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138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个青年慢吞吞的走到赵援朝身边打量了他的几眼后,冲着对面的越南人喊道:“越南佬,谁让你们来屯门城的”
  越南人的人群里,有人从中走出,他冲着青年拱手道:“老虎,这个人在我们的地盘杀了我们的兄弟,我们一路追过来的,能不能把人交给我们?等我们老大回来,必有重谢”
  叫老虎的青年诧异的扭头问道:“你跑到越南人的地盘,去杀了人?”

  “和他们有仇,一帮越南鬼子,老子以后见了,见一个杀一个”赵援朝干脆利索的道。
  “你杀了我们大哥的亲弟弟,现在又跑进屯门来杀人,还敢口出狂言?我你今天能不能出得了屯门”越南人恶狠狠的完,转而对老虎道:“越南帮和屯门城寨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你们屯门城的人也从来都不管外面的事,老虎能不能卖我们越南帮一个面子?这人我们得带回去才行”
  “你们越南人在屯门城有面子?我怎么不知道?”老虎淡淡的完,扭头又问道:“内地人啊?”
  “嗯,刚来香港不久”老虎哦了一声,点头道:“我听过你们,是不是混在尖沙咀和旺角的那伙大圈仔?”
  “对,没错”
  越南人明显有点急了,对方急促的道:“老虎,我们大哥马就回来了,去越南那边谈了大生意回来的,你们屯门城寨最近不是货源一直都很紧缺的么,你把他交给我们,大哥回来后肯定会给你们好处,我保证”
  老虎愣了愣,明显有点皱眉的思索起来,赵援朝铿锵有力的道:“放了我,大圈欠你一个人情”
  “唰”老虎突然挥手冲着身后的人,道:“人带走,带回城寨里去”

  “老虎······”
  “那就等你们大哥回来后再和我们城寨对话,这个人我们先带回去了”老虎直接转身,过来几个人前就把赵援朝给绑了。
  赵援朝也没反抗,而是道:“能等下不?”
  “干什么?”
  赵援朝蹲下身子,仔细的在脚下的尸体前摸索了片刻,这个枪手的身十分干净,除了一把枪和两个弹夹还有一些纸钞外,没有一个能证明他身份的东西。
  “嗯?”赵援朝的手扒拉着对方胳膊的时候,见对方手臂部有一个纹身露了出来。

  “你杀的这个人是谁,起来不像是越南人啊”老虎问道。
  “我也不知道他是谁,但他坑了我们好两次了”赵援朝叹了口气站了起来。
  “跟我走吧,回城寨,等我们炳爷吩咐······”
  不远处,越南人脸色阴晴不定的着被带走的赵援朝,却不敢再出声阻拦了,屯门城寨里扎根的十万人远不是他们能够比得了的。

  “回去,等大哥回来再······”
  越南人走了之后,丁建国从暗中走了出来,徘徊在屯门城寨前,此时大门已经紧闭,他估计赵援朝既然没有没当场打死,那就明他暂时应该是性命无忧的。
  凌晨时分,丁建国回到了养和医院的病房里。
  “要杀曹宇和刘子豪的,是和兴和里一个叫亮仔的人,我逮到了之前在酒吧里交易丨毒丨品的越南人,从他嘴里逼出来的,我和元朝刚抓住他的时候,当场放到两个越南人,其中一个被人打了黑枪,一枪就给干死了,后来越南人追出来我带着他走了,援朝留下把人给吸引到了远处我才能脱身的”
  王莽阴着脸道:“他们还他么的有点阴魂不散了,怎么哪都有他的影子,这伙人到底是从哪冒出来的,这是和咱们有不解之仇怎么着?”
  安邦道:“这个人,应该就是之前在医院里杀掉那个阮福良的黑手了,或者他们是同一伙人”

  “对,基本就是他了,但我不知道援朝有没有从他嘴里问出来什么,等我赶过去的时候这个人已经死了”丁建国有点急迫的问道:“援朝怎么办,他被人给带走了”
  “屯门城寨?”
  来到香港几个月了,安邦他们也听过这个赫赫有名的地方,知道这里独树一帜,城外的人很难把手给伸进去而城内的人也鲜少和外面接触。
  安邦道:“援朝人应该没事,就是不知道他们抓他是为了什么,我先跟人打听一下,有没有谁能接触到那里的人,还有,莽子”

  “啊,哥”
  “和兴和暗中算计了咱们一把,想必是因为冯明堂临走之前把我们黑吃黑段老鬼的事告诉了他们,人家这是来报复了啊”安邦有点头疼的揉了揉脑袋,面对和兴和这样一个庞大的社团,他们大圈要对付的话,恐怕要有点吃力了。
  但难归难,你却又不能因为这一点而根本没有啥反应,你只要一服软的话,那接下来面对的将是和兴和接二连三的报复,直到你被逼的走投无路为止。
  “莽子,这事交给你,你着办,我去打听一下援朝的事,人被抓了那咱们得想办法给要出来啊·····”
  隔天清晨,王莽走了以后,安邦就给范旺打了电话,打听下屯门城寨的问题。
  “你问这个地方干嘛?”电话里,范旺的反应很大。
  “我有个兄弟,被屯门城寨的人给抓了”安邦实话实。
  “有仇,你得罪他们了?”范旺沉着脸道:“要是这样的话,可就难办了,得你们之间结的是什么仇了”
  “不是,我们跟他们没有任何冲突,当时我兄弟去屯门跟越南帮的人干了起来,跑的时候去了屯门城寨的方向,然后把他们给引了出来”
  “要是这样的话,你找人和和,可能还有行的通的可能性,但你别指望我了,因为那个地方的人对我们皇家丨警丨察和香港政府是没有任何好感的,我告诉你,屯门警区的人到了那都是绕着走的,所以你就别指望能从我这得到什么好消息了”
  安邦叹了口气,道:“你有没有可以介绍的关系?”
  “呵呵,你问我这话合适么······”
  “算了,当我没问”
  安邦挂了范旺的电话坐在病房里拧着眉头抽着烟,拿着电话响了半天之后发现自己在香港的关系真是少的可怜,除了合作关系的范旺以外,他居然想不到能给谁再打电话疏通一下了。
  疯彪那边,他已经实在不好意思再去麻烦了,彪哥最近已经伤透了心,他觉得两人应该先处于一阵冷冻期比较好。
  想了半天,手里的电话都没有做再拨出去,他最后把老桥和徐锐给找了过来。
  “援朝被抓走了,咱们来香港时间太短,根本就不认识什么能得话的人,这事有点难了”安邦搓着脸,焦虑的道。
  “一点关系都找不到?”老桥问道。
  “没有门路,这个地方的人跟官方根本都不接触,对警方也没好感,所以咱们的关系全都用不”
  “那你找我们来,是打算·····用钱?”徐锐问道。

  “家里还能筹集出来多少钱,援朝被抓不想办法把他给捞出来,我怕夜长梦多,锐哥你算算我们现在能动用多少钱”
  “段老鬼两百万的美金,我们吃了一百万,这段时间往酒吧里搭了一些,前些天我又给李奎蹲的监狱送了些钱过去,还剩下八十多万左右,这还没算你出院之前我们这些人的吃喝拉撒睡呢”徐锐盘算了一下,把家底全都给抖落了出来。
  “带钱去,赎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