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袍戏衣、旗锣伞扇,你知道为什么当铺不收这几样吗?》
第50节

作者: 东城戏子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4-13 09:17:30
  缓过神来我咽了口口水问姚老大:“姚叔,你真的相信有神佛和长生不老么?”
  “佛是过去人,人是未来佛,这种事情谁又能说的准呢,特别是干咱们这个行当的,科学无法解释的东西还少么,很多东西不能深究,一旦深究下来这辈子就陷进去了。”姚老大唏嘘道。
  怎么就把我划分到“咱们”这个行当了,我有些无语说:“你是你,我是我,少把我扯进来,我还没有考虑好要不要加入你们这群不法分子的行列。”
  “一入盗门深似海啊二少爷,你看我都金盆洗手几十年了,现在还不是和你一起被困在这不知道多少年前的破庙里。”

  姚老大眼睛满含深意地看着我,我突然有一种上了贼船的感觉,就叉开话题说:“也不知道这座神庙到底是不是栾公建的,凭一个没有莲花的佛像他就想上天?”
  “是栾公!”
  我诧异地看着姚老大,没有想到他这次回答的这么肯定,我问他为什么,姚老大没有回答我,反而走到那群喇嘛跟前,突然一把扯掉其中一位喇嘛身上的单挂。
  那喇嘛的尸体经受不住重量的拉扯被拉倒在地,脑袋磕在地上“噔”的一声,我看在眼里一顿紧张,还以为会突然腐烂或者化成灰什么的,但是那尸体到底之后居然一点事都没有,还保持着盘膝坐地的动作,像个木雕一样。
  日期:2018-04-13 10:47:45
  但是这尸体身上的纹身图案却引起了我的注意,当时那尸体被姚老大拽的翻了个个,倒在地上背对着我,背部上画满了黑色纹案,和我之前在甬道里那些干尸灯奴身上见到的一样。
  我连忙走上前去观察这些图案,发现这尸体的背部纹的是半个凤凰,和寻常在画中见到的凤凰没有两样,只是被黑墨所画,看起来有点诡异,而且我注意到,这凤凰的头部唯独凤眼的那个部分,是用白墨所点,猛一看像个瞎子…。

  我又绕到那尸体另一边,看到他胸前所画的是凤尾和飘翎,尾羽一共有九根,象征着成年的凤凰,但是九根尾羽上却只有中间那一根有凤镜,也就是像眼睛的那种图案,其他的都没有,而且那唯独的一个凤镜居然也是用白墨画的,这是什么意思?
  “看出来什么了?”姚老大见我蹲在那里不说话,问道。
  “呲,为什么这凤镜只有一个呢,按说不应该啊,我记得这凤镜是在尾羽生长出来的时候就会有,但是会比较浅,随着凤凰的年纪会变的越来越清晰,这只凤凰长出九根尾羽,应该是成年凤凰了,为什么只有一个凤镜呢,还染成白色。”我有些纳闷道。
  姚老大没有回答我,而是从兜里掏出来了一个古玉递给我说:“你再看看这个。”
  我随手将古玉接到手里,却发现竟然是我上次留在他那的青玉凤霞佩,有些纳闷地问:“你怎么把这个带着了?查出什么了?”
  姚老大没有回答我说:“你仔细看看,这个玉佩上的凤凰和这尸体上的有什么区别没有?”

  “这玩意儿我都看了几百遍了,有啥问题?”
  我一边嘟囔着一边把凤霞佩拿在手上观察,却看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这凤霞佩上的玉凤尾羽,居然也是只有一个凤镜,而且这玉凤的神态和动作也都和尸体上的一模一样!
  我睁大了眼睛看着姚老大说:“这两个凤凰是同一种?”
  姚老大点点头说:“嗯,这种凤凰叫做单翎鬼眼凤!”
  “这是什么物种?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日期:2018-04-13 12:18:00
  我问道。
  “这单翎鬼眼凤在后汉史书上只出现过一次,记载中说是在西汉晚期新兴起的一个宗教图腾,别的就没有了。”姚老大解释道。
  我说:“那你怎么凭这个就确定这是栾公所为的呢?”
  “因为这单翎鬼眼凤是搬山道人的信物,始源于搬山道祖栾公!”

