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135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桥连忙给王莽打了电话,告诉他医院的事,但王莽同时也告诉老桥,曹宇和刘子豪也被人给下了黑手。
  两边的消息一对接,今晚两家医院里发生的事就已经不言而喻了,有人在暗中往他们身扣了屎盆子,因为两方人同时遇袭,你从大圈的角度来,肯定死认为越南人干的,同样的道理,越南人也认为是他们杀的人。
  “莽子,车里的人怎么办?”
  电话里,王莽十分干脆的道:“反正这个屎盆子都扣到脑袋,是咱们能解释得清的么?既然如此,做了初一那就也把十五也给做了吧,这些人全都敲断一条腿,大不了就是和越南帮开战······”
  老桥挂了电话,当即道:“腿打折,正好在医院直接扔下车就是了”
  “咔嚓”车里被敲晕了的越南人,腿被抬起来后,一根钢管就砸在了他的膝盖,人直接就被痛醒了。
  几分钟后,这家医院门前,六个右腿全被打断了的越南人给扔了出来,随后两台车扬长而去。
  大概凌晨三点多钟左右,骆家劲带着人来到了养和医院,楼在手术室门前找到了等待曹宇出来的安邦和王莽。

  “过来聊聊,安邦”骆家劲站在窗口,冲着安邦勾了勾手指:“扎兰酒吧前端时间来了一伙内地人,今天晚人都在哪,你给我一个不少的全都叫过来,你叫不过来他们,就收拾收拾从医院里搬出来跟我住进警局里去”
  “啪”安邦淡定的点了根烟,抽着问道:“阿sir,什么事啊?”
  “一天前,在扎兰酒吧和你们发生冲突的越南人,今天被人打死在了医院的病床,我有理由怀疑是你们大圈干的,这个理由够不够?”骆家劲阴着脸,指着他道:“你们这伙大圈仔有点不知好歹了是不是?”
  安邦抽着烟的手顿了顿,不可思议的问道:“死了?”
  “对,死了,两个人被打了好几枪,在医院里当场就死了,连抢救的机会都没有”
  安邦沉默了片刻,突然一把拉住骆家劲的胳膊,指着手术室亮着灯吼道:“你他么的跟我越南人死了,怀疑是我们干的?那我告诉你,几个时以前,我两个住在医院里的兄弟一个被人一刀给捅在了胸口,也他么的差点当场就死了,那我问你,我得怀疑是谁干的,是越南人么?”
  骆家劲愣了愣,着手术室问道:“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我告诉你,是有人在算计我们大圈,他要把我们给拖进浑水里,越南人死了,他们认为是我干的,我兄弟捡了一条命回来,我得认为是越南人干的,这明显是有人在栽赃,在算计我们”
  安邦的激动有一部分是因为他演的,剩下的则是告诉骆家劲,你别把这件事算在我们头,他实在懒得背后还要防着这伙香港皇家丨警丨察。

  “你去了解一下这边医院,晚出了什么事”骆家劲回头跟手下吩咐了一句,然后又重新抬头着安邦道:“你们跟越南人,是怎么发生的冲突?”
  “他们在我的场子里卖药,只要是去扎兰的谁不知道这场子是不允许出现出品的?”
  骆家劲很诧异的着安邦,问道:“这条规矩谁定的?我还没听哪个社团,是不贩药的呢,你倒是挺特立独行啊?”
  “那是因为你没把自己当成是中国人,是中国人谁不知道鸦片战争?你可以把我当成是混混,是香港社会的毒瘤,但有一条我肯定不会碰,就是丨毒丨品”安邦掷地有声的道:“我们大圈,自己不但不贩如果知道有人贩,我们也会横插一脚”
  安邦完,凑到骆家劲的耳边声道:“不怕告诉你,和兴和的段老鬼之前在元朗海岸和泰国人交易的时候,就是我把他们的货给黑了,几十公斤的丨毒丨品都被我们扣在了手里”
  “你·····”骆家劲听到之后当场就要从后面拔枪,安邦嗤笑着按住他的手道:“别这么急躁阿sir,这个案子现在已经定死了,丨毒丨品被交去了,你们警方的高层都论功行赏了,媒体都报道好几天了,我就是告诉你,你也不能因为这件案子把我怎么样了,骆警官对不对?”
  “行,你们大圈,胆子真是让我越来越刮目相了,记住,别让我们抓到你的把柄,不然早晚会收拾你们的,收队!”骆家劲冷冷的完掉头就走了。
  “哥,这事你告诉他们干啥,风声万一跑了呢?”王莽皱眉问道。

  “我就是不,估计风声也已经跑了,冯明堂那个家伙在离开香港的时候肯定早就把这件事露给和兴和了,瞒不了多久了,我就是在奇怪,今天我晚到底是谁两边一起下的手?”
  隔天早,旺角一家茶楼里,一个瘸子慢吞吞的拖着一条腿走了来。
  茶楼,两个带着棒球帽的男子,见到后起身招呼道:“龙哥,来了?”
  “坐,坐”跛龙摆了摆手,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然后把僵硬的右腿耷拉在一条凳子,从身掏出一个信封推了过去:“你们两个,坐船去台湾躲一段时间,最近别露面了”
  “龙哥,就是一伙不成气候的大圈仔,我们要躲出去么?还有,人又没死,就捅了一刀而已,条子不会找我们的”

  跛龙道:“你们捅的人是没死,但那个越南人阮富良死了······”
  两个刀手都愣了,不可思议的问道:“死了?谁干的,大圈仔下的手么?”
  L`,{
  跛龙手指在自己的瘸腿敲着,也深深的疑惑着道:“我怎么感觉有点不太像呢?”
  这一夜的屯门越南帮迎来了一场大乱,阮福良死的同时,又有六个越南人全都被打断了一条腿给扔在了医院门口,这一下子越南人彻底坐实了是扎兰酒吧的大圈干的。
  本来,安邦和王莽也没想解释这个事,栽赃也好真是我们干的也罢,无所谓了,反正你们这帮越南鬼佬我根本就没打算惯着。
  曹宇和刘子豪一样命大,都捡了一条命回来,医生那一刀距离他的心脏就只有一公分的距离,刀刃稍微歪那么一下他就回天无力了。
  那一夜过后,大圈全面收缩回了扎兰酒吧,老桥他们都守在里面,严防死守越南人来报复,就连鄢然和熹仔也被安排在了楼的房间里,防止她们母女被人下了黑手,医院那边安邦和刘子豪还有曹宇,都被人二十四时防,时刻有人睁着眼睛盯在他们身。

  但想象中的暴风雨式报复却没有到来,越南人那边沉寂如水,根本没有一丁点的动静。
  “有点眉目了么?”酒吧里王莽靠在椅子深沉的闭着眼睛。
  他问的是幕后下黑手的人,曹宇和刘子豪被暗杀,越南人又死了两个,大圈仔不在乎越南人是什么态度但会在乎,是谁在背后捅咕的,赵援朝和丁建国两人联手再查这件事,务必要把这人给揪出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