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2329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叶少阳跟那个佣人一起动手挖坟,因为是新坟,泥土松软,不到半小时,一个半米深的坑就被挖出来了,果然,还是没有棺材。
  如果只有“自己家”的坟墓是空的,还能勉强解释是山体运动什么的,但是两座坟都不在同一座山上,连这个最最不可能的原因都排除了……
  佣人瞠目结舌,叶少阳虽然早有怀疑,但这件怪诞的事情背后的原因,他根本也不知道。
  “走吧,回去吧。”两人下山,跟另一个佣人见面,叶少阳嘱咐他们,之前的事不要告诉任何人,然后三人一起去所谓的老宅。
  老宅在一个山村里,同样也是村里最大的一座宅子。叶少阳之前还想在村子里转转的,被挖坟的事闹得也没了心情,一个人躲进房间,继续思索。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世界啊?
  如果自己是被人送进这里来的,又不杀了自己,把自己困在这有什么目的,还有,为什么要是嘉靖年间?
  这一切,都是没法解释的谜团。

  叶少阳想来想去,指望别人救自己出去是不可能的张无生和腾永清,还有之前失踪的那些法师和普通人,八成都被送到这里来了。
  这么一想,叶少阳倒也觉得有点安慰,这是很多人都会有的一种心理:不管再不好的环境,反正不是自己一个人。就算是叶少阳,也难免会有这样的想法。
  通过这件事,叶少阳推论出了几点:第一,这次穿越,并不是针对自己个人的,毕竟自己不是第一个穿越的,而且也不光跟那古墓有关,之前看过的视频说明,疑似圣灵会的人,还在当街抓过人,要说这么做是有什么目的,也一定不是跟自己一个人有关。
  第二,古墓里头那个九星叠气阵,应该是个只进不出的地方,就算道风他们想救自己,八成也没什么办法,很可能把自己也搭进来。

  自己想要出去,还得靠自己。
  思前想后,叶少阳觉得自己现在只能做一件事,那就是尽可能地找到张无生他们,找到那些跟自己一样被困在这里的人,然后一起想办法出去。
  只是,连瓜瓜和碧清都不认识自己了,要怎么样才能让这些人恢复记忆呢?不然的话,就算找到他们也没用,说太多了,只会让别人把自己当成疯子。
  叶少阳正在冥思苦想,突然从隔壁房间传来一阵香的气味,心中好奇,于是到外面去看,循着香味,走到一个没有光的房间里这房间没窗户,一点都不透光,叶少阳走进去看,顿时愣住:这两个佣人都跪在地上,正对着一尊神像祷告。
  神像是挂在墙上一个神龛里的,黑乎乎的也看不清,叶少阳皱眉走过去,这时候两个佣人也祭拜完了,把手里捧着的香插进香炉,转身往外走,看到叶少阳,老佣人道:“少爷,家里的神像还在这呢,我们刚给擦洗了一下,少爷也来上香吧。”
  叶少阳没理他,走过去,朝神像看了一眼,整个人当场就石化了。
  神龛里供奉的,竟然是灵婆婆!

  足足呆了有好几秒钟,叶少阳回过神来,深吸一口气,转身问道:“咱们家,为什么会有这尊神像?”
  两个佣人你看我我看你,都觉得这问题问的好没意义。
  “这神像,家家户户都供奉啊。”
  叶少阳心头一沉,道:“家家户户都有?”
  “对啊,灵婆婆的神像,我们祖祖辈辈都供奉的,少爷难道连这个也忘了啊,出去可千万注意啊,不能乱说,万一有人报告官府,就麻烦了。”

  “那好,你们告诉我这灵婆婆是怎么回事。”
  两人开始讲述,叶少阳越听越惊,原来这灵婆婆是当朝国师,也是皇帝在修道方面的师父,官府要求每家都要供奉灵婆婆的神像,而且早晚都要上香祝祷,不过就算官府不强求,民间也会自发地供奉,在老百姓的心中,灵婆婆是神,而且是唯一的神。
  风调雨顺,国家安平,靠的都是灵婆婆的保佑,两个佣人在讲起灵婆婆的时候,脸上都带着发自内心的敬仰崇拜,这一点做不了假。
  叶少阳听完之后,整个人懵了。
  灵婆婆……这个世界居然也有她的影子,而且影响如此之大,甚至是国师。看来,自己之前猜测她的真身是星月奴,这一点还是错了。不过转念一想,也有可能是星月奴在这个时代,尝试过九星叠气阵,唯一让他不解的是,既然灵婆婆在这时代有这么大的影响,为什么在后世没留下任何记载?
  这不合逻辑啊,难道是后来经历了什么,湮灭了历史?
  还有,这个时代的法术界,为什么会容忍这样的行为,而不做任何反抗?
  不过,自己倒是听说过嘉靖皇帝崇信道教,本身都差不多是个道士,每天烧火炼丹,或许,是这灵婆婆伪装成了道门弟子,取得了皇帝的信任,因此才在民间极力推崇?
  情况越来越复杂了啊。
  不过,有一件事倒是可以确定了:自己能出现在这里,肯定是圣灵会捣的鬼。
  晚上,他在房间里再次作法感召七星龙泉剑,能隐隐感觉到在西北方向,很远,无法感应到具体位置,叶少阳决定,自己得先去把宝剑和自己那一干法器找回来,再说其他。

  在老宅憋了一天,第二天早上,两个佣人去村里雇了马匹,送叶少阳回到城里家中。
  这时候都中午了,叶少阳见到了碧清和瓜瓜,一起吃了饭,碧清邀请他下午去游什么园子,叶少阳没兴趣,找个了借口婉拒了,询问她有关灵婆婆的事,得到的说法跟那两个佣人一样,每个人早晚都要对着神像祭拜,只因为自己不喜欢,因此碧清一向都是替他了。
  下午,叶少阳一个人出门,前往西街。今天天气还是阴沉沉的,完全看不到太阳,叶少阳一个人来到那棺材店门外,店门还是没开。
  叶少阳一个人在街上晃荡,不觉中就来到城外下,有一队士兵正在巡逻,手里拿着长长的重戟,叶少阳记得在哪看过,说是这种重戟在古代更多是体现威仪,打仗是不行的。
  叶少阳跟他们擦肩走过,猛然间站住,目光锁定了其中一个身影,一直跟着走过去,这队士兵一直走到一座府衙里头去,叶少阳不死心,在外面等着,不一会功夫,这些士兵又出来了,有的换上了常服,三两成群,嬉笑着走开。
  叶少阳就站在路对面等,总算等到了自己跟踪的那个,仔细看他,果然是自己要找的人,于是叫了一声他的名字:“腾永清!”
  是的,他是腾永清。
  之前在路上匆匆一瞥,叶少阳就怀疑是他,果不其然。
  腾永清转头看了他一眼,继续往前走。

  叶少阳跟上去,又叫了一声他的名字。腾永清站住,左右看了看没人,迟疑地看着叶少阳,道:“你叫我?”
  看他的表情,叶少阳就知道,他一定是也把自己给忘了。
  又一个失忆的。
  叶少阳在心里叹了口气,迎上去,道:“就是叫你,你不认识我了?”
  腾永清笑笑,道:“这位公子,你怕是认错人了,我叫陈文忠,不是你要找的人。”
  日期:2018-05-28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