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连环2黑刃:追凶十八年,隐藏在非法器官移植背后的血腥阴谋》
第21节

作者: 天下无侯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4-13 08:49:00
  接上文—
  第五章 双杀
  短信机主叫高虎,是个交通协管员。高虎的老婆很快接到警方通知,前来认尸。技侦的人把这个信息告诉秦向阳时,他顿时大惊失色,再也无法平静。怎会是他?下午才把他请来局里聊过,这么一会就被杀了?那么一个普通的人,干着一份普通的活,身上竟也藏着什么秘密不成?秦向阳彻底炸毛了,心里叫苦连天,后悔自己下午的问询过于草率,没察觉到高虎身上一丝一毫的异样。否则,这场血案就很可能避免。可谁又能未卜先知呢?

  又是一具被砍了头、双手、双脚的赤裸男尸。死者的衣服分别被垫在尸体的五个断口之下,没有被特意整理。除了被砍切的部位,身体表面没有明显伤痕。看来,死者的致命伤应该在头部,现场没有明显挣扎的痕迹,切割的工序一定是被害人死亡后完成的。至于为什么要脱掉受害人的衣物,只能有一个解释,天冷人穿得多,不利于切割肢体。凶手在杀完人之后,为了切割的便利,做了给死者脱去衣物这件不便利的事,同时把衣服垫在下面,以免切割尸体时发出更大的响声。

  日期:2018-04-13 08:49:41
  这么看来,凶手至少比较有耐心。再从尸体断口痕迹看,所用工具还是斧子之类相对较重的利器,但每个断口都不是一次性完成的,断口很不顺遂,骨茬上有很多顿挫之处,跟华晨公寓那具残尸的情况类似。这首先要排除掉凶器不锋利的可能,任何一个凶手做这样的案子,都不会粗心到拿一把锈钝的工具。这就只剩两个合理的解释,一,凶手力气不算大;二,凶手不想弄出太大的动静,毕竟作案现场是沿街房,虽然农贸市场早就收摊了,但外边总会有路人经过。从现场这些痕迹能得出一些结论:凶手比较有耐心,杀人时天刚黑不久,其心理素质不错,胆大,力气不大,或者故意不用太大的力气。但很难通过这些结论去进行心理画像,从而判断凶手大致的职业范围。心理画像有其特定的对应现场条件,它肯定不是万能的。另外,现场这次留有血脚印,但没有鞋底纹印,还是跟上次一样,凶手带了脚套,而且一定是深色脚套,这样当他离开案发现场后,脱下脚套之前,即使有人注意到他,也很难看出他脚上的脚套,不会觉得他有什么奇怪。至于上次华晨公寓的现场之所以没有血脚印,那是因为房间里铺着厚厚的地毯,起到了很强的渗透作用。这个现场是水泥地,凶手再怎么小心,也无法避免血液流到脚下。血脚印从屋里直到门外,在门头房外不远处的拐角处就消失了。显然,凶手在那个位置脱去了脚套。

  日期:2018-04-13 09:00:59
  现场惨不忍睹,派出所的人早就到了,正在维持秩序。现场在农贸市场一家水产门市部里,门市部的小老板也被叫来了。小老板姓王,不久前才从别人手里转租了这个门头,想着年底大赚一笔。现在离年底还有些日子,门头还没拾掇,只运来一个冰柜,此外还有些杂物,整个房间空荡荡的,没什么值钱物件,也没装下拉门,只有两扇玻璃门,就那么随随便便地挂着个链子锁,没成想被人破门而入,成了杀人碎尸的凶地。

  王老板苦着脸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连连叹气,“真倒霉,今年的买卖是没法做了。”
  分局刑警队的人赶到后立刻投入了工作。秦向阳在外边转了一圈,跟那几家还营业的商户聊了聊,结果不出意外:都是干小买卖的,一个装摄像头的门头也没有。
  秦向阳看了看表,才18:50,短信里留的是19:00,而孙劲18:30就收到了短信,看来凶手这次更谨慎了,给警方预留了足够多的出警时间,同时,给自己留的逃离时间也充裕了许多。但短信里提到谜底二,谜底三,这又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农贸市场还有第二个现场?秦向阳苦着脸,扫视了一圈其它的门头房。
  日期:2018-04-13 09:02:11
  现场警戒线外围聚满了人,外面的马路上横七竖八停着很多车,都是路过看热闹的。秦向阳朝那些车深深看了一眼,心中登时升起一个可怕的想法:那些被砍下的肢体和凶器会不会被藏在那些车中的一辆?如果真是那样,放任不管岂不坐失良机?实际上,这是个根本没法验证的想法。有时警方设卡查车,抓毒、抓逃犯,那是因为目标明确,手续齐全。在平时来说,这搜车和搜身没任何区别,没有搜查令,没有任何理由,仅凭一个猜想,怎么可能对看热闹的车辆进行全面检查呢?万一有所发现还好说些,倘若什么也搜不到,那立刻就会弄出个“丨警丨察滥用权力、无视人权”之类的大新闻,甚至根本不用媒体报道,现场的微信小视频一夜之间就能给你传遍全城。执法必须讲程序,但程序有时反而会成为获取真相的障碍,这个矛盾的存在不可否认,对刑警来说体验更是深刻。当初秦向阳在赵楚的“多米诺骨牌”连环案中,被赵楚设计成重大嫌疑人、通缉犯,在逃亡路上为洗脱罪名的一系列调查,倒是曾违背甚至脱离过程序约束,但现在,他个人可解决不了这个矛盾。

  日期:2018-04-13 09:05:57
  现场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打断了秦向阳的思绪。那是高虎的媳妇,尽管尸身赤裸无头,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自己的男人。准确地说,这个女人的哭泣,更多来自于惨烈现场带来的恐惧。她忍不住呕吐起来,被人带离了现场。
  屋里,法医吴鹏正领着几个人围着尸体取证,大批警员挡在外面维持秩序。秦向阳叹了口气,转身回到现场,安排人送高虎媳妇回家,再从高虎家采集相应的痕迹用作必要的检验核对。
  安排完毕,他看了看那具残破不全的尸体,又扫视了一遍房间,突觉哪里不对。他摸了摸鼻头,盯着房间角落看了一会,犹豫片刻,径自朝屋角那个大冰柜走去。来到冰柜前,他取出一副手套戴上,围着冰柜转了一圈,然后驻足猛地掀开了冰柜。
  冰柜里面,另一具无头裸尸赫然出现在秦向阳面前。
  秦向阳倒吸一口凉气,下意识地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巧了,刚好19:00。他皱起眉头,轻轻叹了口气,“谜底二,谜底三”,凶手的意思再明白不过,现场有两个死者。

  18:30短信发出,凶手已经逃离。这个19:00,当然是凶手对警方发现尸体的预估时间,这次他给自己留的缓冲时间较长。秦向阳明白过来,这不是凶手无聊玩的灯下黑小游戏,那具尸体之所以被藏在冰柜里,是因为那是今晚的第一个受害者。凶手杀了人之后,又出去等高虎出现,然后把人挟持到屋内。但凶手很细心,如果第一具尸体就那么随意扔在地上,而高虎又迟迟不出现,门头房又是开着的,万一被路人或附近商店老板发现就糟了。另外,等高虎赶到时,还存在被高虎发现的可能,如果那时候高虎还没被控制住,那一切也全完了。

  日期:2018-04-13 09:13: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