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594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以这趟双江之行,从白翎角度出发是很不情愿的。
  “谢谢老婆。”方晟揽过她的肩,在她耳边轻轻道。
  白翎身子软了下来,长长叹息道:“我前世究竟做错了什么,非在今世碰到你这个冤家。”
  第二天下午从京都返回,在潇南机场与许玉贤联系,得知李倩倩——他的小情人昨晚电话联系了一次,态度依然强硬,要求他半个月内履行她所提出的要求,否则就将那份名单公布到网上。许玉贤提出以补偿金替代两个要求,李倩倩根本不予考虑。
  李倩倩是大四学生,所有课程均已结束,只剩下社会实践和毕业论文两项任务,很久之前就不住校,无从得知落脚之处。
  仔细听了两遍通话录音,白翎说背景很静,说明李倩倩躲在某个居民小区,只要她仍使用这个号码,侦查其下落对十处来说小菜一碟。
  “接下来呢?既然十处知道你的行动,那么手段不能过于粗暴,否则上上下下都不好交待……”方晟话里的意思是,十处对白翎的观感已发生很大改变,未必愿意替她保守秘密。
  “前提是弄清她要挟许玉贤的真正目的,二十多岁的大学生,快要走上社会,今后人生需要许玉贤的地方很多,何必杀鸡取卵?”
  这个问题方晟也琢磨过,有符合情理的解释:“许玉贤的说法是她被惯坏了,胃口越来越大,还有一点他可能没好意思说出口,那就是长期秘密同丨居丨使得李倩倩产生错觉,觉得她就是他老婆,甚至流露要他离婚后娶自己的意思,许玉贤有所警觉后态度方面逐渐疏远,她才先下手为强。”
  “男人对待女人都是这样,玩厌了就扔,铁石心肠。”
  白翎指桑骂槐,方晟假装没听懂,反问道:“你怀疑李倩倩动机不纯?”
  “许玉贤第一句话就问‘换手机号了’,说明她用别的号码与他联系,还有两人通话不足一分钟,两点足以说明她防范意识很强,不是通常意义上傻不拉叽的大学生。另外,李倩倩家庭条件不好,很在乎钱,这是她心甘情愿被包养的原因。当许玉贤提出给她一笔钱作为补偿时,她明显迟疑了一下,可见她对钱有种发自内心的渴望,随后却连金额都没问就断然拒绝,这就有问题了。”
  “是这样啊,那可得多加小心了……”方晟觉得事情愈发棘手了。
  出了机场两人分道扬镳,白翎往市区方向,方晟则从绕城高速回到银山。许玉贤正在办公室烦躁不安等消息,见方晟进去赶紧关门询问,当听说白翎已来到省城不禁喜形于色,可听到白翎那段分析后脸色又阴沉下来。
  “白翎的分析或许是对的,之前的李倩倩的确天真单纯,不黯世事,脑子里除了学习最大的乐趣居然是动画片,”许玉贤沉吟道,“变化是从今年下半年开始,她突然变得多疑善妒,爱挑毛病,不时挑拨我和爱人的关系,话里话外隐隐透出想当家作主的意思。原则问题我是不含糊的,有天晚上跟她把话说开,我说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你快毕业工作,后面人生道路很长,我这个老头子不便羁绊着你,剩下几个月好好考虑一下未来方向,有什么要求我尽量满……”

  “她听了什么反应?”
  “很生气,哭哭啼啼指责我不懂她的心,之后两人越来越生分,见面次数也越来越少,之后便发生了这件事。回头想想,是不是她挑唆我离婚的计划失败,恼怒之下受人唆使欲陷我于不利?”
  “是的。”许玉贤推断的这些,方晟都想到了,但在领导面前说话要有分寸,尤其涉及到**问题,只能从许玉贤嘴里主动说,自己不便开口。
  许玉贤终于意识到问题远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复杂。

  “把我拉下马,谁是最大的受益者?”
  方晟道:“吴郁明。”
  许玉贤一愣,目光定定看着地球仪:“那小子……我倒没想到,除了他,银山这班人呢?”
  “倘若吴郁明如愿以偿,舟顿就缺个市长,按肖挺和省委异地提拔一二把手的原则,银山有实力竞争的只有徐璃和纪晓丹。”
  “徐璃不可能做这种事,一定是纪晓丹!”许玉贤又惊又怒,“真是不叫的狗爱咬人,没想到最阴险的居然是他!”
  方晟摇摇头:“纪晓丹固然从中受益,以他的能力和性格却未必敢单独策划此事,顶多协作而已,布局谋划者另有其人。”
  “哦,你认为谁是主谋?”
  “您主持下的常委会,有我冲锋陷阵,有徐璃和郝常勤压住阵脚,原来郑丰达还能反对几句,如今又换上姜姝,罗世宽感觉很压抑啊,一个失去人事话语权的市长很难有所作为,”方晟道,“如果您下吴郁明上,形势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市委书记和市长联手足以牢牢掌控常委会,我们几个将遭到强力打压和边缘化,最终被赶出银山。”
  许玉贤眼中闪烁愤怒的光芒:“这么说是远在舟顿的吴郁明暗中挑唆,罗世宽和纪晓丹共同策划?”
  “只是猜测,具体要等白翎的消息。”
  事有凑巧,白翎那边迟迟没来消息的时候,上午十点召开常委会,主要议题有四项:一是讨论研究市委十六届六次全体(扩大)会议方案及报告;二是讨论通过《**银山市委法律顾问工作规则(试行)》;三是通报全市安全生产工作情况;四是讨论明年市直机关各部门预算。

  前两项工作都是市委主抓,茅少峰具体负责,简要介绍了相关内容和修订事项,毫无悬念一致通过。安全生产工作通报由纪晓丹宣读,其实常务副市长都不分管安全,但罗世宽肯定不可能读报告,只能由纪晓丹出面。
  刚读了两页纸就被许玉贤打断,阴沉沉问:“这个报告谁写的?”
  纪晓丹一怔:“正府办综合科,市长办公会已经通过。”
  许玉贤突然暴怒,一拍桌子喝道:“你这话什么意思?市长办公会通过的东西拿到这儿就必须通过?那还要常委会这班人有何用?不如全部解散!”
  除了方晟心中有数,所有常委大跌眼镜,想不通平时温文尔雅、说话和风细雨的许书记怎么回事,居然为基本走过场的安全生产通报大动肝火。
  纪晓丹尴尬地捧着材料不知如何是好,罗世宽到底经验老道,不动声色问:

  “许书记对安全工作有什么意见?我们会及时部署和落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