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592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私底下方晟颇为不以为然,曾经跟朱正阳谈过忧虑,觉得许玉贤对她过于用心,似乎超出“玩玩而已”范畴,实际上人家小女孩子凭什么跟你这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子上床?还不是看中他的权势和钱财。一旦满足不了她越来越膨胀的**,不可避免会发生冲突。
  朱正阳的结论是小三不能富养。
  许玉贤这会儿叫自己过去,可想而知跟女大学生之间出了问题,必须有人出面收拾残局了。
  紧赶快跑来到春华小区,敲开909室防盗门,许玉贤象衰老了十岁,整个人都垮下来了,嘴唇颤抖说不出话来。再看室内,方晟吃了一惊:简直象被人洗劫似的,满地狼藉,到处扔着生活垃圾和杂物,床铺倒翻,沙发、桌子、茶几等倒的倒坏的坏,没一处完好的家具!
  “怎么回事?”方晟连忙问。
  许玉贤默默递过来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既然你无情无义,只好分手!两个要求必须一个月内到位,不然你懂的。即日。

  “什么要求?”
  许玉贤长长叹息,颓然坐到木地板上,道:“刚开始帮同学、校友、亲戚朋友办些小事也罢了,后来胃口越来越大,不相干的人只要给她点好处就信口承诺,让我非常为难。后来我回拒了好几桩事,加之她对名牌的追求越来越过分,从外套到内衣低于一万块的碰都不碰。你知道我的情况,虽谈不上清正廉洁,但不该收的钱绝对不收,也没想过利用职权捞取好处,所以经济方面愈发不能满足她的要求……上周她突然发短信要我答应两个条件,不然就分手,一是帮她父亲搞个公务员编制;二是替她拿到茅台酒在银山的总代理……”

  “好大的胃口!”方晟不禁说,“去年省城茅台酒总代理据说赚了六千万,老百姓说一车车拉的哪是酒,简直比黄金还贵!她把您看作摇钱树了。”
  许玉贤沉痛地说:“我意识到如果答应就将沦入万劫不复之境。她父亲是企业会计,今年四十八岁,现在公务员编制都必须考试,何况这样年龄的人能干什么?再说总代理,人家能随便答应我的要求吗?肯定要拿优惠税收、优惠政策交换,那就是渎职罪了,我不能答应!”
  “您做得对!”
  “断然拒绝后,她五六天没跟我联系,原以为不过是耍耍小性子,过几天就好,谁知今天来一看……”说到这里许玉贤声音低了下来,“你知道在我这个位子上迎来送往很正常,当然现金、黄金珠宝肯定不收,但购物卡之类总是免不了,人家送的时候都套信封,上面写着单位或个人名字,没料到她颇有心机,把这些信息都记了下来,现在就拿送卡清单要挟我!”
  方晟倒吸一口凉气,最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出于尊重**,他没敢问购物卡金额,想必几十万绰绰有余,不然哪够小情人大肆挥霍。
  “您的想法是……”他试探道。

  许玉贤声音嘶哑:“目前我没敢回复,一旦把她惹毛了会一怒之下把清单发到网上,那我的政治生命就彻底结束了;但我绝对不能答应,否则后果更糟,等着我的是党纪国法制裁!思来想去,只能请你出手相助。”
  方晟先是一愣,随即明白许玉贤的潜台词:他想让方晟身边的高手神不知鬼不觉找到小情人下落,逼她把名单交出来后销毁!
  可是鱼小婷正在香港生死未卜哎!
  叶韵倒符合条件,但事关许玉贤的政治名誉,方晟不想落下把柄。只有白翎堪当此任,偏偏许玉贤曾与容上校有过私情,白翎对他印象极为恶劣!
  白翎爱憎分明,绝不会帮自己不喜欢的人。

  想到这里方晟迟疑道:“鉴于安全因素,能插手此事的只有一个人,但……我没把握她一定答应,您能理解吗?”
  许玉贤立即想到了白翎,脸色微变,犹豫半晌道:“只有她吗?”
  “叶韵来历可疑,最好不要让她掌握不该知道的东西;鱼小婷,”方晟深深叹了口气,“下落不明,至今还没听到她的消息。”
  见他的眼神和表情不似作伪,许玉贤叹息道:“屋漏偏遇连阴雨,这事儿棘手了。白翎那边,只能请你多美言几句,毕竟,毕竟关系到政治前途,我还想在银山助你一臂之力呢。”
  “到银山后许书记一直给予我很大的帮助,我平时虽然不说,都记在心里,”方晟诚恳地说,“明天我专门跑一趟京都,这事儿必须当面说,一天不答应我一天不回银山,死缠烂打到答应为止。”
  许玉贤紧紧握住他的手:“好,麻烦你了……上次在梧湘是你挽救了我的政治生命,这次恐怕又……”
  “没什么,都是我应该做的,她那边能拖则拖,尽量拖到我有消息为止。倘若白翎果真拒绝,实在没方法只能出动叶韵,解除迫在眉睫的危机要紧,以后的麻烦以后再处理。”
  许玉贤连连点头将他送到电梯口。
  前往京都的航班上,方晟暗自郁闷。其实许玉贤这点事算什么,相比之下自己与爱妮娅有私生子才是爆炸性新闻。别人的事处理起来总好像游刃有余,自己的事总仿佛在悬崖上走钢丝,危险到极点。
  预案还是有的,不过处理起来比较费劲,而且必定使自己声誉和诚信大损,尤其在赵尧尧和白翎面前。方晟的设想是,万一鱼小婷失手,詹姆士一怒之下在网上爆料,方晟便到于老爷子面前负荆请罪,请于云复动用宣传系统的力量进行大规模删帖和全网封杀,把影响降到最低,另一方面医院也会应爱妮娅的要求进行辟谣。那样能将损失降到最低,估计爱妮娅晋升的可能性大幅减小,但能保住省委常委、纪委书记一职。同时只要她坚决否认,更不存在孩子父亲的问题,吃瓜群众只能把疑惑藏在心里。

  然而考虑到吴家、詹家等老对手借题发挥等因素,宁愿把事态扼杀在萌芽阶段最安全。
  第二次拜访白家大院,白杰礼、白杰冲兄弟都不在,平时白翎忙起来也很少回来,偌大的院子就白老爷子和小宝相依为命,现在方晟更加真切地感受到孩子给老人带的慰藉。
  事先知道方晟回来,白翎特意提前下班和,四代人一起吃了顿晚饭,之后白老爷子到后院散步,小宝在家庭教师的陪伴下做作业,方晟和白翎进屋“叙旧”……
  照例又是一场实力悬殊的战斗,事毕之后方晟觉得还没活动开身子,而是见白翎的确吃不消,额头都渗出冷汗才草草结束。
  “黄海轻狂的时代已经过去,我和赵尧尧应该退出江湖,”白翎苦笑道,“在银山找个伴儿吧,特许你象在黄海一样找两个,不能再多了。”
  方晟知她影射徐璃和姜姝,并不接碴儿。
  “最近爱妮娅有联系吗?”白翎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