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595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许玉贤冷冷道:“安全生产年年开会,年年检查,年年通报,结果呢每年冒出的还是那些问题!正府相关领导究竟有没有把安全生产真正放在心上,是不是觉得开个会、转发上级文件、弄几个检查组应付一下就完事?个别正府领导成天脑子里想的不是如何做好工作,真正为人民服务,而是琢磨耍心眼、搞阴谋诡计、结党营私,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说到这里他又一拍桌子,“我在这里明确告诫这些人,赶紧收手,否则不会有好下场!”

  常委们面面相觑,隐隐明白许玉贤发火是有缘由的,可能与市正府个别领导有关,更有可能就是常委会两位市正府领导中的一个。
  罗世宽显得沉着冷静,道:“许书记批评得对,安全生产的确是老大难问题,尽管正府做了大量工作,每年都通报、处罚甚至勒令个别企业停产,但有些问题还是屡查屡犯,屡禁不止。晓丹这份通报暂时别读了,回去后立即组织相关部门和领导开会,贯彻许书记的意见,在全市再组织一次回头看,对限期内未整改到位的企业坚决限产停产,直至验收合格方可复工!”
  “好。”纪晓丹赶紧收起惹祸的通报。
  茅少峰顺势道:“下面进行第四项议题……”
  姜姝是新任常委,尽管掌管大树在握的纪委,排名却是末位,位置安排在方晟旁边。见许玉贤杀气腾腾、常委们噤若寒蝉的模样,姜姝在笔记本反面写了句话微微推到他视线内。

  老大怎么回事?
  方晟在自己笔记本上写了大大的“NO”。
  姜姝不满地写道:你是老大的头号红人,比郝公公还得宠,他有心思能瞒过你?
  市委秘书长直接服务于市委书记,被市直机关干部们戏谑为“大内总管”,既而引申为郝公公。

  方晟写道:我不是公公,你可以作证。
  姜姝见了顿时俏脸一红,嗔怒地瞪他一眼,扭头不理他。
  方晟心虚地抬头,正好与徐璃冰冷的目光撞了个正,心里暗暗叫苦:两个女人都在常委会还真麻烦。
  今天注定是纪晓丹的灾难日。第四项议题是关于明年市直机关各部门预算,作为分管财政的常务副市长,纪晓丹不得不硬着头皮一项项宣读预算报告,没读几行汗珠便沿着发根往下滴。徐璃坐在他旁边看得清清楚楚,在笔记本上写道:
  开会日当午,汗滴流下土。谁知老大意,个个很辛苦。
  果然没多会儿许玉贤又打断他的话,恶气恶气问:“预算报告也经过市长办公会通过?”
  这叫纪晓丹怎么回答呢?如果回答是,又要被许玉贤骂“还要常委会何用”;如果回答不,事实上正府所有提交常委会的议题都经过市长办公会通过。
  纪晓丹求助地看看罗世宽,后者却面无表情看着茶杯,不打算再度出头。遂咬咬牙道:“市长办公会不能代表常委会意见,许书记,还有各位常委可以提异议,我们回去进一步修改完善。”
  许玉贤手指关节重重敲了敲桌子,道:“俗话说得好,近水楼台得月,一直以来正府部门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现象非常严重,正府办、财政局领导办公室装修得比五星酒店还豪华,其它部门呢?宣传部、纪委办公室空调坏了,申请报告送过去几个月还没批;人大、政协等更是如此,不管打报告买什么,被问的第一句话总是‘为什么不修’!同志们,市直机关都是高素质人材,能修好的话还用打报告重新购置?就算这样,大家看看纪市长的预算报告,正府各部门费用还是遥遥领先!这样的预算报告,不听也罢!”

  罗世宽不能退缩了,干咳一声道:“我想解释两点,一是人均率,从数字看正府办、财政局等部门预算总额是高些,主要原因是总人数多,如果平均到每个人身上,也就是人均率的话,正府各部门处于中下游水平;二是许书记提到装修和申批问题,三年前钱书记在银山时调整办公楼布局,要求正府各部门全部搬到西楼办公,西楼原来是会议室和老干部活动中心,搬迁前根据需要重新装修,因此看起来比其它部门新些;至于申批事项得不到及时办理,以及故意刁难拖延等问题,我相信只是个别现象,但许书记提醒得很对,恰恰因为个别干部的不良习气影响正府的整体形象!下午我和晓丹市长要组织市机关事务管理局全体人员开会,开展自查自纠,整顿机关作风,严厉查处相关责任人!下次常委会我会通报相关情况。”

  纪晓丹紧接着说:“预算报告……也,也将根据许书记指示重新测算和规划,提交常委会审议前先征求各部门意见,做到统筹有序,预算清晰。”
  许玉贤沉着脸不置可否,冷场了近一分钟,突然说:“散会!”
  几乎同时,姜姝低低道:“今晚……待会儿等我短信。”
  方晟还没来得及说话,姜姝便飘然而去。正迟疑间,徐璃从他身边经过,手肘微微撞在他腰际,悄声道:

  “今晚听我安排……如果敢跟她一起,你死定了!”
  方晟不禁头皮发麻。
  今晚有白翎在,他哪儿都不能去,更何况鱼小婷那边还没消息,哪有心思寻欢作乐?
  回到办公室,先给徐璃和姜姝各发一条短信,只有四个字:白翎来了。然后打电话给白翎,只响了两声便被挂断,说明她仍在省厅十处,这会儿说话不方便。

  中午去食堂吃饭的路上收到一条陌生短信:我被监控了,近期别打电话。
  方晟立即猜到是爱妮娅发的,细心如她者,加之特殊的地位,她意识到自己与詹姆士频繁互通邮件引起有关部门警惕。
  然而鱼小婷去香港已经十五天了,为何音信全无?想到这里方晟心乱如麻。
  方晟去得较早,食堂座位的“常委区”空无一人,随便在第二排坐下。过了会儿姜姝捧着托盘擦身而过,飞快地问:
  “她来干嘛?不放心你呀。”
  “出差。”

  姜姝还想追问,见徐璃身影在门口出现,遂坐到第三排另一端。徐璃取了饭菜径直坐到第一排,经过他身侧时淡淡道:“你要是撒谎,哼!”
  “天地良心,决无谎言!”
  徐璃不再说话,坐到第一排中间。接着常委们陆陆续续进来,大都坐在二、三排。茅少峰特意坐到方晟旁边,瞟瞟周边同僚,压低声音道:
  “方常委,请教个问题……”

  还让不让我好好吃饭?方晟心中哀叹,却微笑道:“啥事儿?”
  “上午老大那通无名火发得蹊跷,是不是正府那边又惹事了?”
  方晟知道茅少峰在市委大楼耳目众多,不消说已掌握自己一大早就跑进书记办公室的举动,遂道:“有点烦心,跟工作没太大关系,他不肯讲……”
  欲说还休的语气,加上神神秘秘的表情,茅少峰被吓着了,忙不迭道:“那就不讲,那就不讲。对了,牛德贵的案子有没有进展?”

  “经查证,牛德贵担任红河管委会主任前后没有女员工调出,所谓乱搞男女关系纯属乌有;法院判决书里只提到贪污受贿罪,那个比较麻烦,因为我已查到将牛德贵银行卡汇款者身份——新耀集团前员工。”
  日期:2018-05-28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