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099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晋一呆,紧接着脸色就黑了。
  裴子衿的话再明显不过,那孩子是亲眼看过父母的鲜血喷出几米远之后才死的。
  凶手不仅手法专业,而且极度的冷血,毫无人性!
  良久,他也点了一根烟,问:“关于那个‘4’,有什么结果了吗?”
  “线索太少了。”裴子衿说,“推理需要一定的条件和逻辑支持,现在什么都没有,只能等警方的后续调查,目前唯一可以确定的是,王大飞一家是昨天晚上被杀的,而且很有可能是在钢铁厂的交易被我们突袭之后。”
  萧晋想了想,点头道:“十有**!滚刀龙的本意应该是栽赃马泰华顺带挑起他和谭家的战争,所以一开始确实没打算杀掉王大飞一家。
  估计他的心里还想着等马泰华与谭家两败俱伤之后,再让王大飞出来收拾残局,一举成为省城江湖的新扛把子,一个完全受他掌控的扛把子。

  只是我们和警方的出现彻底打破了他的幻想,导致王大飞非但失去了作用,还成了一个能够随时威胁到他的定时丨炸丨弹,所以,他就派人将王大飞一家给杀人灭口了。”
  说到这里,他又忽然想到了什么,接着道:“按照这个思路,杀掉王大飞就是滚刀龙的临时起意,没有经过周密的筹划,就必然会留下破绽,这或许能成为我们的一个突破口。”
  裴子衿眼睛亮起,问:“你觉得应该是哪方面的破绽呢?”
  萧晋沉思片刻,目光望向窗外,说:“时间差!只要能确定了王大飞的死亡时间,再跟我们昨晚突袭丨毒丨品交易的时间、以及省厅内鬼传送出消息的大致时间作对比,应该就能划出一个时间段。
  然后我们再以案发现场为中心,按照这个时间段推算出一个大致的区域,至少也能缩小王大飞一家之前藏身地点的可疑范围。只要找到了那个地方,再配合道路监控,嫌疑人或者嫌疑车辆,总是能找出一两个来的吧?!”
  裴子衿笑了起来,口气中满是赞叹的说:“不错!你果然是个天生的调查员,如果能够系统的学习一下相关知识的话,绝对能够胜任组长以上的职位。”
  萧晋叹了口气,直视着她的眼眸说:“相比起什么组长不组长的,我更想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惹你不开心。”
  裴子衿表情一僵,不自然的躲闪开视线道:“我现在没心情跟你谈论这个。说回案子,我会马上让法医确定出尸体的死亡时间,然后按照你的想法排查王大飞一家之前的藏身地点。
  如果你没什么重要事情的话,就回去问问田立诚,看他通过昨晚的事情有没有在省厅发现什么可疑情况,要是能确定了那个内鬼是谁,案子也就好办了。”
  说完,她就要推门下车,却被萧晋拉住了手。
  “子衿,不管你是因为什么不高兴,是不是我的错,我都向你道歉,因为我不希望看到你不开心的样子。”
  裴子衿忽然就怒了,用力甩开他的手,大声道:“我最讨厌的就是你现在这副样子!明明是个彻头彻尾的渣男,假扮什么深情款款?
  萧晋,我再说一遍,你给我记清楚:你就是我的一个泄欲工具,想做就做,不想做我也不会逼你,但是,一个工具是没资格当情圣的,懂吗?”
  萧晋呆住,而裴子衿则用力抹了下眼睛,推门下车离去。
  这种时候,**丝和花花公子之间的区别就显现出来了。没什么男女经验的人碰到这种事情,可能会伤心、难过甚至生气,而像萧晋这样经验丰富的人渣,仅仅只是微微呆怔片刻,嘴角就翘了起来,只是笑容有些复杂。
  原因无他,裴子衿明显是慌了,害怕了。她发现了自己已经开始习惯并深陷萧晋的柔情攻势,生怕自己无法继续保持人格的理智和独立,所以才会对他的关心反应那么强烈。
  在一段感情中,故意拼命说伤人绝情话的,往往都是最懦弱和心虚的那个。
  萧晋爱上裴子衿了吗?那自然是没有的,就像裴子衿也没有爱上他一样,两个人是互相欣赏再加上身体方面的契合度,从而达到了某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关系境界。
  超越了喜欢,但还没有到深爱的程度,如果非要用个词语来形容的话,那就是习惯。
  他们都已经习惯了彼此的性格与节奏,无论是生活、工作还是在床上,就像两个间距相同的齿轮,可以完美的结合在一起,并发挥出最大的智慧与和谐。
  这种状态是非常舒服的,从某种比较偏激的角度上来讲,甚至可以说是男女之间最佳的相处方式。
  萧晋可以坦然的面对她而不会产生丝毫愧疚,裴子衿也可以自然而然的无视他的其它女人,仿佛两个可以上床的好朋友,就这么简单。
  当然,这世界是不允许有真正的完美与和谐存在的,人无法做到精准的控制自己的情感,所以裴子衿迷失了,开始不满足于现状,开始想要更多,就像佛经里说的那样,人的痛苦往往都来自于**,所谓人生“八苦”中的求不得,指的就是这个了。

  对此,萧晋是快乐并苦恼着。他不想失去裴子衿这个知己,却又不想把她变成自己的女人,倒不是因为他太无耻和人渣,而是因为那样的状态,对他、对周沛芹她们、甚至对裴子衿自己都不是什么能称得上好的结果。
  与其所有人都不快乐,倒不如维持现状。
  只是,裴子衿迷茫之后的结果会怎样,目前还是个未知数,而他除了等待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来到省厅,田立诚正在办公室里吃饭,见他来了,就问:“吃了没?”
  萧晋乖乖的回答:“吃了一半就被叫去看王大飞一家人的尸体了。”
  “这就是执法者的日常,你身为国安人员,应该早就习惯了才对。”说着,田立诚把自己的秘书叫进来,让他拿自己的饭卡去食堂再打一份饭过来。
  “昨天晚上你的好意,桐桐都跟我说了,我谢谢你!但是,一码归一码,你和她的事情,我依然坚决反对!”

  萧晋微微苦笑,很想说“我也是被您闺女逼的”,但再琢磨琢磨,这实在是太不要脸了,说出来估计会被打,便摇了摇头,正色问道:“伯父,昨天晚上您发布抓捕马泰华的命令时,一定尝试着找出那个内鬼了吧?!有结果么?”
  田立诚闻言脸上就露出了浓浓的挫败之色,放下筷子,点燃一支烟说:“或许是我已经老了,脑子不够用,原以为自己想的主意万无一失,却败得一塌糊涂,估计那个滚刀龙当时都要笑掉大牙了吧!”
  “您的主意是什么?”
  “昨天晚上接到桐桐的电话之后,我就亲自挨个通知了省厅的主要领导,让他们马上回单位开紧急会议,但并没有说因为什么,也没有立刻给市局发布抓捕的命令,直到他们全都进了会议室。”
  “期间没有一个人打电话发信息或者别的什么奇怪举动吗?”萧晋问。
  “没有。”田立诚摇头,“马泰华被捕的消息传来之后,我还跟他们东拉西扯了半天,尽量拖到审讯差不多了才结束会议,期间没有一个人跟外界有过联系,或者露出什么不对劲的表情来,甚至连中途上厕所的人都没有。”
  日期:2018-04-15 0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