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185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4-14 22:44:15
  第215章 煮熟的鸭子飞了
  鸭屎把黑蜘蛛往炕上一扔,噗通一声在床边跪下,一脸沮丧地看着黑蜘蛛。黑蜘蛛从幻想中走进了现实,从炕上坐起,完全不知道鸭屎在搞什么鬼。她想走过去搀扶他,但是又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于是她下炕,站在鸭屎身边问道:“你想说什么?”
  “感谢师姐过来,也感谢师姐救了我的命。我的命是师姐给的,这个我永志不忘。不过,报仇是我的私事,无论做多少傻事,都是我的事。从今往后,师姐不要再管我报仇的事了。我是你带大的,你应该了解我,师父用黄胡子的事我都能忍,还有什么不能忍?”鸭屎道。
  黑蜘蛛原本羞红的脸变得苍白了,她想想自己刚才的幻想又觉得很不好意思。如果表现出不好意思,让鸭屎会觉得更不舒服。于是,她很镇定地说:“黄胡子是个将死之人,他的话你也信?万一你被套进去了,你一定会做出很多傻事来。鸭屎你记住,杀了他,给你爹报仇,你从此以后就没有这个心结了。如果你再留着他,继续盘问,万一他跑了,万一他利用了你,你的损失就大了。”
  “是不是师父派你来管着我的?”鸭屎死死盯着黑蜘蛛的眼睛问。
  “鸭屎,你变了。你救了通天鼠,从未跟我讲起过。你与皮六每天嘀咕着谋划着什么,我也不知道。你到底想怎么样?难道师父对你不好?给你的不够?你现在做事仿佛一直在怀疑师父,你良心何在?难道你连我也骗?”黑蜘蛛质问道。

  “有些事,我弄不懂,所以想知道答案。我不是怀疑师父,更没有骗你。有些事,你知道的越少越好。”鸭屎说。
  “鸭屎你记住,没有师父就没有现在的你。我也永远会记住,没有师父就没有现在的我。我听过无数个关于我娘的说法。有人说,我娘本来就是楼外楼的一个**,被李一刀作践了生下了我,是师父将我养大的。还有人说,我娘是被师父糟蹋的,后来生下了我。师父后来杀了我娘,将我养大,准备做成赚钱的工具。不管别人怎么说,我始终相信,师父是疼我的,把我当亲生的看,从未有半点慢待。我们做人做事要讲究良心啊。”黑蜘蛛说。

  鸭屎觉得,再这样争论下去不会有任何结果,于是说道:“多谢师姐,我懂了。”
  “赶紧起来啊,地上凉。”黑蜘蛛一把将他拉了起来。
  通天鼠原本以为他们俩进屋后必然会成好事。后来听到了吵架时,顿时有点担忧。过了一会儿,听他们不吵了,通天鼠来到门口道:“四爷,二姐,你们商量得怎么样了?”
  “没事没事,我们已经有统一说辞了,你放心就好。”鸭屎隔墙说道。
  “你们早休息,咱们明早再见。”通天鼠道。通天鼠说完,走回到自己房间了。
  “我建议你给他个痛快。”黑蜘蛛继续坚持道。
  鸭屎看着黑蜘蛛说:“我要带他到微山,给我爹上坟。”
  黑蜘蛛说:“给他个痛快吧,他不死,你心里一直就不会好受。我知道你的脾气。”
  “二姐,今天你说的其他内容,我全听你的。不过,在这个问题上,请听我一回。”鸭屎坚持道。

  “好吧。随你吧。”黑蜘蛛探口气说。
  黑蜘蛛将大衣扔到地上,斜躺在炕上,枕着手臂,张开大眼睛,看着房顶,呆呆的,一句话也不说,过了一会儿,闭上了眼睛。鸭屎在旁边一个铺了兽皮的躺椅上坐下,抱着双臂。
  二人就这样一动不动,一声不吭直到很晚。鸭屎估摸着黑蜘蛛睡着了,于是走过去,给她盖好了被子。
  “你也上来吧。”黑蜘蛛小声说道。
  鸭屎见她没有睡着,吓了一跳,随后说道:“屋里暖和,我在椅子上歪一会儿,马上天明了。”
  “上来吧。没事。”黑蜘蛛要求道。
  “你睡吧。”鸭屎道。他捡起地上黑蜘蛛的大衣,倒披在身上,在躺椅上躺了下来。
  次日一早,鸭屎早早起来,蹑手蹑脚走了出去。他以为黑蜘蛛在梦中,实际上她一夜都没睡。枕巾也不知道湿了几回。
  通天鼠早早起来,正在给黄胡子处理伤口。

