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自己打包送到跟前,他却跑了》
第198节

作者: 小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月儿戳了下angle的脑袋,“你脑袋里成天想什么呢!他只是个小孩子好吧,而且我总觉得,他有些熟悉。”
  angle抚平小月儿微皱的眉头,“拉倒吧,我还不知道你!只要是可爱的东西,你都喜欢,看着舒心,不就熟悉咯。”
  “是吗?”小月儿很疑惑,“我们还是别在背后讨论别人.....”
  “那可是你先提起来的.....”
  两个人打打闹闹的。
  看到夏星辰的车子,小月儿立马抛弃了angle,麻溜的滚到夏星辰的身边。
  “橙橙,有没有等很久?”
  “没有,刚刚来。”夏星辰拉着小月儿的胳膊,按摩。

  “好舒服~”真的是累了一天了。
  小月儿像个软骨头搭在夏星辰的身上。
  “橙橙,我们梦真的很真实啊,你穿了防弹衣没?”小月儿猛的回头,扒夏星辰的衣服。
  “没有的,脑袋是保护不到。”夏星辰按住小月儿的手。
  “怎么没有啊!只是身体保护住了!你穿下嘛!不然我的心总是揪着。”小月儿眼巴巴的瞅着夏星辰。

  夏星辰无奈,“我保证,我一定不会有事。”
  “相信我。嗯?”
  他都这么说了,小月儿只好妥协,“那好啵。”反正还有她在他身边保护他!
  夏星辰揉了揉小月儿的头发,软软的滑滑的,像是小猫。
  夜晚,华灯初上,灯红酒绿。
  夏星辰施带着小月儿来到酒吧。

  小月儿心想,夏星辰要见什么人啊?居然会在这种地方见面?
  门外站着两个黑衣人,其中一个人推开包厢的门。
  夏星辰握着小月儿的手进去了。
  鹅黄的灯下,沙发上男人俊美的不像话,栗色的头发微卷,像个瓷娃娃一样,看见他们,缓缓开口,“这就是你的小娇妻呀,长的真可爱,你好啊,我叫半九。”

  小月儿总觉得在哪见过他?
  “你好,七月。”
  “半九,我家好玩吗?”夏星辰以占有者的姿态护着小月儿,声音低沉暗哑。
  小月儿睁大眼睛,她说这么这么熟悉,原来是那个戴面具的人!

  “我去,真是不好玩,你都知道了!”半九低咒。
  “骗人很好玩?有病!半九,你怎么不变成九半?”小月儿顿时火冒三丈。
  亏她还担心那么久!
  末了又瞪了眼夏星辰,这家伙知道,却还在那里跟她装,阿西吧!装的还真像。

  夏星辰不作声,有些尴尬的僵直身子。
  “我名字这么招惹你了。”半九有些委屈。“人家明明叫半九。”
  小月儿无语,这家伙脸皮真厚。
  “说吧。”夏星辰开口。
  半九看了眼小月儿,“玖兰枢最近没什么大动作,还有她身边有一个女孩,反追踪能力很厉害,我们的人都查不到她真实的面貌,不过还是有些蛛丝马迹,听说她本家在清江市,最后不知道怎么移民去了英国,还跟玖兰枢有了交集。”

  小月儿没有微皱,玖兰枢上次参加他订婚了的。
  “这么久了,我觉得不会干什么坏事,貌似要在中国发展吧,他跟其他的蛟龙不一样。”半九如实说出他打探的消息。
  “知道了。”夏星辰其起身,眯眯眼,“下次再进我家,打断你的狗腿。”
  小月儿敏这嘴偷笑。
  难得听到夏星辰说脏话。

  狗腿!哈哈哈......
  半九咔吧咔吧眼,大声嚷嚷道:“我去,我明明是人腿,怎么成狗腿了!”
  夏星辰不理她直径走掉了。
  路上,小月儿很生气!
  夏星辰居然连她都骗!骗得她好苦!
  “生气了?”夏星辰板正小月儿的身子。
  下一秒,小月儿扭过身。

  不搭理夏星辰。
  夏星辰无奈,只好抱住小月儿,把下颚放在她的肩膀上,小月儿不自在的耸耸肩膀,夏星辰依旧不动,小月儿罢,“月儿,我很喜欢你关心我的样子,看着你狡黠灵动的笑容,我整颗心都暖暖的,抱歉,是我骗了你,要是重来一次,我一定还会舍这样做。”
  纳尼!前面听着还是那么一回事,后面怎么就变调了?
  小月儿反过头,刚冒出一个字,就被夏星辰封唇了。
  “还.....”
  妈呀,她的心跳的好快,原来橙橙早有预谋,真是坏,连她都套路!
  不过,她好喜欢......
  清江市第一人民医院。
  某病房里,金江脸色蜡黄的躺在病床上,金银花站在门外,是医生发出的重病通知。
  她的爸爸要是再不换肾,就要走了......
  金银花失魂落魄的跑到医院的公园里,埋着头,痛哭,她该怎么办?
  如果她的爸爸真的走了,这个世界上就剩下她一个人了。
  以前她为了爱情,放弃友情,现在她也要为了爱情,放弃亲情吗?
  那是她亲亲的爸爸,一手拉扯她长大的爸爸.......

  金银花哭的差点顺不过气来,突然,兜里的来电铃声响起。
  金银花拿起电话,接听,下一秒电话那头的人,渣渣咧咧,“你们医疗费什么时候交?已经拖了好几天了!我们医院可不是救世主,如果每个人都像你们这样拖拉医药费,我们医院就要关门大吉了!你到底有没有钱交?”
  金银花手指泛白,强忍着眼里的泪水,吸了吸鼻子,“明天,明天我一定交!”
  “最后一次了!”

  那头啪的一声就把电话挂了。
  金银花无力的把手机滑下了,天灰蒙蒙的,仿佛下一秒就要塌下来了。
  又一通电话来了是领班。
  “领班,有什么事吗?”
  金银花语气空洞无力,但是那头的人未曾察觉。
  “金银花,你晚上过来上班,顶替一下扶玲。”
  啪的一声,电话挂了。
  就是这样,人生活在底层,没有人关心你,没有人在乎你的现在的状态。
  大家忙忙碌碌,交集而已。

  金银花此刻眼泪已经流不出来,冷断辉,她快撑不住了。
  金银花深吸一口气,拨打了她爸爸的救命电话,“我答应你.....嗯嗯....好.....待会见。”
  或许,这是最好的结果。
  冷断辉,再见。
  金银花又约了冷断辉在咖啡厅见面,因为哭过,眼睛红彤彤的。
  冷断辉坐在金银花对面。
  “花儿,你怎么了?好憔悴,是生病了吗?”冷断辉其实,伸手摸了摸金银花的额头。
  金银花扯了扯嘴角,“阿辉,我没事。”
  “阿辉,真想留着某些东西。”
  “嗯?”冷断辉叫服务员送来一杯热牛奶。

  金银花捧着牛奶喝了一口,“阿辉你会娶我吗?”
  冷断辉脸僵了僵,“花儿,你怎么了?”
  金银花忽略心底的失落感,“没什么,就是问问而已,也对,我们还太年轻,未来还有许多不确定因素。”
  冷断辉不解,“花儿,到底怎么了?你跟我说。”
  金银花摇摇头,“没什么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