  姚老大的话犹如一记惊雷,震的我脑子半天反应不过来,栾公是搬山道祖?
  我想起来谢雅楠之前跟我说过,这搬山道人传承了茅山道术,而那栾公又是方士,还真他娘的是搬山道祖?
  我说:“难道咱们这是在挖祖师爷的坟?”
  姚老大听了我的话突然一脸不屑地说:“祖师爷个屁啊,这搬山道祖是栾公给自己起的名号,搬山一脉的起源远在秦汉之前,这栾公不过是借了刘彻的宠信想自创门庭罢积攒势力,然后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罢了。”
  我说:“不会是长生不老吧?”
  “那栾公又不傻,怎么可能是这种东西,而是另有其他目的,只不过他成功了一大半,就差最后一步他没有坚持过去。”姚老大有些感叹道。
  “哪一步?你究竟还知道什么?”我看着姚老大问道,和这家伙接触越深,就越觉得这家伙隐藏的太深了,这些年来他虽然没有再下过墓,但是一定没有放弃自己的老本行,估计就是在等今天的机会。
  日期:2018-04-13 13:48:00

  姚老大说:“没有了,有些东西现在告诉你的话,你理解不了也接受不了,我说过,等这次出去,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
  我见姚老大这样,哼哼两句就没有再追问下去,这老小子如果出去以后还敢骗我,我就放火烧了他的铺子。
  我和姚老大在大殿里不知足觉已经消耗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是没有任何发现,我俩坐在佛像下面直挠头,这样下去可不是个办法,我看着姚老大说:“你不是行内高手么,怎么不想个办法,这里会不会就是个神庙,没有其他的东西。”
  姚老大说:“不大可能,栾公不可能耗费这么大的人力和物力只是单单建一座只有寓意而没有作用的神庙在这里,再找找,肯定有什么关键的东西咱们没有发觉。”
  我围着神庙的大殿转着圈,目光最终落在了嵌在墙上的这些燃烧的佛灯上面,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能让佛灯烧这么多年不灭,和汉墓那个卧房里的长明灯有点像。
  只不过这佛灯的造型比较简单,是一个个暗金色的小莲花形状,我用手在上面摸了摸,发现还是冰凉的,烧了这么多年居然不会发热?
  我用手在上面掰了掰,发现还挺坚固,我问姚老大:“姚叔,你说这些佛灯的其中某一盏会不会就是机关?”
  姚老大说:“扯呢吧,这佛灯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不用一个个试过来咱俩就先被饿死了,再说有的佛灯那么高,也摸不着啊。”

  日期:2018-04-13 15:18:00
  我哦了一声就放弃了对这些佛灯的研究,转而看向了大势至菩萨象,脑子里想起之前在贡嘎谷之前遇到的湿婆神象,那个神像里面是空的,还藏着一条大蛇,这个石像里会不会也暗藏玄机?
  想着我就来到了佛像的旁边踩着佛像的石腿就往上爬,一直爬到佛像的头顶上也没有找到一根毛,坐在佛像的头顶上冲着姚老大打招呼,姚老大见我在佛像头顶上直骂,让我赶紧下来,我笑着说如果在这个位置是不是会离接引更近一些。
  姚老大没有再搭理我,继续在大殿里皱着眉头乱转,我坐在上面看着下方的喇嘛,心中突然涌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感觉像是这些喇嘛都在朝拜我一样,一种莫名的优越感悠然而生,在这一刻我仿佛就是大势至菩萨,众生都在向我跪服。
  想着想着,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模糊,脑袋也开始昏昏沉沉,一声声似有若无的佛号在耳边渐渐响起,我似乎能看到下面的喇嘛紧紧闭着的嘴在此刻居然张开了,那些佛号似乎就是从他们嘴里发出来的!
  听着这些佛号,我的双腿开始不受控制地自己盘了起来,两只手也平摊在双膝的位置,身体挺的直直的,目视前方。
  虽然我看不见我这时的样子,但是肯定特别的端正,而且这个姿势我好像在哪里见过,是大致是菩萨的本尊像,和我现在的姿势一模一样!
  我心里哭成不行,看来是我冒犯了大势至菩萨得到现世报了,我试着想喊姚老大过来帮忙,却始终张不开嘴,记得心里跟猫挠的似的…

  可是就在朦朦胧胧的视线中,我仿佛看到了一个人影,正踩着神庙外的石阶走了进来。
  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