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纠结的爱》
第244节

作者: 贝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悠悠,来吧,很欢迎你来榨干我!”季枭寒张开了结实的手臂,一副对她来者不拒的邪恶表情。
  唐悠悠很悲剧的发现,没有把这个男人给吓唬走,反而把自己吓出一身的冷汗。
  该死的,这个男人到底要怎么样?
  “我现在没这心情,你别过来!季枭寒,你干什么,叫你别过来!”唐悠悠发现,男人张开手臂后,就一直都没有停下脚步,一步一步的逼着她靠近。
  她也只能一步一步的往后退去,可是,很快的,她就没有退路了,身后已经碰触到他书桌上面去了。

  可季枭寒的脚步却是没有停下,依旧压迫着靠近。
  唐悠悠小腰往后一仰,两只小手撑住他的办公桌,神情狼狈又慌乱:“季枭寒,你…你不可以对我乱来!”“悠悠,我这是在满足你刚才说的心愿啊,听你的意思,你好像也一直在窥伺我的身材!”季枭寒的身躯倾下,与后弯着腰的她紧贴在一起,他的大掌,也很滚烫的直接覆在她的小手上面,语气低沉,带着
  如酒般的迷醉。
  这姿势…
  唐悠悠整个人都绷住了,呼吸紧促之极,一双美眸更加慌乱的在男人越靠越近的俊脸上闪动着。
  “停停停…够了,季枭寒,我刚才说的都是结婚后的可能性,又不是让你现在对我…”唐悠悠急促不安的胡言乱语着,就希望这个男人赶紧走开,不要让她心脏承受这么大的压力。

  季枭寒看出她的紧张不安了,薄唇勾起的笑意,更加的邪魅之极。
  “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就像一只让人想要欺负的小白兔!”季枭寒这个时候,还有心情拿她开玩笑。唐悠悠整个人都呆直了,一双美眸有些怨气的瞪着他:“你敢欺负我,你就试试,你会后悔的!”
  女人那张小嘴,很不老实的警告了他,季枭寒幽眸紧眯了一下!
  理智告诉他,要适可而止,可为什么,他现在只想把理智统统抛弃?
  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香气,犹如春天山谷里的幽兰似的,香而不腻,带着微风一般的甜润。
  季枭寒有些贪婪的吸了两口,薄唇往上勾起:“悠悠,你觉的我要后悔什么?儿子女儿都举双手赞成让我们在一起了,如果我们没在一起,他们才要伤心呢。”
  唐悠悠美眸瞠大,这男人真是可恶,竟然拿孩子们的话来压她了。
  她真是可怜,当初,她可以理直气壮的拿孩子们来威胁他,现在,这个威胁力度好像不大了。

  的确,两个小东西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竟然直接就逼她嫁给这个男人了。
  她的感受,谁在乎?
  “悠悠…,不如,我们来满足宝贝们的心愿?”季枭寒说话之间,薄唇已经靠近她的小嘴,下一秒,几乎毫无自制力的吮住她柔软娇嫩的唇片。
  唐悠悠脑子一空,浑身颤瑟了起来,下一秒,她撑在桌面上的两只小手,都有些虚软无力了。
  她感觉自己要往后掉下去了。

  不过,很快的,一只大手拖住了她的小脑袋,一只大手搂住了她的腰。
  她没有掉下去,反而被男人结结实实的圈入他的怀里去了。
  吻…
  随之而来!
  强势!
  霸道!
  不失温柔!
  唐悠悠呼吸乱了,心也乱了,理智一点一点的被男人的气息给抽走了。
  男人感受到她渐渐的沉沦,大掌也开始有了动作,伸进她单薄的睡衣里…
  “不行…”当滚烫的手指触碰到她柔嫩似婴儿般的肌肤时,唐悠悠突然理智回归,猛的将他推开,然后后背猛撞了一下书桌的边沿,痛的她更加清醒起来。
  “为什么不行?”季枭寒有些受伤的问。
  当他如此沉醉于她的时候,她竟然如此无情的推开了他,这种心里上的落差,只怕任谁都会觉的受伤吧。
  唐悠悠赶紧将自己被他扯上去的睡衣急急的拽下来,惊慌失措的低下头去:“我…我接受不了!”
  “还是因为五年前我碰你的那一次?”季枭寒看着她不像是真的要拒绝他,反而像是她身体有了本能的抗拒,他莫名的感到一丝心疼。
  唐悠悠有些崩溃的撑住自己的半侧小脸,摇头,咬了一下唇片:“我…我想我该去找个心理医生看看!”

  季枭寒俊眸猛的睁大,这么严重吗?竟然还需要看心理医生?
  “悠悠!”季枭寒很自责,也很惭愧,更多的是对她的心疼。
  唐悠悠听到他如此温柔的唤着自己的名子,她抬起头来,美眸里已经布满了泪意:“季枭寒,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我…我就觉的自己好像有病…”
  季枭寒看着她很无措,很惊慌的表情,这一次,他很温柔的把她搂到怀里来。
  唐悠悠靠在他结实的胸口处,轻声的啜泣了起来:“这五年来,我一直都会做一个恶梦,虽然梦里的那个人,不是你的样子,但是…我真的被那个恶梦一直困扰着!”
  “对不起!”季枭寒不知道该说什么,才能让这个女人不再惧怕自己,五年前自己被下了猛药,想必对她造成的伤害,一定是不小的。

  “不关你的事,就算没有你…也会有别人!”唐悠悠痛哭失声!
  季枭寒眸底寒光闪过,声音透着一丝的恼怒:“这一切都是唐雪柔害的,我一定不放过她。”
  唐悠悠沉默着,只有泪不停的往下掉落。
  的确,就是唐雪柔害了她,可是,她又能怎么样?
  难道她要找个人,让唐雪柔经历和自己一样的恶梦吗?
  季枭寒低头,见女人并没有回应自己的话,他有些无奈:“悠悠,你不会还念着跟她的姐妹之情吧,你能不能别这么傻?谁要是欺负了你,你就该报复回去,不能像乌龟一样躲起来!”

  “我没有躲起来,我只是…答应了一个人,不伤害她。”唐悠悠咬住唇,内心对唐雪柔自然是恨怨之极的,可是,她又不能失了情意,她答应过养父,就必须做到。
  “是谁?谁能让你忍下这所有的屈辱?”季枭寒突然很想知道这个人的身份。
  “是唐有康,我一直以为的亲生父亲!”此时此刻,内心的疲倦和悲伤,唐悠悠想告诉他。
  季枭寒眸色微僵,显然是没料到会是这个人。
  “难道他不是你的亲生父亲?”唐悠悠无力的靠在他的胸口,摇了摇头,自嘲道:“那次我不是来求你放过唐雪柔吗?你还骂了我,说我愚蠢,的确,我放过自己的怨恨的人,是很愚蠢,可唐有康却约我去医院,要跟我做DNA比对,仿佛生怕我会继续赖着他似的,为了保住他亲生女儿的名声,他几乎把我推进了一个绝望的深渊,这种人,我以后也不想再见了,放过唐雪柔,是我对他养育之恩的报答,但仅此一次,如果下一次唐雪柔还要

  来害我,我就绝对不会再放过她了。”
  季枭寒很吃惊的低头看着她,她看似柔弱的身体里,竟然还有如此坚强的一面。
  心,更加的疼了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