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连环2黑刃:追凶十八年,隐藏在非法器官移植背后的血腥阴谋》
第24节

作者: 天下无侯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也想不明白。但是艾丽那具模型为什么那么怪异的原因总算搞清楚了,那个怀孕的女人,私下里一定找过艾丽,否则一切都解释不通。她那么做,对艾丽来说是不是过于残忍?艾丽为阮明涛做了那么多,身患绝症,将死未死之际,阮明涛不但不悉心照顾陪伴,珍惜最后在一块的时间,还有了别的女人!他还算男人吗?那女人呢,不但怀了孕,还找上艾丽,对后者来说,这是示威还是诅咒?这种伤害,怕是比病魔还要残酷!可想而知,艾丽当时该有多么失望,多么绝望!她对阮明涛背叛的切齿之恨,从黑子陈述她的那些怪异言行里,就能深深体会到。那么,也就不难理解她后来一系列的做法了!她在报复阮明涛!那个模型是永久的非卖品,以后会被不停展览,不停上头条。阮明涛呢,个人兴趣爱好和工作都跟生物塑化技术分不开,也就注定他今后跟艾丽那个模型分不开。艾丽这么做,等于把自己最美好的一面深深印在了阮明涛的生活和脑子里!同时,她还把自己器官移植的三个对象,也就是王大力,王文吉,孙桂珍的个人资料都留给了阮明涛,这对阮明涛来说,几乎等同于艾丽就附身在那三个人身上!今后你不管吃饭睡觉,睁眼闭眼,不管和哪个女人在一起,艾丽时时刻刻都会出现在你眼前!这很恐怖!”说到这,苏曼宁实在说不下去了。

  日期:2018-04-14 10:03:09
  “你说的这些,逻辑上合情合理。”秦向阳摸着鼻头道,“但有一点我还是想不通,按说阮明涛和艾丽情感基础很牢固,就算艾丽绝症,他要找女人又何必急在这一时?”
  “想不通?事情都明摆着了!还能有别的解释?你们男人不都这个德行?”苏曼宁忿忿地说。
  她的意思很明显,要验证这些很简单,有了阮明涛老家调查的情况,再找阮明涛就不难逼问出真相了。但秦向阳接下来的一句话,实在出乎苏曼宁的意料,“实际上,吴鹏下午已经查到了阮明涛精子的冷冻保存记录,就在省医学院附属医院的生殖中心。”
  “啊!怎么会呢!”苏曼宁听到这句话,突然有些手足无措。

  过了一会,她才说:“难道阮明涛和艾丽真有过要孩子的计划?那他感情上怎么会背叛艾丽呢?”
  日期:2018-04-14 10:04:05
  “别急,听我说”,秦向阳慢慢道,“但是阮明涛的冷冻精子失踪了,生殖中心的解释是,那份冷冻精子被主任医师蒋素素因工作失误弄丢了。如果阮明涛追责,这就是医疗事故,医院要负责任。实际上,这对医院来说不是什么大事,看怎么操作,说服男方不追责,再取一份精子,都是可行的。”
  “弄丢了?真邪性!”苏曼宁蹙眉道,“蒋素素又是谁?”
  “省医学院附属医院副院长蒋斌的女儿。”

  “蒋斌的女儿?华春晓的老婆蒋艳艳和她姊妹俩?”
  “对!蒋艳艳是她姐,华春晓是她姐夫。”
  “巧了!去阮明涛老家的那个怀孕女人就姓蒋,和阮明涛同学,名字不知道。难道…”说到这,苏曼宁皱起了眉头。
  “哦?搞不好还真是一个人!”秦向阳敲着桌子说。
  旁边的吴鹏反应很快,立刻从电脑上调出了蒋素素的相关资料,资料显示,蒋素素和阮明涛果然是大学同学。
  日期:2018-04-14 10:05:49
  “看来去阮明涛老家的,十有八九就是这个蒋素素了!难道是旧情复燃?”苏曼宁调侃道。

  吴鹏说:“对了,蒋素素同事说她请假有段日子了,人不在医院,好像去了外地。”
  秦向阳说:“不管她在哪都快回来了,今晚被杀的可是她姐夫。”
  苏曼宁深深叹了口气,肃容道,“其实事都已经很清楚了,最惨的就是那个艾丽!真是没想到…可事情再深入下去,好像和咱刑警关系不大。接下来咱还有必要找阮明涛?”
  “找啊!为什么不找?明天一早,不,明天下午你去找他,上午你休息半天!”秦向阳毫不犹豫、一锤定音,“艾丽的案子我可还没写结案报告呢!没结案,就得把事实都给弄清楚!”
  会开到半夜才散,众人该加班的加班,不必多言。人都散去后,秦向阳才算平静下来。他需要平静,尤其是这个时候。
  日期:2018-04-14 10:06:17

  躺躺在沙发的秦向阳,毫无睡意。实际上自“1210案”案发以来,他就一直住在办公室里,几天下来,胡子也长了,头发乱七八糟的,彻底恢复了单身时不修边幅的状态。尤其是今晚高虎和华春晓的死,对他来说是很大的打击,尤其是高虎,下午刚见过面,那么鲜活的画面还历历在目,紧接着傍晚就遇害了,这种感觉,就像一个元代青花瓷刚刚还拿在手里,接着就眼睁睁地看着它摔在了地上,感觉明明可以阻止,实际却又无能为力。

  晚上开会时,郑毅来定了调子,打了鞭子,这种压力只是外在的,秦向阳还不甚在意,他真正在意的,是深藏在心里的那份信任。怎么说?他现在的位置,完全来自于曾经的兄弟、战友赵楚对他的信任。当年赵楚信任他,选择了他,才设计“冤枉他”,让他被通缉,在绝境中,逼着他一步步破了赵楚的多米诺骨牌连环案,走上了公丨安丨部领奖台。赵楚是罪犯不假,但他理解赵楚的痛苦和那么做的附加意义。在他秦向阳眼里,赵楚即是犯罪,也是导师,这一点也不矛盾。

  日期:2018-04-14 10:08:11
  他可以不在乎自己现在的位置,但不能不在乎赵楚曾经对他的信任,也就是一个丨警丨察应有的责任,这也正是当年赵楚选择他、成全他的根本原因。对丨警丨察来说,责任有很多,但最基本的一点,相比一场凶案发生,然后抓住罪犯而言,如何去避免一场凶案发生似乎更有意义。在这一点上,秦向阳简直对自己太失望了,以至于他现在都不敢想起赵楚,他害怕从赵楚眼里也看到失望。
  唯有尽快破案,才能守住赵楚对自己的那份信任!这跟郑毅的鞭子无关。可案子该怎么破呢?他躺在沙发上,考虑来考虑去,似乎也就那两个调查方向,一个是监控,一个是被害人社会关系,但最令他捉摸不透的,却是案发现场本身。凶手这次杀了两个人,砍下两颗人头,四只手,四只脚,另外还有凶器,要想轻松带走那些东西可不容易。怪不得凶手选择在水产店作案呢,这么一来,即使有路人看到凶手提着两大包东西从水产店出来,也会误以为那是水产品吧。可凶手提着那么两大包东西,总不至于步行离开吧?那么一来,早就在摄像头里暴露踪迹了。排除了步行,还剩两个可能,一个是有代步工具,再一个是凶手就住在案发现场附近。想到这,秦向阳再也躺不住了,起身开车独自回到了案发现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