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131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台面包车同时打开车门,人呼啦一下子就出来好几个,他们下车的同时手都带着家伙,然后全都奔着地的曹宇过去了。
  他连忙手脚乱蹬着就要往酒吧里面跑,但对方速度相当快了,几把砍刀跟雨点似的落在了他身。
  “噗嗤·····”曹宇身瞬间就中了好几道刀口,浑身血呼啦的。
  “么的,砍死他,他就是扎兰的人,给阮哥报仇”
  曹宇当场就被砍的不省人事了,这伙人随即以为酒吧里已经没人了,动完手之后就又利索的钻回了车里,但这时老桥他们刚好冲出来,见到倒在血泊里的曹宇。
  “人在车,要跑,都拦下来”
  “呲”面包车的车轮在油门下剧烈的摩擦着局面,速度起来后马就要离去,率先跑出来的老桥见状随手就从酒吧门口拽起一个垃圾桶,然后抡圆了甩手朝着面包车的前挡风玻璃砸了过去。
  “咣当”挡风玻璃被砸碎了,开车的司机下意识的踩了下刹车,车身一顿就停了下来。

  车里人见自己被堵住之后,他们再次生猛的拎着到鱼贯而出,酒吧出来的大圈仔们一就认出来了这还是一伙越南人。
  很明显,对方回来寻仇来了!
  丁建国握着刀抬腿就一脚踹在了面包车副驾驶的车门,把刚要下来的人给踹了回去,然后伸手就进入车窗抓住了对方的头发往回一拉人给按了下来。
  “噗嗤,噗嗤”丁建国反手握刀,朝着对方的后背连捅了几下。

  面包车里一共下来六个人,不但没被大圈们的彪悍出手给镇住反倒是被激起了血性,全都悍不畏死的拎着到就和他们对砍起来。
  顿时间,扎兰酒吧门口爆发了一场极其严重的血战。
  本来老桥他们对付这伙越南人,从实力讲的话应该是出现一种完全碾压式的状态,可他们这时却跟对方拼的稍显力不足了一点,原因就出在今晚这伙大圈仔喝了不少的酒。
  酒精头的作用下,他们脚步都是略显蹒跚的,出手明显迟钝了几分,并且酒吧里杨学清还有另外四个人都喝的五迷三倒已经趴下了,出来的这几个还都脚步发飘,这就让人有点唏嘘尴尬了。
  而这伙越南人,明显是常年处于火拼的状态,战斗力虽然不行,可群架却打的非常有经验,人一从车里下来就马散开,两人挥刀默契的奔着一个人去,战术配合整的十分有模有样。
  双方交手五分钟,大圈这边几乎个个带着伤,反观对方姿态依旧凶猛,手中的刀子宛如天女散发似的下飞舞起来。

  这时,马路前方一辆摩托车突然轰鸣开了过来。
  王莽从车后座站起来的同时,手就从腰把军刺抽了出来,徐锐一踩刹车,他人就从摩托车借着惯性纵身跃下,一下子就冲到了人群里。
  “唰······”王莽军刺伸出来后,架了一把正奔着赵援朝脑袋砍去的砍刀。
  “铛”脆响过后,对方的刀子直接就被王莽给弹了出去,他随即反手横扫,一刀就从对方胸口划出了一道血口子。
  这时,赵援朝却有点眼神迷离了,还打了个酒嗝。
  “咯”一股浓郁的酒气喷在了王莽的脸。
  他恨恨的瞪了赵援朝一眼,然后加入了战团,徐锐和王莽来了之后大圈这边压力骤减,两人见自己的兄弟几乎都被砍的人仰马翻了,全都出了火气,逮住越南帮的人之后就疯狂的朝着他们身乱捅起来。
  片刻之后,越南人扔下车子蜂涌而散,酒吧门前被鲜血染红了一片,血泊里倒着好几个人,其中曹宇和刘子豪最惨,一个被砍的半死,一个生死不知。
  这时大圈帮重整旗鼓,招兵买马后碰到的第一次团战,但却以一场几乎是羞耻似的惨败而结束了。
  大圈以一种近乎羞辱式的惨败结束了一场战斗。
  刘子豪被撞断了双腿,胯骨以下两腿骨折多处,人被送往医院的时候已经处于生命垂危的状态了,曹宇身中二十几刀全身下几乎都不成样子了,两人被送到了养和医院,这是王莽吩咐的,他必须得让安邦见两人的这幅状态,同时也得敲一下警钟。
  大圈,并不是从国内找来一群老兵真就战斗力爆表了,你,才刚来香港一场突如其来的袭击,就差点让他们团灭了。
  刘子豪和曹宇都被推进了手术室后,凌晨左右,安邦的病房里,挤了十几个人,全都耷拉着脑袋靠墙站立。
  安邦被扶着站了起来,挨个从他们身前走了一遍,阴着脸问道:“从头,怎么回事?”
  王莽先他和徐锐去家里取钱,准备明天把美钞换了然后入酒吧的账,现在的收入开销已经入不敷出了。
  王莽完之后,老桥叹了口气,接着道:“来的是一群越南人,先前在酒吧里嗑药,被曹宇他们发现后双方就起了冲突,第一仗是在酒吧里打的,我们把对方给赶走了,后来没想到关门的时候曹宇和刘子豪离去时他们突然杀了回来,袭击了他们两个,我们出去的时候他俩已经都受伤了······”
  “喝酒了是么,而且还喝的五迷三倒的?”安邦淡淡的问道。
  老桥他们都不吭声了,今天晚这几个人喝的确实有点多,他们这帮人聚在一起精力都太旺盛了,无所事事的情况下除了喝酒他们实在不知道干啥,并且酒这东西属于越喝越想喝的,喝下去就根本刹不住车了。
  用赵援朝他们的话来讲,你不把自己喝多了,那能叫喝酒么?
  这是部队里非战时期的传统,只要一出了兵营,他们肯定就是奔着酒桌去的。
  王莽道:“一帮鬼佬烂仔,都是混混出身的,就这么几个人能把你们这些过战场打过仗的老兵油子给逼的无还手之敌?我是真服了,我来的时候赵援朝明显连脚都站不稳了,酒吧里的沙发还倒着好几个人事不省呢,幸亏人家没带着枪来,不然我今天晚你们全都去见马克思了”

  “啪”安邦走到窗口点了根烟,默默的抽着,他忽然意识到今天晚来的这场冲突,并非不是一件好事。
  除了曹宇和刘子豪酒吧的那些人,大圈真正的构成都是一群老兵,纯粹的战友关系,这个关系从人际关系来讲绝对是最牢靠的,没有背叛没有出卖和不信任,但却有一个弊端,就是没有等级分明,没有服从。
  平时大家相处在一起非常融洽,但这也导致了没有一个领导者后,出现了懈怠和管理的漏洞。
  今天晚的这个教训来的非常及时,幸亏是一场规模的冲突,如果真的是被敌人给瞄了,王莽的团灭不是没有可能的。
  “我几句你们别不爱听,来的时候莽子就应该跟你们过,咱们是来打天下的,是过一种不甘于平凡的生活的,这话没错吧?但我好像不是了,这几天我听你们在酒吧里过的是醉生梦死的日子,吃饱了睡,睡醒了喝,对吧?你们要是不信就自己站在秤量一量,自己涨了几斤肉,身体的素质又掉了多少,这种事以前在部队可能出现么?应该都不会有吧,要是这么过日子的话,全他么的死在战场了,还能活着回来么?”安邦慢慢的转过身子,指着面前的众人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咱们虽然都从部队里出来了,但从骨子里谁都还认为自己是个军人吧,是不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