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096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田新桐听完这番话并没能轻松下来,反而眉头皱得更紧了。“可是……可是这样很危险啊!只是为了让你成为一名正式的国安,就不惜蛊惑你去做一件要冒生命危险的事情,她……她怎么能这么冷血?你们不是朋友吗?”
  萧晋呵呵一笑:“傻丫头,正因为我们是朋友,她才会这么做的呀!涉及到国家安全的事情,从来都是九死一生,她如今的地位就是靠着舍命才换来的,危险就是家常便饭,自然也希望我像她一样,成为一名真正的和她志同道合的战友。”
  “什么人嘛!她喜欢危险,那自己喜欢就好啦,干嘛还要拉着别人下水?跟她当朋友也太倒霉了。”田新桐高高的噘起嘴,手臂却抱的他更紧了些,带着些许恳求的语气道:“那你为什么说就算敏敏自己跑回来,你也一定要去呢?就不能不答应吗?”
  萧晋又叹了口气,亲亲她的额头,说:“我也想不答应,但是,那臭娘们儿太了解我了,‘虽远必诛’这句话一说出来,我要是不答应,光是自己的心这一关就过不去。”
  每个人都应该有一个独属于自己的原则,用来作为自己人生中最后的坚守。它可以无需多么高尚,甚至卑劣虚伪都可以,因为它不是给别人看的,而是你为自己设下的一条界线,让自己的人生不至于迷失的界限。
  比如,一个杀手可以给自己定下不杀女人和孩子的规矩,这并不能减轻他的罪孽,但却可以给他自己保留一分人性。

  萧晋的原则很简单,就四个字:睚眦必报!
  你爱怎么干缺德事就怎么干,但别妨碍到我,最好连看都别让我看见,否则的话,我就要代表月亮给予你相应的惩罚。
  那个夷州的所谓“涛哥”原本和他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他没有要消灭天下毒贩的宏伟志愿,自然不会上赶着去找人家的晦气,但现在不同了,贺兰艳敏是他深爱的家人,从他得知“涛哥”对这姑娘做过了什么之后,这家伙就已经是个死人了。
  所以,在他的内心深处,其实从一开始就隐隐渴望着去夷州,只不过对易家的仇恨、以及龙朔的爱人们让他有太多的牵挂,无法随心所欲罢了。
  也因此,他这段时间才会一边发动能够发动的一切资源寻找贺兰艳敏,一边又拼命的调查“涛哥”的信息,这种矛盾就来自于他的犹豫不决。
  如果贺兰艳敏在出海之前就被找到并拦下,他会非常的开心,可开心之余也必定会有些许的遗憾。或许,总有一天他仍然要去一趟夷州,为了消除贺兰艳敏心中的魔障,也为了给自己的心一个交代。
  现在,事情虽然发生了一点变化,但结果似乎正在奔着他想要的那个方向而去。
  裴子衿真的是他的知音,一个半官方的主意就彻底打消了他最后的一丝顾虑。
  田新桐误会她了,她的心里其实也是不想萧晋去冒险的,要不然也不会在最后话说的那么绝情,废物利用,这种难听的话,不过是在发泄她心中的担忧和不满罢了。
  所以,在刺激田新桐的穴位让她熟睡之后,萧晋给她留了一张纸条就悄悄离开了她的住处。
  省城市局大楼内,裴子衿坐在借用的办公室里,正望着窗外远处的高楼大厦出神。她的手边的有一张抬头印着行动报告的表格上只填了姓名和日期,其它地方空空如也。
  此时的她后背不像平日里那样笔直,剑眉和面部线条也不似往常那样棱角分明,一双总是能看得人头皮发麻的眼睛也没有了一丝犀利的光芒,有的只是淡淡的惆怅,和些许说不清道不明的忧伤。
  房门忽然被人推开,她的眉头就微微皱了一下。如果这真是她的办公室,来人一定会被扣掉这个月的奖金。
  “有事就说,不重要的话,就半个小时之后再来。”她一动不动的冷冷说道。
  “事情倒是很重要,但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听到这个声音,她身体猛地一僵,强行抑制住表情变化,慢慢转过脸来,淡淡的问:“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连你这张嘴都说不出来?”
  萧晋微笑着走上前,勾起她的下巴,轻声道:“因为,这件事不能说,只能做。”
  言罢,他的嘴就印在了她的唇上。
  不知过了多久,办公室里只剩下粗重的喘息声,衣衫还算完整的萧晋坐在椅子上,而衣衫不怎么完整的裴子衿则骑坐在他的怀里,下巴搁在他的肩头,仿佛已经没了力气。

  “你这个家伙,胆子还真不小,这里可不是我在龙朔的酒店套房,而是你小女朋友工作的单位。”
  “你刚刚不也一样没有一点要压制声音的意思么?”轻抚着她缎子似的后背肌肤,萧晋笑道。
  “我是无所谓的,顶多被人私下里编排几句,又不会少块肉。你就不一样了,这里应该有不少人都知道你和桐桐的关系,要是被发现,她可就没办法再在这里工作喽。”
  “所以,我进来之后第一时间就把门给反锁了。”
  裴子衿张嘴在他的肩膀上咬了一口,然后站起身,刚要从他腿上下来,忽然剑眉一蹙,低头朝下面瞅瞅,惊骇道:“你居然没戴套!”
  “呃……”萧晋挠挠头,讪讪道:“本来就是一次感觉突然来了的冲动炮,那会儿谁还能想着穿雨衣啊!你不也是才想起来的么?”
  “你就是一个无耻无赖的王八蛋!”
  瞪他一眼,裴子衿一边扯着纸巾擦拭一边凶巴巴的命令道:“赶紧给我开服药,我这几天正是危险期,要是出了事,我就把你那根该死的玩意儿用竹签串起来烤了喂狗吃!”
  萧晋被吓得菊花一紧,摇头苦笑道:“你真当我无所不能啊?咱们的先祖都是生怕生的孩子不够多,事前的避孕措施倒是不少,事后的就没一个是既有效又安全的,你让我给你开安胎药,我能给你写本书出来,避孕?还不如你自己来几下蛙跳更实在。”
  “那怎么办?”

  裴子衿是真的慌了,无论是她的职业性质,还是两人之间的关系,都不适合现在出现一个孩子。她很了解自己,现在小虫虫跟那颗蛋还没见面,及时阻止不会有丝毫心理负担,可若是真有一个生命出现在她的身体里,她绝对狠不下心将之杀死。
  见她害怕的连智商都没了,萧晋便也不再逗她,提上裤子就向房门走去。
  “混蛋!你要逃跑吗?”她没想到萧晋竟然会是这么一个没担当的货色,一时间又是愤怒又是难过,眼圈都红了。
  萧晋满头黑线的回过脸,无奈道:“大姐,麻烦你赶紧把智商找回来成吗?不就是一次没穿雨衣嘛,看把你吓得那个样子。我现在是要去给你买药,华医确实没有有效的事后补救措施,但西医有啊,有个学名叫左炔诺孕酮片、俗称毓婷的药,别说你从来都没听说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