道:“现在这三个人都死了,是不是该轮到我和这个老家伙了?”

  “和尚也是没有办法,这三个人不能留不能放的,现在送他们轮回总好过回去向童戚振报信的好。”广孝并不在意吴勉的话,不过他还是要解释几句:“这三个人已入魔道,不除早晚还是祸害,现在到简单了,等着童戚振进汴梁把,或许这次广孝还能还徐福大方师一个人情……”
  “那么现在是不是可以说说童戚振来汴梁为了找谁了吧?个这广孝你一定知道。”看到吴勉脸上不以为然的表情越来越重,归不归急忙换了话题:“一开始老人家我还以为童戚振要找的人就是你,不过现在看起来我老人家想错了。不过和尚你也不是无缘无故来到汴梁城的吧?现在新君登基也有些日子了,广孝不回你的白马寺,还赖在京城做什么?”
  当夜烛影斧声的事情归不归已经从吴勉的嘴里知道了,现在老家伙认定了广孝这次来京城,不是为了保赵光义登基那么简单。他背后一定还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广孝微微一笑,说道:“归施主想的复杂了,和尚只是来汴梁传播佛法的。至于童戚振为什么又盯上了我,施主你还是去问问他的好……”

  说完之后广孝喊过来一名小和尚,让他清理饭堂的死尸。这小和尚脸上没有丝毫惊诧的表情,当下找来清水和抹布。将死尸拖出去之后便开始清理地面上的血迹,看起来他并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了。
  小和尚清理饭堂的时候,广孝走到了饭桶旁边,见到杂豆饭和白米饭都沾染上了血迹,当下皱了皱眉头,说道:“可惜了,好好的斋饭被毁了。原本明天还可以煮粥请施主们喝的,这一下又要浪费粮食了。”
  “刚才你还浪费了人命。”吴勉终于忍不住说了一句,顿了一下之后,白发男人掉头向着庙外的方向走去。边走边说道:“广孝,你最好求神拜佛,让他们保佑别让你的报应应在我身上……”
  看着吴勉消失的背影,想到这个白发男人刚才说的话,广孝心里突然揪了一下。他收敛了脸上的笑意,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看着还没有跟着离开的归不归继续说道:“归施主,你站在和尚的位置,又会怎么做?”

  “老人家我是和尚?那我会把刚才三个人交给吴勉和归不归处置。先把这个烫手的火盆推出去再说。”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对着和尚继续说道:“广孝,老人家我劝你一句,你既已做了和尚,那就跳出三界之外吧……找个清净禅林清修,你的尘心太重了……”
  听了归不归的话,广孝迟疑了一下。随后自嘲的笑了一下,说道:“找个清净禅林苦修那就不是广孝了,我长生不老的念头够久了,来一场报应也未必是坏事……”
  “你想学老人家我那孩儿程咬金?活得久了开始腻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这个到简单了,我有丹方可以让你摆脱长生不老之体……”
  “然后就等死吗?”广孝愣愣的看着归不归,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我不是程咬金那个粗汉,我有我的长生不老修士的尊严。就算真有报应来,我也要以长生不老之体离开人世。不可以和那些凡夫俗子一样,真有那一天,广孝也要有广孝该有的死法……”
  “那你好好盼着吧”归不归说话的时候,转身向着吴勉离去的方向走去。就在他要离开饭堂的前一刻,突然回头来对着广孝继续说道:“老人家我再问最后一句,那个人来京城,只是为了见和尚你吗?还是分别要见你和童戚振二人?童戚振知道他要见你,和尚却不知道那个人要见他。”
  广孝愣了一下,他没有想到归不归会问这样的问题。迟疑了一下之后,还是想不到以应该如何回答。他的反应在归不归的意料当中,老家伙嘿嘿笑了一声之后,再次说道:“原来和尚你没有想到过这个,那就慢慢想吧。想明白之后再说……”
  说完之后,归不归转身走出了饭堂。留下来皱着眉头的广孝,和那个还在低头擦数着血迹的小和尚。看着老家伙的背影,广孝自言自语的说道:“一手托两家,托的起来吗?缘尘,回去和你家主人说,广孝和尚今天就要见他……”
  “这可不行……”低着头擦拭血迹的小和尚一边继续干活,一边回答道:“我家主人好不容易来一趟,自然早早就做好了妥当安排。他老人家约的大师明晚见面,是不可以改变时间的。。”

  “那你家主人约童戚振什么时候见面?这个总可以说说的吧?”广孝也不看这个小和尚,他说话的时候,将两桶沾染了血迹的米饭扣到了一起。随后拿起来桌上干净的抹布开始清理饭桶上面的血迹。两个和尚各自干着各自的活两不相扰。
  就在这个时候,小和尚已经清理干净了地面上的血迹。他将手里的抹布扔到了水桶里,抱着水桶随后对着广孝说道:“我只是主人派来侍奉大师的,有关其他人的其他事情,缘尘不得而知。饭堂已经收拾干净,如果大师在没有其他的吩咐,那缘尘便告退了。”
  说话的时候,小和尚抱着水桶便向着饭堂外面走去。看着他走到了门口,广孝突然说了一句:“去和你家主人说,如果童戚振不在这世上了,他会怎么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