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100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有点说不过去啊!”萧晋紧紧地皱起眉,“按理说,不管这个内鬼知不知道滚刀龙打算栽赃给马泰华的事情,听到您抓捕的人跟滚刀龙有关,就不应该还那么淡定才对。
  无知是最容易让人产生恐慌情绪的,他被您困在会议室,对外界的情况一无所知,时刻都承担着暴露的风险,这得需要多么强大的心理素质,才能安安稳稳的坐在那里等会议结束?至少我肯定会想办法做点什么的。”
  这时,办公室的门被对开,田立诚的秘书小李端着一个饭盒走进来放在萧晋的面前,还殷勤的帮他接了杯水。
  “小李啊,你在外面看着,不管什么人来,都先通知我一声。”田立诚对他说道。
  “好的,厅长。”小李答应着转身离开。
  田立诚看着他的背影,忽然神色一变,又开口道:“小李,昨天晚上大半夜把你叫出来,女朋友没有生气吧?!”
  小李愣了愣,露出一个憨厚的笑脸,腼腆的挠着头说:“没事儿,她挺理解我的工作的。”

  “是嘛!那就好,现在的年轻人找个对象不容易,要是因为我而坏了你的姻缘,那罪过可就大喽!”田立诚意味深长看着他说。
  “不会不会。”小李连连摆手道,“我从一开始就跟女朋友说了我的工作情况,她什么都知道的。”
  “哦?什么都知道?包括昨晚我们抓捕马泰华的事情,也知道?”
  小李闻言笑容瞬间凝固,紧接着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怀里掏出了把枪来。
  下一刻,手枪伴随着一声惨叫掉在了地上,而小李持枪的那只手则被一根筷子洞穿。

  他转身想跑,萧晋却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后,只听咔吧咔吧两声脆响,他就因为脚踝关节错位而摔倒在地上。
  田立诚顾不上惊叹萧晋的身手,黑着脸走过去,愤怒的大骂道:“混帐!竟然真的是你!说!滚刀龙在哪儿?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为他做事的?”
  此时的小李已经没有一点刚才掏枪时的狠辣样子,不知是因为剧痛还是恐惧,脸色苍白,满头大汗,连眼泪都流了出来。
  “厅长!对……对不起!我是有苦衷的啊!小芳她……她骗我吸丨毒丨,我要是不听她的,她就让我生不如死。厅长,看在我跟了您两年勤勤恳恳的份儿上,您饶了我好不好?我告诉您小芳现在哪儿,您把我放了,我保证跑的远远的,再也不回来。
  要不然,自己身边的秘书就是内鬼这件事,哪怕您能证明是被蒙在鼓里的,这个厅长的位子也做不长啊!”

  小李说的没错,田立诚身为省厅的厅长,自己的秘书却是罪犯安插的卧底,哪怕他也是个受害者,在上面大领导眼里也会留下一个“识人不明”的评价,尤其他还是一名执法者,且是一省警力的最高长官。
  可想而知,一旦小李的事情公开出去,他最好的结果也是在不久之后退居二线,混一个高一级半级的闲职养老,这还是在他没有被政敌落井下石的情况下。
  田立诚陷入了沉默,表情似乎有些挣扎,萧晋却蹲下身,拍拍小李的脑袋,笑着说:“不愧是给领导当秘书的,这么快就又是感情攻势又是利诱威逼的,小脑瓜转的挺快嘛!
  成,我替我伯父做主答应你了,只要你说出滚刀龙的身份和他的藏身处,那边一抓到人,我就立刻放你走。”
  小李眼珠子使劲往上翻着去看田立诚的脸,抿紧了嘴不吭声,显然是不相信他能做这个主的。
  “你他娘的智商要不要这么不稳定?”萧晋扇了他一巴掌,骂道,“才刚夸了你机灵,这就开始犯傻了?在衙门里当了这么长时间的差,还不明白有些话是不能从领导口中说出来的吗?咋的?老子国安和田厅长准女婿的身份还不够格为他老人家担保?”
  小李目光终于落到他的脸上,沉默半晌,开口说:“我不知道滚刀龙是谁,但小芳肯定知道,因为我不止一次听她打电话称呼那边的人为先生,而且她的态度异常恭敬,就像是奴隶在跟主人说话一样,我敢保证,电话那边一定就是滚刀龙。”
  萧晋挑了挑眉,问:“那小芳现在在哪儿?”
  “她对外的身份是一家商贸公司的白领,我刚刚还给她打过电话,她说她正在公司上班。”
  问清楚了公司名称和地址,萧晋起身看着田立诚道:“伯父,您不用发愁,我有办法把这个人……”
  “小萧!”田立诚抬手打断他,苦涩一笑:“你不用往下讲了,谢谢你的好意。说来惭愧,我找内鬼找了大半年,几乎所有的省厅同僚都怀疑了个遍,怎么都没想到他竟然就藏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有眼无珠到这个地步,这个厅长,差不多也没资格再坐了。”
  萧晋没想到这老头竟然如此执拗,抬脚踢昏小李,又开口劝道:“伯父,您的目的是抓到滚刀龙,这小李完全就是个不入流的小虾米,有他没他都不会对结果产生什么影响,您不如就把他交给我,我可以向您保证,他的后半生绝对不会活的太轻松。

  况且,他已经染上了不小的毒瘾,就算真放他离开,也迟早是个死在不知道哪条阴沟的下场,您又何必因为这么一个烂货而影响仕途呢?不值得呀!”
  “小萧,你错了,这从来都不是值不值得的问题。”
  田立诚洒脱一笑,转身背起手,挺胸抬头望着墙上的那幅字,沉声说道:“因为这个内鬼,市局的数次抓捕行动都以失败告终,不说这白白浪费了多少国帑和人力,也不说这期间有多少丨毒丨品流入了江州和周边五省,单单是为了那几名牺牲的警员,我都绝不能让他逃脱掉法律的制裁。
  至于你说的带走他私下惩罚的话,我这次就当没听见。小萧啊!墙上这四个字,是我很尊敬的一位老领导送给我的,我坚守了它们十几年,甚至不惜毁掉自己的家庭、与妻子决裂、错过爱女的成长,这么大的代价都付出了,岂能因为一个小小的官位就前功尽弃?
  别人怎么样我不管,但只要我还在这个厅长的位子上坐一天,就绝不会用徇私枉法来玷污它!”
  听完这番话,萧晋才明白什么叫掷地有声,什么叫振聋发聩!
  这个世界或许有着各种各样的黑暗,这个朝廷也或许到处都充斥着肮脏,但只要还有一个田立诚这样的人物在,光明和希望就永远都不会消失。
  墙上的那幅字铁画银钩、苍劲有力,也让他头一次发现,原来“刚正不阿”这四个字,远比“正大光明”要来的更加煌煌正大!
  “得!您是领导,又是长辈,自然什么都听您的。”他耸肩笑了笑,说,“对了,您是怎么发现自己秘书不对劲的?刚才他给我送饭的时候,我可啥都没看出来。”
  田立诚哈哈一笑,说:“很简单,昨晚开会的时候,整个会议室里,只有负责会议记录的他掏出过手机。当时他坐在我的侧后方,我也只是余光瞥到一点,所以就没记的太清楚,刚才他转身要走的时候才突然回忆起来,没想到一试竟然真的是他。”
  日期:2018-04-15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