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597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按说不会,刚开始我说要调查一个人的下落,欧阳处长很爽快地答应,立即唤来邱组长协助,可当我提到李倩倩时,两人脸色都变了,问我是代表反恐中心,还是个人行为。若代表反恐中心,需履行正规协查手续;若私下调查,欧阳处长的意思是不要介入,因为十处已盯她很久。”
  “啊,这么说十处早就知道许玉贤包养李倩倩?”
  “十处又不是纪委,才懒得管那些破事儿。”
  “不肯透露详情……”方晟来回踱了两圈,“通过反恐中心直接调查呢?”
  “涉及地方省市,还得通过十处,除非大案要案反恐中心才能直接介入。”
  至此方晟明白了白翎的潜台词。
  “你既不能通过反恐中心调查,也不能以私人身份身份,无论于公于私,你都不可以让十处为难。”方晟颓然道。
  白翎纠正道:“不是为难,根本就是违反情报调查纪律!听欧阳处长和邱组长的口气,李倩倩很有可能与国外某情报机构有关!”

  “卟嗵”,方晟跌落到沙发里,失神良久,喃喃道:“情报机构……哪来这么多间谍……”
  “现实生活中间谍无所不在,原来你一直在县级城市活动,接触不到类似情况,做到厅级以上领导干部,自然会有间谍找上门来,”白翎道,“幸好许玉贤陷得不深,好像没向李倩倩透露什么机密。”
  “区区银山市委书记哪有什么国家机密?”方晟苦笑。
  “那可未必,比如仅限厅级领导干部看的内参、内部通报、经济分析等等,都是间谍感兴趣的,倘若违反纪律把这些材料带回家,他的政治生命立即结束!”
  “……接下来怎么办?”碰到这种事方晟全无头绪。
  白翎双手撑在桌沿,道:“我坐晚上航班回京都,表明不再干涉此事的态度。”
  “然后呢?”
  “然后就轮到叶韵上场了……”

  方晟先是一愣,旋即悟出她话里的含义:“不错,你身为国家公职人员,不便牵涉其中,叶韵却没事,本身就是十处重点盯防对象,只要没有实质性传递情报行为,谁也拿她没办法。”
  “更有趣的是,叶韵调查李倩倩,十处不会干涉反而乐见其成,”白翎笑道,“因为十处非常想看到两个不同背景的情报人员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那真是闹剧,”方晟哑然失笑,转而又愁云密布,“万一李倩倩果真是间谍,许玉贤岂不是惹了天大的麻烦,谁也救不了他?”
  白翎慢慢踱到窗前,双手负在背后,慢腾腾道:“武侠名家古龙说过,死人不会说话。”
  霎时方晟遍体生寒。
  他听懂白翎的暗示:为保证许玉贤安全,唯一办法就是杀李倩倩灭口,届时哪怕十处掌握大把证据,死人不可能跳出来指控许玉贤,一切成为悬案。
  当然前提是许玉贤确实没向李倩倩透露国家机密,也没有任何损害国家安全的行为。
  但这样一来便将叶韵置于十分危险的境地。杀人罪,在全世界任何国家都不可饶恕,何况她原本就是有关部门重点怀疑对象。不管之前叶韵出于什么原因死心塌地帮助方晟,当危及自身安全和合法地位时,未必象之前那样义无反顾。

  “还有别的方案吗?”方晟仔细斟酌后道,“唆使一个间谍杀掉另一个间谍,未免有些不符合情理,换作你是叶韵恐怕也不会轻易同意。”
  白翎冷静地说:“我肯定同意。”
  “为什么?她不怕背上杀人凶手的罪名?”
  “如果叶韵为了某种目的接近你,从黄海至今已将近十年,投入和付出可谓巨大,这个时候拒绝等于中途放弃,她和她背后组织都无法承受其惨重损失,因此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不答应也得答应!”
  “不过许玉贤的把柄也落到她手里,将成为日后隐患。”
  “有杀人罪冲销嘛,怕什么?”白翎笑道。
  在死亡面前,方晟做不到白翎、鱼小婷那般举重若轻,谈笑风生。坐在沙发反复盘算,方晟叹道:
  “或许你会笑我妇人之仁,但若有其它办法,我还是希望以不流血方式解决。”

  “我不清楚李倩倩要挟的真正意图是什么,但此举造成双方都无退路,结局只能很惨烈。”白翎肃然道。
  方晟摇头不语,心里想的却是退役特工詹姆士,贪欲蒙蔽了他的智慧,居然用**要挟一位副部级高官,同样使爱妮娅没有退路。
  只是苦了鱼小婷,至今杳无音信。
  正想得出神,白翎道:“怎么说服叶韵接受任务全看你了,我得立即赶往潇南机场。”
  “让小司送你。”
  “不必,”走到门口她狡黠一笑,“上楼时在院里遇到徐璃,冷艳圣洁的模样就是你的菜,但香水味儿跟你身上的不同,待会儿找个理由去闻闻姜姝……”
  “无聊!”方晟斥道,心里却不由一颤,暗想白翎实在太精明了,幸亏一直以来她尽心尽力帮助自己,而非对手,否则后果难料。
  等她离开了几分钟,方晟陡地想到什么,冲到走廊前往楼下看,见白翎已出现在院子里,并没有如她恫吓他那样闻姜姝的香水味儿。白翎象背后长了眼睛似的,头也不回挥挥手,径直上车后疾驰而去。
  她对自己真是了如指掌!方晟不禁苦笑。

  接下来该考虑如何对叶韵开口,老实说,他都觉得自己的要求很过分。
  詹姆士站在九龙酒店第二十层的房间里,窗外维多利亚港美景和港岛天际线激不起他任何兴趣,略带咸味的海风也无法冲淡他心头焦距。
  第十六天了,原计划一周前就该回华盛顿,躺在郊区自家庭院里喝着香槟,看着NBA篮球直播。但那天交易后,特工与生俱来的本能和职业敏感告诉他,后面有尾巴!
  特工守则规定,不能把麻烦带到家乡,香港的麻烦只能在香港解决!
  为此他九天内换了十一家酒店,横跨香港几大区域,然而尾巴依旧牢牢缀在身后,虽然他没亲眼看到。
  昨天晚上,向来保持淡定稳重的他有些心浮气躁,写了封邮件向爱妮娅抗议,大意是既然交易完成,就不该派人尾随,你违反了应有的承诺等等。爱妮娅很快回信,很诧异地问他怎么回事,不是说好钱货两讫吗?
  詹姆士无语。
  无论尾随者是不是爱妮娅派的人,她的回答都滴水不漏,无可指摘。事到如今,他只有怀疑自己的感觉错了。
  然而特工守则里说过,根据墨菲定律,你担心的最坏可能往往是真实发生的结果。
  在湿润暖和得令人发狂的香港,詹姆博宁可相信职业判断。
  看看离晚餐时间还有四十分钟,他拨通总台电话:“2066房间,请送B套餐一份,谢谢。”
  他住的十一家酒店,一日三餐都直接向总台订餐,要求侍应生直接送到房间。然后,他把所订的餐直接扔进垃圾桶!他吃的东西很简单——饼干和白开水,连续十多天都是这样,不觉得厌倦乏味,因为安全是最重要。
  日期:2018-05-28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