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126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鄢然不甘示弱的道:“可是他已经把粥饭喝的差不多了,可能鸡汤也喝不了多少了”
  “没事,鸡汤吸收的快,很快就能消化了”
  “那要不我来吧?您是大姐,可能不太适合做这些事
  “没关系的,我向来都很独立的,没那么娇生惯养”

  安邦十分懵逼的着几乎是唇枪舌剑的两个女人,忍不住的道:“要不······放着,我等会再吃,一样一样的来”
  “不行!”两个女子异口同声,针锋相对,而她们两这么对着干的直接后果就是,最后安邦不得不吃一口饭再喝一口汤,两边都不能耽误,然后半个时过去了,鸡汤和粥饭全都吃的一点不剩,他把另外半边身子都撑的不能动弹了。
  病房里,弥漫着浓浓的火药味,深知这里是雷区的丁建国,借着拉屎的机会再也没有回来!
  冯明堂再被王莽威胁之后就给放走了,大圈帮确实不敢杀他,只能教训一顿之后再放人,而从生下来就没有如此憋屈过的冯明堂自然不肯甘心,他在有点被吓破胆子的同时也没忘了要报复大圈,折戟沉沙在香港让他有些窝火,所以在离去回到大马之前,冯明堂主动见了一个人。

  香港郊外的那间马场里,冯明堂和周相晓并排骑着两匹马散着步。
  “冯少爷来港许久了,相晓一直都无缘相见,来我也是地主,这可有些失礼了”
  冯明堂笑了笑,道:“龙头客气了,是我早该登门拜访才是的”
  两人在虚伪和客套下,互相扯着皮,着一些没营养的话,但他俩心里谁都清楚对方是什么心思。
  “来,段天赐的事有些遗憾了啊”冯明堂叹了口气,一脸唏嘘的道:“本来,我还想借着和天赐合作的机会,同和兴和产生一系列商业往来,但没想到天赐这边却忽然横生枝节,这可让人有点失望了,周先生,我这次特意来就是和您道个歉的,您麾下的这个坐堂来可是因为我的连累才进去的,抱歉了啊”
  周相晓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道:“段天赐折了,那是他不争气,干冯先生什么事啊?”
  “呵呵······”冯明堂尴尬的笑了,周相晓话里藏刀的捅了他一下,那意思是告诉他你这么做太不地道了,段天赐是为你做事的,他折了你怎么就能没有一点表示呢。
  两个人虚以委蛇的骑了两圈马唠了一些没营养的话之后,冯明堂就借故告辞了,周相晓将缰绳交给后面的手下冷冷的哼了哼。
  “大佬,冯明堂这是想接着我们的手,来对付那一伙新起来的大圈仔?这两天我听,他好像在大圈的手里吃了不的亏·······”
  “他可不就是这个意思么,来见我无非就是想要借刀杀人罢了”

  “那咱们?”
  周相晓道:“你着吧,不出两天,香港的社团之间肯定就会流出一个传言,段老鬼是折在了大圈帮的手里”
  “大佬,那咱们还真得给他当这把刀子使了?”
  cT正8D版w}+oM
  周相晓道:“当不当又能怎么样?香港的社团已经饱和了,再冒出来一家谁肯分一碗汤给他们喝啊,是我们,还是蒋中元还是和生堂啊?肉就这么多,多一个人吃其他人都他么的饿着么?告诉跛龙,这件事交给他去办了”

  一天后,安邦被推进了手术室,大圈帮的人还有黄连青和鄢然都来了,就连李泽明也专程过来探望了。
  手术的难度不大成功率也很高,但耗的时间比较长,足足三个多时后手术室的灯才灭了,安邦的麻丨醉丨还没有过,医生出来道:“总体来讲手术的效果很好,不过主要还是得术后恢复,短期之内病人需要静养安心休息,不能再有类似的创伤出现了,以后每隔一个月做一次复查,大概三月之后他应该就能彻底痊愈了”
  这个消息让在场的人都松了口气,悬着的一颗心也放下了,只要人没事那时间多久是无所谓的,大圈现在算是已经平整下来了,几个月的时间而已他们还是能等的。
  安邦是在下午之后醒过来的,其他人都走了,病房里就剩下黄连青,李泽明和鄢然。

  见他头脑清醒恢复意识,李泽明道:“安先生,这次我遇险的事还要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这次恐怕······”
  安邦虚弱的笑了笑,道:“谢就不用了,我救了你首先是因为黄姐,其次我也想请李先生能帮我一个忙”
  李泽明点头道:“能力范围之内,没问题”
  安邦道:“在这之前,我们和一个叫冯明堂的人起了冲突,他是大马拿督冯耀春的儿子,我和他之间的冲突是没办法调和的,所以我想请李先生帮个忙,如果是正面的接触冲突那无所谓,但我担心的是冯家动用他们的影响力来打压我,大圈底子太薄会吃不消的”
  李泽明听完之后当即道:“在香港,他们的手还伸不过来,这点你放心好了”
  有了李泽明的保证安邦算是彻底的松了口气,他不怕冯明堂和刀枪棍棒的对着干,就怕对方动用关系在暗中给他压力,像次警方突然封了扎兰酒吧,他真是有些无处下手了。
  和李泽明达成协议之后,对方就告退了,大圈和香港首富之间的关系,也算是暂时告一段落了,两方是纯粹的交易关系,安邦有所图谋对方不想欠他人情,现在正好一拍即合各有多得。
  李泽明走了之后,黄连青刚要开口,鄢然就插嘴埋怨道:“你刚醒过来,有什么事不能等等再?非得急在现在么?”
  “没事的,我和黄姐几句话就行了,你不用担心”安邦笑了笑,然后抬头跟黄连青道:“黄姐,次我和你谈的事,咱们还能接着往下谈么?”
  黄连青皱眉道:“你怎么这么市侩,不是因为走私的原因你就不打算救我了?怎么,我也曾经还帮过你一次呢吧?”
  “我这不是也想找个好点的借口么·····”
  黄连青着他苍白的脸,和明显气不接下气的状态,只得道:“你的事没问题,等伤养好了之后,咱们再具体研究吧,黄氏船务会给你安排你想要的资源和渠道,不过资金方面你们就得自己想办法了,我们是商人,最终目的就是永远都不会做亏本的买卖”
  安邦点头道:“有这个保证就足够了,资金我们自己会想办法的”
  正事完,安邦闭眼睛准备休息。
  忽然,鄢然和黄连青对视了一眼,片刻后两人几乎同时开口:“你怎么还不走?”

  “我得照顾他,他行动不便,需要人着”鄢然笃定的道。
  黄连青直接坐下来,翘起一双大长腿也是同一个意思:“我来也可以,毕竟他是因为我受的伤,于情于理我都得留下来”
  鄢然道:“不用麻烦黄姐了,您是做生意的,那么忙,这些事就交给我来好了”
  “我不忙,公司里的事有人会打理的”
  刚打算睡一觉的安邦,感觉耳边“嗡嗡嗡”直响,他不知道哪个伟人曾经过一句名言,就是两个女人在一起其威力等同于五百只鸭子,这话的绝对没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