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纠结的爱》
第217节

作者: 贝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枉费她刚才竟然还关心他醉酒后,身体不适,没想到,他现在竟然还有力气耍流氓行为,真想撇下他不再管他了。
  “放心,我现在头痛的要爆炸了,没力气对你怎么样。”季枭寒不是没力气,只是不敢乱来,所以,他只好强压着要将她衣服撕开的冲动,一个翻身,倒在她的身边,继续闷哼着。
  唐悠悠迅速的爬了起来,然后决定,不给这个男人洗脚了,就让他这样睡着吧。
  唐悠悠把水端回浴室倒掉,走回来的时候,看到男人突然侧过了身,略显高大的身躯蜷缩在了一起。
  唐悠悠整个人都呆掉了,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会是这样的睡姿?
  听说,侧着身子,蜷缩着睡的人,一般都是从小就欠缺安全感的表现。
  说实话,她也喜欢这样睡觉。
  可是,她没想到,季枭寒也喜欢。
  他这种出身贵族的大少爷,怎么可能会欠缺安全感?

  唐悠悠觉的意外极了。
  她想就这样离开,不再理会季枭寒,可是,元叔的话,又令她不太放心,于是,她只好坐到旁边的沙发上,拿了一张薄被盖着,恍恍惚惚之中,也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她仿佛听到有个声音在喃语。
  她惊醒了过来,立即从沙发上坐直,就看到侧身睡在床上的男人,竟然像在做一场恶梦。
  “别走…别离开我…我不能没有你…”
  “求求你…不要丢下我…”
  唐悠悠整个人都呆掉了,急急的走到床边,就看到季枭寒又在说梦话。
  她记得,之前有一次,在客厅的沙发上,季枭寒也喝醉了酒,说的好像也是这些话。
  他梦到了谁?是哪个女人吗?
  一个对他来说,非常重要的女人。
  她离开他了吗?竟然让他每一次喝醉了酒后,就会说这种梦话。
  唐悠悠看着他高大结实的身躯都好像在不停的震颤着,肯定那个恶梦,令他非常的害怕。
  “季枭寒…”唐悠悠知道在恶梦中的人,是很脆弱的,也很恐惧的,所以,她想把季枭寒吵醒。
  不管令他念念不忘的是哪一个女人,此刻,唐悠悠只想让他赶紧醒过来。
  当她的手指,碰触到他的手臂时,男人几乎又是本能的将她的手腕狠狠的一捏。

  “啊…”唐悠悠还是没有学乖,上次手腕被他捏出了痕迹,这一次,她只感觉整只手都麻掉了,要废的感觉。
  “季枭寒,你放手…放开我!”唐悠悠发现男人抓住她的手之后,竟然也没有醒过来。
  反而抓的她死紧死紧的,几乎要拧断她的手,她立即怒叫起来,下意识的,张嘴对着他的手臂就狠狠的咬了下去。
  男人受痛了,这才猛的睁开双眼,黑暗中,听到女人痛呼的声音,他猛的松手。

  唐悠悠一个颤瑟,整个人往后倒退几步后,跌坐在地上。
  季枭寒的双眼,适应了房间里昏暗的灯光,才发现,自己早就浑身汗湿,再去看地上坐着的那个女人,也是小脸发白,正用力的揉搓着她的手腕。
  “悠悠…”他低沉的喊着她的名子。
  “你有病吧!”唐悠悠简直要气疯了,连接着两次,他都在她同一只手上造成一样的伤害。
  季枭寒略有些疲倦和痛苦的坐了起来,一只手撑着额头,嗓音低哑:“是,我有病…”
  唐悠悠美眸猛的睁大,难于置信的看着他,这个骄傲的男人,他竟然还承认了。

  这一次,换唐悠悠呆掉了,她刚才不过是顺嘴骂了他一句,可没想到,他却如此干脆的承认自己有病,搞的她好像在欺负一个病人似的,内心瞬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我看你真是醉的不清了!”唐悠悠从地上爬起来,就打算甩门离开。
  “我现在很清醒,刚才抓痛你了,抱歉!”季枭寒看着她一直在揉着自己的手腕,可见自己刚才捏的有多狠。
  她手腕本来就纤细的一捏就断,如此疼痛,也难怪她要咬自己。
  唐悠悠听到他又在为刚才的事情道歉,也不知道哪里就窜起了一股怒火。
  她猛的转过身,一双美眸咄咄逼人的盯视着他,声音透着犀利:“季枭寒,你心里到底藏着几个女人,你现在最好给我说清楚,不要一边念念不忘着别人,一边又深情款款的对我说那些甜言蜜语,真以为我给你生了两个孩子,此生就唯你不嫁了吗?你搞错了吧,我就算再不堪,也绝对不屑跟别的女人分享同一个男人,你如果没有跟别的女人撇干净,以后少来招惹我,否则,别怪我不客气,撕破你这伪君子的面具。”

  唐悠悠一边说话的时候,还忍不住的伸手指着他的眼睛说,因为,她真的觉的自己被他耍的团团转的,听着他刚才在梦里说的那些话,她觉的之前听完他说的每一句甜言蜜语,此刻都像刀子似的,狠狠的扎在她的心上,令她越想越堵闷,恨不得此生没有遇见这个男人。
  季枭寒本来就有些清醒的神志,被这个女人指着脸莫明其妙一顿大骂后,彻底的惊醒过来了。
  抬眸,幽沉晦涩的双眼,锁着头顶上方那张怒气冲冲的小脸。
  “你在说什么?说清楚一点!我怎么你了?”季枭寒很懵,因为,他发现自己好像听不太懂她话里的意思。
  听上去,好像他玩弄了她似的,可他保证,说出的每一句话,都出自真心啊。

  唐悠悠见他还一脸无辜茫然的望着自己,还有脸来问自己在说什么。
  她更加的恼羞成怒,冷嘲道:“你当然不记得你说了什么,因为你在做梦,你在梦里,跟哪个女人难舍难分,我怎么会知道,你还是问问你自己吧,那么不希望她离开你,你当初就该挽留她啊,你现在每天做梦梦见她,顶什么用,还有,你以后不要再对我说那些肉麻兮兮的话了,没错,在爱情里,我就是一只菜鸟,你说的那些话,我的确觉的很动听,但现在…我再也不会相信你这种三心二意的混蛋了,那些情话,你爱对谁说就对谁说去,总之…别再对着我说了。”

  季枭寒这才仿佛听懂她在说什么了,刚才那场恶梦,他又梦到妈妈离开他们兄弟的场景。
  难道自己真的说了一些不该说的梦话吗?
  “悠悠,你的意思,是对我动心了吗?”季枭寒的关注点,永远不在正题上。
  因为,相比她生气,他更加在乎的,是她对自己是否有了感情。
  唐悠悠一噎!
  刚才还理直气壮的气焰,因为他这句话,瞬间消失不见了。
  她低头,理了理自己凌乱的长发,沉默。

  季枭寒看着她不说话,薄唇微微的勾了起来,随后,嗓音略低哑的开口说道:“我梦中的那个女人,是我妈妈!”
  唐悠悠低着的头,猛的抬了起来,难于置信的看着季枭寒?
  随后,美眸又惊的更大,狐疑的打量着男人,难道…他还有恋母情节?
  谁会在梦里不停的对自己的妈妈说着那些听上去令人误会的话啊?
  季枭寒一接触到她打量和怀疑的目光,他苦笑一声:“你别乱想,我妈妈在我爸出车祸去逝后,就嫁人了,撇下我跟弟弟,不顾我们的苦苦挽留,非要跟着那个男人离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