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588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到了香港准备怎么做?”方晟问。
  “詹姆士要求由他掌控交易过程,”爱妮娅道,“小婷抵达香港后,我发邮件通知詹姆士并提供她的手机号,之后在哪儿交易、怎么交易全部由他说了算。”
  方晟皱眉道:“那样的话,小婷根本没有机会。”
  “作为FBI资深特工,他会把交易过程设计得非常完美,没有一丝破绽,所以我不会选择交易时动手。究竟怎么做,到时看情况再定。”大概出于职业谨慎,鱼小婷似乎不愿透露太多。
  越越夜里醒来哭闹了一阵,喂了点奶后又沉沉睡去。爱妮娅在客房睡了会儿,方晟则在客厅沙发上凑合到天亮。
  天遂人意,清晨整个省城笼罩着浓厚的雾霾,能见度不足五米。鱼小婷亲自开车,仅带了两个旅行箱,爱妮娅抱着仍在酣睡的越越坐在后排,一行人四人悄悄来到停车场换车,然后方晟下来,她们在雾霾掩护下驱车直奔碧海。
  临行前,爱妮娅特意叮嘱他这期间不要频繁打电话,更不要在电话中提及照片和鱼小婷等关键词,防止遭到监听。
  回到管委会,坐在办公室回味昨晚到今早这一夜,竟有些惊心动魄的味道。而最让他觉得不是滋味的就是白翎,难道她真不顾昔日情谊执意抓捕鱼小婷?
  接下来几天方晟在期盼和不安中度过,深深体会到牵肠挂肚的感觉。爱妮娅这桩秘密太具有震撼性,一旦公布于众将引发连锁反应,自己肯定首当其冲被炸得体无完肤。

  然而鱼小婷能不能摆平此事?詹姆士可不是顺坝那帮鱼楠之辈,在FBI工作四十年全身而退,足以证明他的谨慎细致;跟踪向来精细小心的爱妮娅并成功偷拍,足以证明他的身手敏捷;把交易地点选在香港,说明他非常熟悉这个地方,有足够信心掌控局面。
  鱼小婷呢?其实方晟对她了解很少,甚至不知道她到底精通什么。之前那些对手都不算什么,大抵她能对付的,白翎和叶韵也能对付,看不出其真正实力。
  唉,如果白翎与鱼小婷并肩作战多好,就象在顺坝那样。可方晟知道事态发展到这个地步,已绝无可能。
  鱼小婷是刚中有柔,白翎则是柔中带刚。白翎一旦认定的事,绝对会坚持到底,没有任何理由能让她改变。

  可能在她内心深处,认为鱼小婷与方晟有私情是违背人伦,逾越了道德底线,不管什么苦衷都不可原谅。况且她还怀上方晟的孩子,冒天下之大不违地潜逃回双江,甘心做方晟背后的小女人。所有这些,白翎都不能容忍!
  同时对于爱妮娅,她的所为也令方晟丝毫没有料到。在他心目中爱妮娅是高不可攀,圣洁万象的女神,即使有过不幸的过去,即使有黑潭山那个缠绵绮丽的夜晚,他依然觉得配不上她。风姿绰约的爱妮娅,似乎就应该终身不嫁,俯视众生,把所有臭男人都踩在脚下!
  然而她居然也生了他的儿子,而且姓方,这是方晟最啼笑皆非的结果:之前三个儿子分别姓白、宋、于,如今最隐密、与臻臻一样最不能露面、远在美国的儿子反而姓方!
  该结束了,四个儿子、两个女儿,换在古代有三妻四妾的大户人家也算子嗣兴旺,不能再生,否则……恐怕要象皇帝一样,连子女的名字都记不过来。
  转眼一周过去,爱妮娅没有任何消息,鱼小婷更是踪迹全无,两人象在他生活中蒸发似的。
  倒是白翎保持每三天通一次电话的习惯,主要谈小宝在学校的点点滴滴,偶尔也问起银山的事,就是不提鱼小婷。
  方晟忍不住了,主动告诉她那天邱组长在机场半含半露说的一席话,白翎沉默良久,道:
  “你信吗?”
  “信什么?”

  “鱼小婷怀孕。”
  “很难置信,但邱组长应该不会撒谎。”
  白翎又沉默,隔了会儿突然换了个话题:“内幕消息,中纪委还在秘密调查巨隆为聚业公司融资一个亿的问题,矛头直指向你。如果确定那笔钱来自赵尧尧,那么对你的定性就是官商勾结,利用工程洗钱并牟取暴利,恐怕许玉贤也得牵连进去!”
  “这会儿……能说吗?”
  “保密电话,没问题。”
  方晟道:“钱确实是赵尧尧给的,站在我的角度是不忍心看到周小容以及聚业毁于资金链断裂,站在赵尧尧的角度想对周小容有所补偿,此后互不相欠……”
  白翎责备道:“一对糊涂蛋!这是一个亿,不是一千块、一万块,被中纪委盯上你跳进黄海也洗不清!”
  “赵尧尧预知日后有人调查钱的来历,做了好多手脚,从欧洲转到太平洋岛国,辗转十多道手续,并拆分成若干笔小额资金,从不同渠道汇集到巨隆账户。前些日子我又委托芮芸去香港,配合那边赵尧尧聘请的顶级会计师重新梳理账目,清理每个环节的破绽,估计没问题。”

  “你呀,麻烦都出在女人身上……”白翎叹息道,话中似有深意。
  捱到第十天,爱妮娅突然拿公用电话打到方晟办公室电话,含含糊糊说:
  “行程顺利,后来没有联系。”
  “为什么拖这么久?”方晟责怪道。

  她顿了顿:“没有机会,也不敢随便联系。听说很多情报系统官员的家属手机都被做了文章,便于随时监控,当心点。”
  方晟终于悟出原来爱妮娅担心自己的手机被白翎监控!
  如果真那样的话,的确是件非常可怕的事!方晟越来越感到白翎到反恐中心工作对自己的压力!
  得到的另一个信息就是,爱妮娅把鱼小婷送入香港后便失去联系,鱼小婷在香港究竟什么情况,到目前为止一无所知!

  香港,12月10日。
  踏上这片原本是国人最向往,如今成为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资本主义领地,鱼小婷深深吸了口气。她对香港并不陌生,早在二十一岁刚刚进入情报部门那年,执行的第三桩任务目的地就是香港。这是情报部门内部沿袭多年的规矩,新人要经历三个一:出一趟国门、单独执行一次任务、有一次失败或负伤的教训。
  然而直到退役,鱼小婷都保持着无一失利的记录。
  呼吸着潮湿略带腥味的海港空气,鱼小婷转到电器城买了只手机,当晚以邮件方式把手机号发给爱妮娅,然后什么事都不做,猫在廉价酒店里等消息。
  12月11日,傍晚。
  有个陌生电话打过来,中文略显生硬:“你是爱女士派来交易的代表张女士?”

  鱼小婷提醒道:“我的委托人强调过任何时候不准提她的名字,包括姓氏。”
  对方沙哑地笑了笑:“抱歉,我忘了她的要求。我叫威廉,接下来几天由我安排交易进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