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157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许正雄走到他身后,脚步顿了顿,淡淡的道:“我许正雄出来闯的时候,被人拿枪顶着脑袋都没吓破了胆,那时我才二十来岁,我现在都是大哥了,还能被几个内地的泥腿子给吓住么?余胖子,你年纪大了眼神也不太好了是不是?”
  “呵呵,对,胆子没吓住,腿被吓软了,我听你的场子里所有的手下都比人家矮了半截啊”余胖仔靠在椅子,故意敲着自己的大腿道:“我眼神不好不好,至少腿脚还是很利索的,不至于弯的膝盖都碰到地了”
  许正雄眯了眯眼睛,手拍着他的肩膀道:“你要真是觉得你自己行,那你怎么不替社团出头去找那伙大圈仔啊,对我嘲讽几句不痛不痒的有什么意思?余胖子,你也就这点胆子了吧”
  余胖子刚要还嘴,会议室门前出现几个人影,周相晓背着手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两个贴身保镖一左一右的站在他身后。
  周相晓眼睛在桌子扫了一圈,最后在许正雄的身停留了片刻就挪开了:“开会,把个月的各公司和堂口的账目报一下······”
  一个多时后,会以结束,会议室里只正常讨论了公司的事,而对于昨天晚发生的冲突则是根本提都没提,因为在周相晓的心里,才十几个人,守着一家酒吧的大圈帮实在不值得他郑重其事的对待,先前他吩咐跛龙处理大圈的问题后,跛龙做的还是不错的,轻易的就挑起了他们和越南帮的恩怨,只是没想到结果有点出人意料。
  会议结束后,一行人往出走,许正雄快走几步来到周相晓身旁,低声道:“周爷”
  “昨天的事我知道,你不用多,我相信你自己能处理的明白”周相晓淡淡的道。
  “三天之内,我让您到消息”许正雄点头道。
  “行,你着办吧”
  周相晓走了之后,许正雄来到电梯门前,跛龙正好也在,两人一起进入电梯,当门关后跛龙忽然道:“雄哥,在大圈那里吃瘪了吧?”
  许正雄皱了皱眉,跛龙笑道:“我没余胖子那么肤浅,我跟你提这件事是想告诉你,你别真把这些大圈仔当成是泥腿子,不然段老鬼能折的那么惨么?”
  “你什么意思?”段天赐被坑进大牢里的事,和兴和内部也很少人知道,许正雄就没有听过是大圈帮黑吃黑了段老鬼的钱和货。
  “段天赐和泰国人交易的时候,货还有钱全都被大圈给吃了,事后他因为负担不起大马那边的责任,于是就想着要从大圈手里把钱货都给收回来,但没想到他低估了你嘴里的这伙泥腿子,被人给算计进了监狱里,让O记立了一大功”
  “唰”许正雄膛目结舌的愣了:“还有这种事?”
  “呵呵,雄哥我就是给你提个醒,心一点······”

  “叮”电梯到了楼下,跛龙瘸着腿离开公司了自己的车子。
  许正雄眉头紧锁着,站在门口脑袋里的思绪忽然乱了起来。
  今天之前,大圈给他的印象就是战斗力虽然很强横,但行事比较鲁莽和激进,这种方式如果放在七十年代以前的香港,无疑很快会被大圈给闯出一番天地来,但放在如今的香港,大圈这种生存方式,要不了多久就会冰消瓦解。
  因为你没有钱,没有人,拿什么来生存?就指着一间不带丨毒丨品生意的酒吧,你能自己把自己给饿死!

  跛龙的一番话,让许正雄对大圈的态度有点正式起来了。
  晚八点,扎兰酒吧开门营业。
  老桥蹲在附近的角落里,正在跟乞丐闲聊,自从次他们因为喝多了之后被越南人给好好的了一课,从那开始老桥他们平日里就不沾酒了,他闲来无事就在外面跟乞丐聊天。
  “嗡”扎兰酒吧街道前,突然传来发动机一声声的轰鸣。

  老桥手拄着脑袋讶然望去,发现一溜车子驶来后全都并排整整齐齐的停在了酒吧门口,随后每辆车里都下来四五个人,然后走进酒吧。
  “哎?这是捧场,还是砸场子的······”老桥有点蒙圈的眨了眨眼睛。
  门口的车都没熄火,把人放下后就离去了,但没过多久又有车子开了过来,同样的,停下后大批人从车里走出来进入酒吧。
  一共三批车子,至少放下一百多号人,全都涌入了进去。
  老桥连忙站起来,一溜跑回来了,进入酒吧大厅后就发现之前进来的那些人非常有秩序的坐在了座位,两三个人一张桌子,然后还有人往楼的包房去了。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刚刚开门的扎兰酒吧就呈现了爆满的状态,一个空桌子一间空房都没有了。
  A`
  王莽和安邦听到信后就从楼下来,着这一幕,知道这是昨天他们砸完许正雄的场子后,人家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来了。
  “我们做了初一就别怕许正雄坐十五,他有反应是正常的,我就怕他没反应然后和咱们玩阴的呢”安邦着下面黑压压的人群,若无其事的抽着烟。

  安邦和王莽还有老桥他们这群人,性格方面受部队的熏陶是非常重的,所以比较喜欢军人的处理方式,不太喜欢勾心斗角或者阴谋阳谋什么的,因为现在的大圈帮里的人虽然都不笨,可并没有社团里军师白纸扇这一类的角色,所以没有人为大圈出谋划策,做分析,这么一来就导致在揣摩对手,大圈是要很多心思的。
  不像社团,有什么事发生后白纸扇就接手调查分析,然后给出理论什么的,龙头一拍板下面的人执行就可以了。
  大圈就吃亏在了这一点,面对阴谋处理起来会有些麻烦,如果是直来直去的那就好办多了。
  “维特,酒啦”坐在楼下大厅里的人,忽然吵吵嚷嚷的要酒,酒吧的人抬头了眼楼的安邦,他点了点脑袋。
  酒了,但每个桌子只点了一瓶酒,然后有人拿过酒后伸出舌头舔了舔瓶口就又放了回去,三个人点了一瓶酒,就这瓶酒居然还没有人喝。

  那个年代,酒吧里还没有最低消一,因为香港所有的夜场背后都有社团的影子在,所以没谁会蠢的只点一瓶酒坐在那,那无疑是在找社团的茬。
  “先生,不点了么?”侍应生站在旁边惊讶的问道。
  “不可以吗?香港的法律有规定,不能点一瓶酒的么?”一个古惑仔瞪着眼睛用手指戳着侍应生的胸口道。
  “这是想要拖死我们啊······”楼,安邦和王莽出和兴和来的人是什么意思了。
  整个酒吧都被许正雄的人给填满了,一桌子点一瓶酒,直到关门打样,整个酒吧的营业额就会几乎为零了,照这么下去要不了几天,扎兰酒吧就得被活活的拖黄了。
  侍应生又抬头了一眼,安邦冲着他摆了摆手示意不用管了。
  老桥从楼来后,皱眉问道:“要不给他们打出去?”
  安邦摇头道:“今天打完了,明天他们再来,我们是得要天天都拿他们锻炼身体么,动手是下策,那是莽夫所为”
  老桥无语的打量着安邦,道:“的好像我们不是一群莽夫似的,莽子,早知道你回内地的时候带个指战员来好了,至少也能有人给我们这帮莽夫课指导一下什么的”
  王莽两手一摊,无奈道:“我以为只是打打杀杀呢,谁知道还要动脑子啊”
  安邦非常无语的指着他们道:“你们都是侦察兵出身,要不要搞的好像自己是个兵卒子似的,不能想想办法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