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102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还是裴子衿第一个反应过来,大喊一声便朝公司大门跑去,其它的警员们在震惊之后纷纷跟上。眨眼的功夫,场间还保持着平静站立的人,只剩下了萧晋和司徒金川。
  萧晋转回身,看到了司徒金川眼底似乎正有悲伤一闪而逝,便走上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的双眼冷冷笑道:“哎呀呀!真可惜,虽然嫌犯死有余辜,但怎么说也是位花儿一般的漂亮姑娘,就这么摔成了肉泥,实在是让人忍不住心生唏嘘啊!”
  “萧先生!”司徒金川脸上那让人如沐春风的优雅终于消失,“就算那位小姐犯了重罪,但在法院为她定罪之前,她都只是名嫌疑人,并没有失去身为一名华夏公民的资格和权利。
  你身为执法者,如此调侃一条刚刚逝去的生命,可还有半分职业道德、以及人人都该拥有的怜悯之心?”
  萧晋对于他的激动反应似乎非常满意,笑容越发的灿烂起来,回答说:“首先,我并不是司徒先生所以为的那种执法者,自然不需要拥有那种职业道德。
  其次,怜悯之心我当然有,但这种感情太珍贵了,我会把它投注在人类、甚至街边的小猫小狗小花小草身上,至于那些抛弃了灵魂、连畜生都不如的家伙,就算被千刀万剐,也只配得到小爷儿的诅咒和唾弃,要是能让他们连死了之后都不安生,那更加的再好不过了。”
  司徒金川双拳猛地握紧,目光也变得锋利如刀,仿佛随时都会将萧晋碎尸万段。

  萧晋笑容不变,眼神中隐隐闪动着鼓励的光芒,似乎很希望他能马上动手。
  然而,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司徒金川身上的气势就消散一空,双眸也重新变得如星空一般深邃柔和起来。
  “萧先生说的也有道理。不好意思,集团旗下的员工跳楼身亡是一件大事,现在我要去处理相关事宜了,就允许我失陪,告辞!”
  言毕,他直接就转身离开,他身后那些依然还有些惊魂未定的下属忙慌不迭的跟了上去。
  “司徒先生,别忘了,总有一天,我会请你喝茶的。”萧晋提高声音说道。
  司徒金川头都不回:“我万分期待!”

  楼下,警方已经用隔离带和人墙远远的隔开围观人群,救护车还没有到,但估计到了也没用,袁慧芳虽然没有摔成肉饼,但看她尸体周围溅开的大片红白液体,傻子也知道除非神仙下凡,否则没人救得活她。
  裴子衿刚刚训斥完那名配枪被抢的丨警丨察,环抱双臂望着隔离带中袁慧芳的尸体,脸色黑的可怕,浑身上下都缭绕着危险的气息,连她徒弟冯洋都躲得远远的。
  “别发愁,那女人死就死了,我已经知道了滚刀龙是谁,只要今后咱们盯紧了他,迟早都能找到证据的。”萧晋走过去说道。
  裴子衿转脸看他:“就刚才楼上跟你说话的那个男人?你凭什么确定他就是滚刀龙?可别告诉我是因为王大飞临死前写的那个‘4’,和他的姓氏发音相同。”
  “这是唯一可能的解释了。王大飞当时的状态可能根本不允许他写出一个完整的‘司’字,用‘4’来代替,合情合理。”萧晋叼上一支烟,说,“最最关键的是,他当年被贾雨娇义父驱逐的原因,就是贩毒。”

  出于职业习惯和两人关系的特殊性,裴子衿对于萧晋和他身边的人都非常了解,司徒金川与贾雨娇之间的联系自然也很清楚,所以闻言眯了眯眼,就点头说:“有前科,他的嫌疑确实不小,但这终归都是你的假设,没有一定的证据支持,我们就无法碰他,甚至都不能动用资源对他进行公开的调查。
  要知道,首先他是一名归国华侨,在国籍上已经不是华夏人,我们的办案方式就不能有丝毫瑕疵;其次,他将对江州省投以巨资,为这里的百姓带来更加便利的物品流通和数以万计的工作岗位,在本地全体领导们的眼里,他就是一个天上下凡的财神爷和政绩提款机。
  如果我们要动他,可想而知会遭受怎样强大的阻力。国安地位虽然超然,但毕竟没有完全跳出三界不在五行,若是不小心激起了省级层面的反弹,连部长大人都得退避三舍,你我除了背黑锅之外,绝不会有第二条路可走。
  所以,我们必须在掌握了确凿的证据之后才能公开碰他,否则,光是你、贾雨娇和他之间的三角恩怨这一条把柄,就足以让那些高官把你给嚼的骨头渣都不剩了。”
  萧晋眉头一蹙,很认真的看着她问:“你怀疑我的结论是出于个人的感情因素?”

  裴子衿躲闪开他的目光,却犀利的反问:“如果没有个人感情因素的存在,你会那么笃定的认为他就是滚刀龙吗?”
  萧晋怔怔的看了她良久,最终充满失望的叹息一声:“我希望你这句话是故意说出来气我的,否则,这么久以来我所以为的东西,就全都成了笑话。”
  说完,他转身离去。
  望着他的背影,裴子衿忽然感到一阵揪心,忍不住问道:“你、你要去哪儿?”
  “回龙朔。”萧晋在上车前回答说,“从滚刀龙这里得到夷州‘涛哥’的情报已经成了泡影,我也就没有了继续留在这儿的必要。翠翠还在医院里昏迷着,敏敏也没有消息传来,我没有多余的时间和精力浪费在与你的争执上面。
  你安排完那个胖子的事宜,就把他送到龙朔去吧!动作快点,等翠翠一醒,不管有没有发现敏敏,我都会即刻启程前往夷州。”
  汽车引擎发动,车轮碾过一个不知被谁扔在马路边的矿泉水瓶,发出咔嚓的声响,一如裴子衿此时的心。
  深夜,省城市郊的一座豪华别墅区内,司徒金川坐在只开了一盏台灯的书房中,俊朗的面孔隐入黑暗,指尖雪茄燃烧的青烟在灯光的范围内来回缭绕,空气中充满了浓浓的窒息感。
  这时,房门被敲响,紧接着一个人推门进来,弯腰恭敬道:“先生,人带来了。”
  司徒金川阴郁的脸出现在灯光之下,沉声开口:“让他进来。”
  片刻后,一名身形极瘦、后背佝偻、一条腿似乎还有点瘸的男人走进来,阴影中一双小眼散发出令人如芒在背的幽光,看着司徒金川一言不发。
  “你的老板被抓了,而且还是被以滚刀龙的名义逮捕的,不管最后能不能获得清白,至少十几年内都不可能再出来了。你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什么么?”

  司徒金川声音犹如寒冰一般的问道。
  对于萧晋而言,一个还不能抓的滚刀龙,就等于整件事又回到了原点,无法得到夷州“涛哥”的确切信息,只能选择裴子衿之前建议的那个方案——带着那个胖子过去将“涛哥”活捉回来。
  从这一点来看,他确实没有必要再继续呆在省城,将自己对司徒金川的推测告知田立诚之后,又陪醒来的田新桐吃了顿晚饭,然后他便带着谭小钺连夜回了龙朔。
  至于裴子衿那边,他自觉无能为力,那个女人明显已经钻进了牛角尖,而且还是旁人无法帮忙的那种,除了等她自己回头之外,没有任何办法。
  日期:2018-04-16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