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186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别动那个心思,你们俩出不去了。”广孝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你们进庙之后一直在和尚的面前晃悠,一早便看出来你们有问题了。”说到这里的时候,广孝对着其他已经看愣眼的客香们继续说道:“各位施主,庙里有点僧务要办。请施主们回避一下,怠慢之处还请看在佛祖的面子上,多多原谅……南无阿弥陀佛……”
  这些香客们也倒是识趣,见到大和尚发话,当下急忙从大门口的位置退了出去,除了广孝之外的其他和尚也跟着香客们一起出离了佛堂。说来也怪,挡住二人的透明墙壁似乎只能挡得住他们俩。其他的香客从饭堂出来没有到受任何的阻拦,除了这扇透明墙壁之外,香客们从饭堂出去之后,原本下起来没完的大雨,突然停下,等到他们在知客和尚的引领下到了禅房之后,那倾盆的大雨才在此下落。

  等到香客和其他僧人们离开了饭堂之后,归不归冲着吴勉、归不归笑了一下,说道:“多谢你们二位前来报信,这三位施主之外还有一人漏网。三天之前他们四个人是一起进的福缘寺……”
  “没有那个人,老人家我又怎么会知道和尚你这里这么热闹?”嘿嘿一笑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第四个人正在我老人家那里做客,没有他来说,我老人家也不会来找你这里。”
  广孝微笑着点了点头之后,对着被自己按回到椅子上的香客说道:“和尚我这几年来本本分分的,也不曾和哪位修士交恶。想起来会在和尚庙里暗查眼线的,好像只有童戚振一个人了。和尚我猜的对吗?”
  这人知道事情已经败露,当下索性低下了头不再言语。另外两个人也站在远处,不敢靠前。
  “事情已经这样了,三位施主不说点什么话,还以为会安然无恙的回去吗?”广孝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佛门也讲究除魔卫道的,既然施主们都不说,那么和尚只有得罪了。”
  说话的时候,广孝已经将按在那人肩膀上的手挪到了他的头顶上。不过就在手掌接触到头顶的一瞬间,和尚微微的皱起来了眉头:“嗯?你的魂魄被锁住了……看来童戚振连你们都不相信,锁住了你们的魂魄,以为和尚我没有办法拷问魂魄了吗?”
  说话的时候,广孝掌心突然一发力,随后就见这个人的人头消失在了一片血雾当中。看到了这个场景之后,吴勉和归不归都微微的皱了皱眉头。自从广孝以和尚的面目视人之后,从来都是慈眉善目的有道高僧模样。像现在这样突然杀戮,还是非常罕见的。

  吴勉、归不归心里明白这是在威慑其他两个人,果然,看到了自己同伴惨死之后,这两个人的脸色都变的煞白。加上无法施展术法出去,两个人几乎已经绝望。
  “和尚的确无法拷问自己被锁住的魂魄,不过却有本事让你们离开这俗世上。”广孝冲着两个人微微一笑,随后慢悠悠的向着他们俩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说道:“方士的弃逃之人当中没有你们几个,你们学的虽然也是方术。不过根基太浅,是童戚振这几年新收的的弟子吧?他有没有和你们说过,你们这位师尊是方士一门的弃徒?他和其他几个人的名字还挂在大方师亲手所写的格杀令上?”
  广孝越说越近,两句话说完,已经到了他们俩当中已经开始哆嗦的一人身前丈余的位置。看着这个惊恐的年轻人,和尚继续说道:“父母把你把你养大不容易,现在等着你报答养育之恩的时候,却换来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结果。你死之后,你父母、妻儿怎么办?到时候你妻改嫁,把孩子扔给你年迈的双亲。你父为了养育孙子还要去给富裕人家做活,你母天天思念亡儿哭瞎了眼睛……”
  随着广孝的诉说,这个人的眼前竟然出现了和尚所说的画面。他年迈的双亲正在辛苦做工养活自己年幼之子,家里正对着大门口的牌位上写着自己的名字,因为家中贫穷,供奉之物也只能是几个粗粝的麦饼……

  这人被眼前的景象吓得大叫了一声,随后这幅景象瞬间消失在了自己的面前。还是那个广孝和尚微笑着站在自己的面前,经历了如同身历其境一样的画面之后,他深深的吸了口气,对着和尚说道:“我说,我的确是童戚振师尊的弟子。师尊不日之间要来汴梁城,让我们四兄弟四人来打前战。顺便来福缘寺查看大师的一举一动……”
  “童戚振要来汴梁……”听到了这人说的之后,广孝微微的一笑,随后继续说道:“好啊,正好和尚要和他算算百年前的一笔旧账……不过他来就是了,要你们来监视和尚做什么?”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话刚刚说到一半的时候,这人看到广孝已经抬起了手臂,作势就要向自己的脑袋上按下去。刚才自己的同伴是怎么死的,他看的清清楚楚。当场吓得一声大叫,随后手指着站在窗边另外一个同门说道:“大师你去问他……这个人是师尊最亲信的弟子,他一定知道……”
  “韩宝!你不知道我又如何知道?”听到这个叫做韩宝的同门将祸水引到了自己的身上,当下站在窗边这人立即喊道:“广孝大师你不要听他胡说,我们都是童戚振的弟子不假。不过我们师尊有什么事情从来不和我们这些做弟子的商量,我到哪里知道?”

  “要不然的话和尚你自己想想,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忘了和我们说了。”这个时候,站在一边看热闹的吴勉突然说了一句。
  随后白发男人身边的归不归嘿嘿一笑,附和着说道:“对啊,要不要和尚你先想想自己来汴梁城做什么。或许你想通了,就能想明白为什么童戚振要派人跟踪你。”
  广孝没有理会吴勉、归不归二人,他冲着窗边的人说道:“童戚振让你们师兄弟四人前来监视和尚,你说以你们的修为和尚怎么可能不知道?让你们来探和尚我的虚实吗?大家一百多年不见了,用你们四条命便可以探出和尚的深浅,真是划算的很。”
  话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古怪的笑了一下。随后指着身后已经没有了头颅的那个人说道:“他是第一个,你就是第二个……父母把你养大不容易,他们还健在吗?父母尚在你却要离世了,真正不孝之人啊……
  说话的时候,广孝再次举起来巴掌,就要往这个人的头顶上去摸。吓得他大叫了一声,身子拼命的后仰。想要躲避马上就要接触到自己额头的手掌。
  “你有父母吗?有妻儿吗?有知己吗?这么早就亡故他们可愿意?”就在手掌接触到这人脑袋的一刹那,广孝最后又说了一句。
  “我说!童戚振要来汴梁城见一个人。他担心你知道之后会来打扰。这才派了我们几个监视大师您……”看到了广孝手掌停下之后,这人才长长的出了口气。当下继续说道:“那个人已经在汴梁成了……明天晚上童戚振便会赶到这里来。
  听到这个的时候,广孝皱了皱眉头,看着面前为了活命把什么都说出来的人,说道:“童戚振还知道什么?那个人已经到了汴梁城……他住在哪里?童戚振会在那里和这个人见面?”

  日期:2018-06-14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