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098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谭小钺眼中光芒一闪:“你真的愿意帮她恢复自由?”
  “没办法啊!”萧晋无奈的摊开手,说,“你没见过小狼,那就是个六亲不认的疯丫头,我要是说话不算数的话,她百分之百会做出能让我发狂的事情,鉴于你们姐妹将来都会常住在我的家里,为了家人的安危着想,我也只能尽力喽!”
  瞬间,谭小钺身上那股凌厉的气势消失了,犹如长刀入鞘,锋芒尽收。
  她身体转回去,看着面前的房门,仿佛目光已经穿透过去落在了妹妹身上一样,一字一字的沉声道:“兑现承诺,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如果你的家人出事,那一定是我已经死了!”
  听了女孩儿掷地有声的保证,萧晋心中并没有太多的兴奋,反而有种说不出来的酸涩堵在胸间,如块垒一般,让他很想杀人。
  一位姐姐甘愿为妹妹付出自由甚至生命,这似乎是一件很值得人感动的事情,然而,萧晋感受到的却只有对这个畸形人类世界的浓浓憎恶。
  如果这颗星球的一切都是光明的,那这对姐妹现在只可能是两个普普通通的姑娘,或许还在念书,或许正在被某个除了荷尔蒙之外什么都不懂的臭小子哄骗……无论怎样,都要比从小被逼着学习格斗与杀人、以及生生创造出数个人格来要幸福的多。

  “以后改改一跟人动手就拼命的毛病,活着干掉敌人继续保护雇主,才是一名合格保镖应该做的事情。”
  丢下这句话,萧晋就转身离开了。熬了一宿,又刚刚进行了一场剧烈运动,赶紧吃午饭补充体力才是正经,跟一个命运充满了负面因素的半机器人聊天,纯粹是找虐。
  然而,或许是老天现在真的看他很不顺眼,不想让他有一点舒心,饭才吃到一半,裴子衿就打来了电话,说是王大飞找到了,就在市郊。老婆孩子以及他,一家三口都被人一刀割喉,死在马路边的一道干涸废弃的水渠里。
  两人驱车赶到那里,大批的丨警丨察已经将现场封锁起来,远处聚集了许多的附近村民看热闹,甚至还有孩子在追逐打闹。
  萧晋下车瞅瞅这一幕,点了支烟,对裴子衿说:“有时候,看到他们这副样子就来气,觉得他们活该在社会底层被欺负。虽说文明程度应该由教育背锅,可一些常识性的东西以及良心,是他们理应懂得的呀!
  看来,鲁迅先生说的没错,那就是一群被扼住了颈项提起来的鸭子,可怜又可悲!”
  裴子衿斜眼瞅瞅他,冷冷道:“你要是想发感慨,回去之后大可写篇讽刺杂文出来,我有时间一定拜读,现在,过来看尸体!”
  萧晋撇撇嘴,跟上去小意的哄道:“子衿,我错了,以后我一定随身携带雨衣,看见你就时刻准备着戴上它行不?这次我是被你感动的昏了头,真不是故意要耍赖的,你就原谅我吧!”
  裴子衿忽然停住脚步,差点让他直接撞上。
  “萧晋,今天上午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从现在开始,我不希望再从你口中听到与之有关的任何一个词语。另外,我仔细回想了一下,最近我的一些行为确实很容易让你产生一些不该有的误会,现在我向你道歉,也希望你能把心态调整回我们初时的状态。
  你我之间,不过是我需要满足生理上的需求罢了,就像你说的那样,你是我的泄欲工具。如果你还愿意,那我们就继续维持这种关系,若是你觉得不公平,我也不会怪你什么。
  就这样。”
  萧晋直接就懵了,完全搞不懂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一次忘穿雨衣而已,又不是真怀上了,至于发这么大的火吗?
  郁闷的挠挠头,见裴子衿已经跟迎上来的冯洋说起了什么,他只好将满心的疑惑放回到肚子里。
  王大飞一家死的很惨,三口人没有一个闭眼的。他的老婆和孩子眼中满满的都是恐惧,而他则是浓浓的愤怒和悔恨。

  伤口早已没有了鲜血,尸体周围的地面因为被浸湿而变成了黑色,来年这里的植被一定非常茂盛。
  “他们的随身行李中只有一些衣物和银行卡存折,省城市局鉴证科的人正在提取指纹,目前来看,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冯洋对蹲在王大飞尸体边查看的裴子衿和萧晋说道。
  王大飞的尸体呈俯卧状态,口中死死咬着一簇带着泥土的杂草,双目圆睁,一只手直直的伸向前方,似乎是要抓住什么,可见断气之前的他有多么的不甘和愤怒。
  他伸出来的那只手上沾满了鲜血和泥土,但食指指尖的泥土量明显比别的手指要多很多,像是一根沾了巧克力酱的手指饼干。

  萧晋朝冯洋要了一只橡胶手套垫着,轻轻将王大飞的那只手拎起,刚往下瞅了一眼,瞳孔就缩成了针眼。
  只见王大飞那只手掌心下面的土地上有明显的几道划痕,他换个角度仔细一看,发现那划痕分明就是一个阿拉伯数字的“4”。
  “这是什么鬼?”他的眉毛顿时就皱成了麻花,郁闷道,“又特么不是在写推理小说,既然想留下线索给自己报仇,干嘛不写的明白一点?弄个数字出来让人打哑谜,活该被人弄死!”
  “不懂就不要瞎说。他的左右两条颈动脉都被割断了,当时鲜血的喷射距离至少超过了五米,大脑内的血压几乎瞬间就降到了零,也就是说他的大脑当时就陷入了缺氧状态。
  在这种情况下,他的第一反应肯定是自救,你看他两只手以及手臂都沾满了鲜血,就是试图阻止脖子上的伤口继续失血的明证。
  只可惜,两条颈动脉同时被割断,光用手是不可能堵得住的,从他想要自救,到发现一切都是徒劳,这之间可能要经历一分钟到几分钟不等。
  而大脑神经缺氧,细胞会在六分钟之后完全死亡,也就是所谓的脑死亡,最后他能想起留下线索并写下这个数字‘4’,已经足以证明他的意志力要强于普通人了。”

  裴子衿耐心却冷淡的解释完,就伸手要来冯洋身上的相机,对着那个数字就是各种角度一阵拍。
  没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还被当作学生一样教育了一通,萧晋已经不想用郁闷来形容自己的心情了,索性出了水渠,向车走去。反正自己也没学过犯罪现场调查,与其瞎看,倒不如把工作让给专业人士,自己打着盹等结果就好了。
  在他离开的时候,裴子衿抬头看了他一眼,目光有些复杂,欲言又止,但最终只是轻叹口气,继续手里的工作。
  不知过了多久,当萧晋在车里将睡未睡的时候,车门打开的声音惊醒了他。
  裴子衿上车就将车窗摁开,然后点燃一支烟用力抽了起来,脸色似乎比之前还要难看。
  萧晋揉揉眼睛,不解的问:“我又惹你生气了吗?”

  裴子衿摇了摇头:“和你无关,是王大飞的孩子。”
  “孩子?”萧晋因为家里就有几个同年龄段的丫头,所以之前特意避开了看王大飞儿子的尸体,“怎么了?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么?”
  裴子衿沉默片刻,目光愤怒且哀伤的说:“那个孩子……是最后被杀死的。”
  日期:2018-04-14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