  “他的双手、双脚不能冻,一旦受冻就毁了。我给他裹上了,不过坚持不了太久。你们得走快点。不然他的命也未必能保住。”通天鼠道。
  “你多费心了。”鸭屎道。
  “哪里话,小事。”通天鼠道。
  黑蜘蛛穿好衣服走了出来,一脸困倦,通天鼠一看就知道他们夜里都没有睡好。
  “四爷,我用毯子将他裹起来,放到了马拉的雪橇上。你和二姐骑马,拉着他,很快就能到微山湖境地。直接从湖上横穿过去,到湖东后,赶紧把他放到暖和的地方,让大夫瞧一下。”通天鼠说。通天鼠故意这样说,看鸭屎是否会带他去见宁十三。通天鼠最怕的就是这个。黄胡子一旦醒来,暗示了宁十三通天鼠还活着,那就真的糟糕了。
  “我不会带他去湖东的,我另有安置。”鸭屎回答道。他一瞬间就听出了通天鼠的顾虑。
  通天鼠脸上立即露出了一丝笑容。

  “好的,四爷。”通天鼠道。
  “兄弟,我和二姐都会替你保密的。你好好做你的生意,发展兄弟。如果有一天我们混好了,我会来找你进行各种合作。”鸭屎说。
  “我的命是四爷给的,随时听候四爷差遣。”通天鼠说。
  “以后怎么称呼你?”黑蜘蛛问。
  “我姓林,名浩,字通天。”通天鼠说。

  “好一个通天的耗子,呵呵。”鸭屎笑着说。
  拉着一个雪橇太过张扬,鸭屎与黑蜘蛛刚到微山湖的时候就被运河帮的人给盯上了。面对一群人的追击,鸭屎并不舍弃黄胡子,而是奋力踢打马的两肋。
  李一刀的人警告了几次,鸭屎与黑蜘蛛并没有停马。对方开枪射击,鸭屎的马中弹倒地。黑蜘蛛调转马头,接上鸭屎,二人奋力朝野狐田的地盘跑去。等他们进入了安全区域后,李一刀的人带着黄胡子不知所踪。
  运河帮的人原本以为劫了一笔财物,没想到竟然是一个奄奄一息的人。他们仔细看了下,发现这个人双手、双脚都坏掉了。
  他们不敢怠慢,拖着雪橇回到了李一刀的老巢。
  李一刀听到兄弟们报告说拦截了一个半死不活的人,气得差点骂娘。又听说跑过去的人像是宁十三的人,于是又多了个心眼。他走过去看了一眼,一下子就认出了是黄胡子。经历过一番颠簸,黄胡子已经醒来。
  黄胡子睁开眼,泪水夺眶而出。
  “鸭屎搞的?”李一刀问。
  黄胡子不能言,仅仅点了点头。
  李一刀拔出枪,准备给他一个痛快。突然觉得此时的黄胡子应该能为他所用。于是,他对天放了几枪,大骂道:“宁十三,胡乱欺负人,将一个帮派老大虐成这样,我李一刀要号召微山的所有帮会,为黄老大报仇。”

  李一刀安排自己的妹夫亲自过来瞧了下黄胡子的状况,用了最好的药,终于保住了黄胡子的命,但是手脚因为冻坏了,不得不截肢了。李一刀不断让微山县的各个帮派来参观,看看宁十三的残忍,以及自己的仁德。微山县的帮派对宁十三恨之入骨。
  宁十三救助李一强也是同样的策略和逻辑。只不过,李一刀对此用得更得心应手。李一强身体尚未恢复,宁十三还没有拿他做文章时,李一刀已经将宁十三的名声搞得更臭了。
  宁十三做梦也想不到,鸭屎真的抓到了黄胡子。他极为震惊,也极为恐惧,马上把刚回来的黑蜘蛛召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怎么抓到的?”宁十三问道。
  “巧合。黄胡子得罪了当地人,当地人把他的人消灭了。我和鸭屎捡了个漏。”黑蜘蛛说道。
  “黄胡子说了什么?”宁十三问道。
  “当时,鸭屎受伤了,我自己审问的。”黑蜘蛛说。
  宁十三的脸色变得和缓了点,随后笑着问道:“你问出什么了吗?”
  “他说鸭屎的父亲、老鲶鱼还有很多人都是师父指使他杀的。他说只要不杀他,他就可以全部告诉我和鸭屎。”黑蜘蛛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