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周史 全新解——传世文献+出土资料重述那段奠定中华走向的朦胧上古史》
第116节

作者: 唐封叶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4-10 22:14:55
  56,传世文献与西周金文中的“徐偃王之乱”
  据《史记》的《秦本纪》、《赵世家》和《后汉书·东夷传》等历史文献记载,就在穆天子从西北返回的路途上,周朝的东方却出大事了—徐国叛乱了。
  徐国这国家我们很早就提起过,它是嬴姓的东夷之国,传说为伯益次子若木(费氏)的后代,更是随三监、武庚叛乱的重要帮凶。周公东征时,徐国被打败。而当周人东征大军班师西归后,它又企图冒头,一度威逼得鲁国“东郊不开”,不过最终被鲁公伯禽击退,南迁到今天皖东北、苏西北的淮河两岸一带定居,总算老实了一阵子。
  徐国迁移到淮河一带后,就从“东夷”之族,改籍贯成为“淮夷”之族;又因为其家底本就雄厚,它还成了淮夷中的最强者和代表。到了周穆王时期,徐国出了个国君,据说他施行仁义、收买人心,国势大振,徐国因此扩张成为方圆五百里的超级大国,周围有三十六个诸侯国都前往朝拜。这位徐君于是就膨胀起来,居然僭越称起王来,史称“徐偃王”。徐偃王趁着穆天子不在家,率领“九夷”西伐周朝,从淮河一直打到黄河上,也即当时周人东都洛邑以东的黄河中游一带。

  日期:2018-04-10 22:22:42
  汉代成书的《礼记·檀弓》中,也有如下记载:春秋时期邾娄国的邾定公去世,徐国大夫容居以天子使臣的派头去吊唁。邾娄国人很生气,容居却牛逼哄哄地说:“昔我先公驹王西讨,济于河,无所不用斯言也。(以前我徐国先王驹王向西讨伐,渡过黄河,所以我们徐国说话从来都是天子的派头。)”
  虽然容居没说驹王是什么时代的人,但是徐国打到黄河上、被后世徐人牢记的辉煌时刻应该不多。所以徐偃王在徐国人自己口中,应该是叫“徐驹王”的。因为“驹”字是小骏马的意思,是褒义;而“偃”有倒伏的意思,是贬义。徐人自然不可能把自家大王说成是“徐倒王”,只有周人才会那么说。
  话说徐夷都打到东都附近了,这还了得?这是自成王、周公营建东都近百年来,周人这个无外郭的东方政治、文化、经济中心,首次面临巨大威胁!西北巡游回来的周穆天子十分震怒,他致力中兴,却被徐人一巴掌拍在脸上,丢的丑更甚于父亲昭王“南巡不返”!穆王于是立马组织人马反击,并派遣其首席御手造父驾着骏马飞驰楚国,命楚国出兵协同王师攻击徐国。不过《后汉书》说当时的楚君是“楚文王”显然是错误的,因为楚文王是春秋前期的楚君;按楚国的世系推算,穆王伐徐时的楚君大约应该是熊绎之孙、熊艾之子熊�4�7(dá)。

  有意思的是,传说造父一族(即飞廉一族)是伯益长子大廉的后代,而徐国是伯益次子若木(费氏)的后代。那么造父帮助周朝对付徐国,用评书里的话来说,可谓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了。
  日期:2018-04-13 22:56:13
  徐国虽然一时雄起,但周朝当时仍处在兴盛阶段,再加上有楚国等一班诸侯出兵配合,不通权谋的徐偃王被打得大败,西逃到现在的江苏邳州一带。徐国的反叛被穆王平定后,穆王为了嘉奖造父在“西游”和“使楚”中的功绩,就把霍太山下的赵城(今山西洪洞县赵城镇东北)分封给了他。我们之前在介绍飞廉和恶来的故事时曾说过,早在飞廉的爸爸中潏的时代,他们这家族就已经从东夷一带西迁到霍太山附近为商朝戍守西部边境,所以穆王把造父封到霍太山下的赵城,等于是把他们家族的祖居地又赐还给了造父(西周前期飞廉后裔是被周人发配到今甘肃一带戍边的)。从此以后,造父就以赵城的“赵”为氏。春秋末期与魏氏、韩氏一起瓜分了当时超级大国晋国的赵氏,就是造父的后人。

  日期:2018-04-13 22:58:33
  穆王时期徐国反叛、威胁东都之事,在当时的青铜器铭文上也有反映。首先我们就从一件器主为穆王大臣“毛班”的青铜器班簋讲起。
  有关班簋的来历,我们在这里细说一下。话说这班簋不知出土于何年何处,清朝乾隆某年,因为恰逢乾隆帝过寿,于是地方上为了拍马屁,就在班簋表面的花纹上多刻了几笔,改成类似古文“寿”字的图形,献给乾隆皇帝祝寿。乾隆对这班簋非常喜爱,因此它就成为清宫藏品。班簋的器形和铭文,还被一部叫《西清古鉴》的古书描摹记录下来。但在所谓“庚子拳乱”也即义和团运动时,八国联军打进北京,占领了紫禁城,这班簋就流落民间,不知踪迹了。时光飞逝,转眼到了上世纪70年代。1972年,北京文物管理处的两位工作人员,在北京市物资回收公司的废铜仓库里发现了几片带铭文的残破铜片,铭文的内容很像失传已久的班簋上的,于是他们就把这仓库里像山一样的废铜翻了一个遍,把相关的碎铜片碎铜块拼合到一起,居然又拼出一个“班簋”来。有人认为这是清宫旧藏班簋失而复得,其实经过专家进一步研究,这个班簋却并不是乾隆喜欢的那个班簋。因为这个废品堆里拼出的班簋,外侧花纹并没有被改成“寿”字纹;而且清宫旧藏的青铜器都做过打蜡防锈处理,但这个新出班簋则没有打蜡处理的痕迹。人们于是恍然大悟:这个拼出的班簋,只是清宫旧藏班簋的姊妹簋而已(古代的簋多是成对的)。不过不管怎么说,我们又有一只班簋了,而且上面的铭文和清宫旧藏班簋一样,古文字学家们可以研究实物铭文,而不用再研究古书上的摹写版了。

  日期:2018-04-13 23:18:41
  这班簋上面的铭文写到:八月初的甲戌日是个吉利日子,周穆王在宗周命令毛叔郑的后裔毛伯,接替虢城公(东虢国君)的职位,担任王朝的执政大臣,并掌管繁(今河南新蔡县北)、蜀(今河南新郑西北、禹县东北)、巢(今安徽巢湖)三个地区。穆王又命令毛公(因为做了执政所以由“伯”改称“公”)带领诸侯的车兵和步兵讨伐东方的“�2�8(yuān)戎”,同时指派吴国国君吴伯做毛公的左翼军,命令吕国国君吕伯做毛公的右翼军。一位叫遣的大臣,还让毛公的儿子毛班率本族的族军随父出征,并护卫毛公的安全。历经三年战斗,东方的叛乱终于被平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