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184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经历了王老五那里的寄人篱下,又经历了回微山后的死亡之旅,他成熟了太多,思维也细密了太多。鸭屎立即警觉起来,在通天鼠身边不敢说太多。鸭屎心里清楚,黑蜘蛛是个极为冲动的人,她不可能想那么多那么细,虐死李一鸣就是最好的明证。不过,经过通天鼠一番说辞,鸭屎心情好了很多。
  通天鼠见鸭屎消气了,于是笑着说:“黄胡子一时半会不会死。我给你两方案,一个是,你把他留在我这里,我把他治好,并与他建立一定的关系。合适的时候,你过来再让他想办法将所知道的真相写给你。第二个方案是,你带回去,找个地方先养起来,别让他死了。他应该有什么牵挂,不然的话他不会挣扎着,强烈地想活下去。”
  “我带他走吧。不是我不相信你,我还是想让这件事尽快了断。一旦知道了真相,我未必立即行动,但是多少会有些准备的。我一旦回去,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来沛县。说不定,那时候都没有我了。你帮我照看好,我明天就带他离开。”鸭屎说道,“还是谢谢你。”
  通天鼠其实是在试探鸭屎,他从鸭屎丝毫没有思考就给他的回答中读出了鸭屎对他的一丝不信任,不过这也是可以理解的,通天鼠并不在乎。他心里清楚,让鸭屎与黑蜘蛛安安稳稳回去,对他来说才是最大的利益,因为黄胡子看到他了,如果黄胡子再见到宁十三,他就 真的完了。
  “二姐的屋子里炕烧得很热,你还是去那边歇着吧。二姐不好哄,你自己想想办法吧。哄不好她,呵呵,你经营了几年的所有梦都得破,你就等于重头再来一遍吧。四爷看着办。哈哈哈哈。”通天鼠拍着鸭屎的肩膀道,“嘴甜一点。你和二姐腻歪这么久了,毫无进展。放鸡头米手里,鸭蛋都生出来了。哈哈哈哈。”
  “别瞎说。”
  “说正经的。你今晚与二姐必须商量好,如何说沛县的事,如何说黄胡子的事,如何说抓捕黄胡子的事。”通天鼠道,“一旦师父知道我还活着,要么立即杀了你,要么用完你再杀了你。你明白吗?”
  “我明白。我去找二姐了。”鸭屎说完走了出去,推门走进了黑蜘蛛的房间,一屁股在床边上坐下。

  黑蜘蛛见他坐到了床边,立即就站起身往外走。当时屋子里温度较高,她穿着单薄的棉睡衣就往外走,鸭屎怕她着凉喊道:“你去哪儿,外面在刮东北风。”
  黑蜘蛛根本没有理他,一下子将门关上了。
  外面飘起了小雪,黑蜘蛛站在院子里,一跃上了墙,跳下后,走在屋外的小树林里。她抱着胳膊,流着泪,在林间走着。
  一阵风吹来,一大片干雪从树上落下,砸到了她身上。冷风从裤管钻进她身体里,黑蜘蛛顿时觉得身体如刀割一般。鸭屎的到来比她预料得有点晚,她本以为鸭屎在她上墙的时候就会跑过来。原来鸭屎跑回去拿了一件厚衣服,随后才飞上墙头,跳过去追她。
  鸭屎拿衣服像裹小鸡一样将她裹了起来,大怒道:“心里委屈你可以骂我打我,但不该逼我,冻死你,我能活好吗?你不穿衣服就跑出来寻死,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有什么事情不能说清楚说明白?”
  黑蜘蛛原以为鸭屎会低三下四地求她,哄她,没想到他竟然对自己大吼大叫。黑蜘蛛的急脾气又上来了,她立即怒了,从衣服里挣脱,随后一把夺过衣服,扔到了地上道:“我死还是活与你没关系。不要管我。”
  “姑奶奶,我真想抽你。老老实实回去,不然我不客气了。”鸭屎更加愤怒地说。
  黑蜘蛛从未见过鸭屎这样与她沟通,毕竟她从未在鸭屎跟前做过这样极端的事。她以为鸭屎说的对她不客气是要打她,于是冷笑着说:“吃了豹子胆了?就凭你,你能碰到我吗?”
  “好,这是你自找的。”鸭屎愤怒地说。鸭屎三两下就将自己的外套给脱了。随后,将自己的其他的上衣一件一件脱了,光着膀子站在那里。
  “我对你的在乎你不理不问,有种也别在乎我。”鸭屎说完,光着膀子朝林子更深处走去,头也不回。
  黑蜘蛛傻了,也慌了,她赶紧捡起地上的衣服,追在后面,大声道:“你这个傻子,你给我回来。你回来。”黑蜘蛛嗓子都喊破了,鸭屎就是不回头,也不减速。
  通天鼠的值班兄弟,站在房顶上看到了这一幕,将所有的事情告诉了通天鼠。通天鼠笑着说:“随他们去吧。一会儿他们就会回来。你们把屋里的炕再烧热点。”
  黑蜘蛛用轻功飞身而起,踏了一根枯木,飞到了鸭屎身边,把衣服甩到他身上,怒道:“冻坏了怎么办,你这个不要脸的混蛋。”

  她拾起衣服,准备为鸭屎穿上,一不小心摸到了鸭屎的后背,疙疙瘩瘩的有很多伤疤。经过冷风一吹,他身上像冰一样冷。黑蜘蛛摸着他瘦而结实的身子,脸立即就红了。歉疚、自责、心疼等情绪叠加在一起。她已经失语了。她的手也冻得红肿,所以给他穿衣服的时候,双手抖得厉害。
  黑蜘蛛突然想到了很多年前,鸭屎刚来到自己身边的事情,那时候的鸭屎话不多,但很乖,像个小弟弟。他清楚记得,自己帮他穿衣服时他的样子。那双眼睛死死盯着自己的胸部,想看又不好意思看的样子,很可爱。
  如今,鸭屎已经比黑蜘蛛高好多了,尽管瘦但不弱,肩膀极为宽阔。肌肉紧而结实,摸着有手感,层次丰富。当年摸着他的时候,黑蜘蛛并没有异样的感觉。如今再度摸到他时,她如触电般,有种难以言说的奇怪感觉。
  黑蜘蛛为鸭屎穿好衣服后,站在那里冻得直打哆嗦。黑蜘蛛心里想,自己作为女孩子都做到这一步了,鸭屎应该紧紧地拥抱自己。幻想很美好,但是现实很残酷。鸭屎像个木头疙瘩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任凭黑蜘蛛把衣服给自己穿好,仿佛理所应当一样。
  过了好久,鸭屎才从地上拿起大衣,拍掉上面的雪,将她从头到脚裹了起来,顺手扛起,放到了肩膀上。黑蜘蛛没有反抗,也一声没吭。
  鸭屎走得并不快,但是走得很稳。尽管吹着冷风,黑蜘蛛的脸依然是红的,既冰冰凉又热辣辣的。通天鼠安排人把当铺的大门早早打开了,并让值班的兄弟到一边巡逻去。鸭屎扛着黑蜘蛛朝那间烧着滚烫火炕的屋子里走去,进屋后他用脚一勾,带上了门。
  黑蜘蛛的心扑通扑通跳着。她心想:“完了,完了,估计今晚是这个混蛋的女人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